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管理学论文 >> 行政管理论文 >> 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及其发展策略论文

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及其发展策略

作者:姜华敏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4-10-30

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及其发展策略

  浙中西部地区指的是浙江省金华、衢州、丽水三个地级市所辖的24个县(市区),区域总面积3.7万平方公里,区域总人口1000多万。境内多山地及丘陵,与闽浙赣皖四省接壤,以“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的金华市为中心。浙中西山水秀美,民风淳朴,文化昌盛,文化积淀厚重,素有“江南邹鲁”、“文物之邦”之称。当下,在经济发展的同时。

  民众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增多。对文化参与的需求日趋强烈,政府部门如何在文化建设中对文化服务主体提供多样性、及时性和多元性的文化产品7.如何给文化服务主体提供更多的文化参与权利、最大限度创造文化服务主体参与文化活动的条件与环境?笔者将来自基层民众自发、自娱、自乐形式的民间乐队作为调研内容。以期通过研究对浙江省文化软实力提升有所裨益。

  一、浙中西部民间乐队概况

  民间乐队,是音乐群体活动的单位,“指一个民族支系或民族社区内部被某一特定传统音乐实践活动维系在一起的共同协作操纵某类音乐品种的、并在组织结构上具有相对稳定性的最小群体”【1】。民间乐队不仅活动于民间音乐生活最基层的社会氛围中,亦是具体音乐品种的直接操纵群,对他们的关注早已成为民族音乐学工作者的关注点和研究课题。而活跃在浙江中西部农村社区的民间乐队,在富裕了的人们享受物质财富的同时,通过不同的演出形式丰富着自己和大众的精神生活。对民间音乐氛围的形成。民间音乐的传播和传承起着重要的作用和关键的影响。

  (一)民间乐队分布概况。

  课题组选取金华市的金东区、婺城区、浦江县。衢州市的江山市,丽水市的松阳县三市五县区作为调研重点。对民间乐队分布状况做了较为全面的访谈调查,如图1所示。

  (二)民间乐队分类状况。

  1.什锦班。又称坐唱班,流行于浙江省浦江、金华等地区,是一种土生土长、充满乡土气息的民间艺术表演形式,演奏曲目以浦江乱弹为主。阵容整齐的什锦班,锣鼓管弦乐器和生旦净末丑角色齐全,可以演唱整本大戏;小型什锦班演奏者演奏时,一张方桌几条凳。自拉自唱,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演奏。这种把戏剧从舞台真正移到群众之中、不受时间空间场地影响的听觉艺术。贴近大众,愉悦心情,十分受观众追捧。什锦班乐器大多由唢呐先锋、二胡板胡、鼓板锣钹等组成,浦江县和金华婺城区的民间乐队以及金东区的大部分民间乐队统称什锦班。什锦班影响之广可见一斑。以浦江城北什锦班为例:二胡4人、先锋唢呐2人、扬琴1人、大提琴1人、贝司1人、琵琶1人、司鼓及打击乐5人、演唱2人。这是较为典型的中西合璧、土洋结合的班社乐器组成情况,在什锦班中较有代表性。

  2.锣鼓班。“一副箩担装十响,吹拉弹唱喜洋洋”。说的就是锣鼓班。锣鼓班与什锦班相类似,以打乐为主丝竹为辅。更热闹更响亮。主要流行于金华、义乌一带,由当地农民自发组成。演奏曲目以婺剧为主,农闲和节庆婚丧时。请锣鼓班吹打热闹一番,在当地很流行。锣鼓班成员大多是多面手,除了自己主奏乐器外,都能使用几种民族乐器,也能充当生旦净末丑各种文武演员角色。与剧团演出不同的是。他们不用舞台和道具。更方便更简便地将舞台戏剧表演带到了广大农民身边。锣鼓班常用乐器是锣鼓等打击乐器,外加二胡类拉弦乐器,有的乐队也有唢呐演奏。更多的乐队是以锣鼓为主。如金华金东区的江东镇雅湖村胡胜儿的锣鼓班。是由22个锣、钹、鼓组成班社,是当地较有影响的锣鼓班。

  3.民乐队。又称“民族管弦乐队”,由十几人至几十人组成,通常有拉、拨、击弦以及吹打等几组乐器组成。各地民乐队有时会根据需要和实际情况。增加中胡、中阮、大阮等,也会增加电子琴、大提琴、定音鼓等西洋乐器,用于丰富音色,满足演奏需要。浙中西部地区的民乐队分为二种情况:一是原本乐队名称叫民乐队。松阳县的民间乐队基本上统称为民乐队,如斋坦乡民乐队、古市镇民乐队等等;另一种情况是,从什锦班和锣鼓班升级变迁而来。当地政府和文化馆重视文化服务主体的文化服务品种。即在什锦班或者锣鼓班的基础上,将乐队中技术成熟、经验丰富、操守好的人员组织起来。成立民乐队,文化馆牵头组织排练演出。配备专任老师辅导加强技艺,民乐队演奏水平不断提高,演奏曲目不断扩大,能参与政府机关组织的大型活动,一般规模在30-40人左右,是属于有组织、有场地、有规划的群众音乐班社。

图片20141029114652.jpg

  二、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

  (一)运行方式。

  “乡村社区无论是庙会或各种俗神祭祀还是春节、元宵等岁时节日或婚、丧、寿等人生仪礼都要聚众演戏,构成了族群文化认同的重要表征。”【2】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农村社区居民的收人大幅提高,经济条件不断改善。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也日益紧迫。各地的民族节日和民俗活动恢复很快。这就为民间乐队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契机。

  1.自娱自乐型。此类乐队在浙中西部民间乐队中占大多数。富裕起来的人们不满足在家看电视和在舞台下看别人演出,在条件许可范围内。由本村镇、本宗族志趣相投的人自发组织了各种民间乐队,白天各自务农、经商、教书、打工,晚上聚集在一起吹拉弹唱、自娱自乐参与群众文化活动,没有报酬,不计辛劳,节假日到广场、公园演出,为广大市民带来美的享受。如松阳县的30余支民乐队。浦江县的70余支什锦班。江山市、金东区和婺城区的大多数锣鼓班和什锦班均属于此。

  2.艺术修养型。此类乐队由热爱喜欢音乐的人组成,并由专业教师帮助训练。如松阳县“月宫神韵古乐团”,浦江县的城北什锦班,组成人员均是民乐爱好者,平时他们各自在工作岗位上,或教书育人,或机关上班,或退休在家和经营商铺。到排练时间齐聚一堂,吹拉弹唱鼓乐齐鸣。在文化馆干部和艺术老师的指导下,刮风下雨照常排练。一张白纸从头开始,凭着毅力恒心坚持训练。艺术技艺提高很快,演奏水平越来越好,经常参与政府和部门的各种文化活动,走出去参与文化走亲,给群众带来美的享受和艺术熏陶,社会效益不可估量:金东区农民民乐团,抽调各乡镇乐队尖子,由文化馆组织老师指导排练,在老师精心组织和指导下,演奏能力大幅提高,演奏水平得到专家认可,在金东区文化馆的各种大型活动中屡获佳绩。同时也使乐队成员不断成长。

  3.盈利创收型。当下浙中西部地区,都有各种喜庆信仰民俗活动,如:正月迎龙灯、迎会、寺庙开光、佛事道场、婚葬嫁娶等,许多民众愿意花钱请班社前来助兴,以示“讨吉利”、“祈福祉”。使民间乐队有了社会需求和生存空间。如金东区曹宅镇曹亦明的“亦明礼仪民乐队”、澧浦镇上宅村朱国裕的“什锦班”、江山市的莲塘镇坐唱班等均属于此类型。莲塘镇坐唱班组织者毛卓海介绍,乐队成立于80年代初,属于专业坐唱班,以此为谋生手段,至今一直坚持活动。虽然人员有所流动变化。但活动和演出从不间断,目前班社一年要出工(乐队演出)近300工(一工等于一天),活动范围辐射到周边衢州、开化、常山等县市,过年最多休息3天。其余都要演出或者排练,收入逐年增高,在当地影响越来越大。

  (二)传承发展。

  “地方戏的声腔总是在一个地方的文化整体背景下,本地民众同时作为这种艺术的创造者和欣赏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共同创造,并久经磨砺、锤炼、淘洗而成。作为一种独特的情感表达方式。它带着深深的地域文化的烙印,既对本地人潜意识中群体精神的契合而形成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也给外地人带来一种作为独特文化积淀的新鲜感。”131地方音乐和戏曲随着民间乐队传播。得到当地群众喜欢热爱,同时由于民间乐队的更替交接。始终处于不断发展的态势,成为一种流动状态的传统音乐文化。

  1.演奏曲目。文化在传承中会发生适应当地风俗习惯的变化,这也是文化传播中的正常现象。浙中西部民间乐队常用乐器有:鼓板、锣鼓、梨花(大唢呐)、吉子(小唢呐)、笛子、二胡、板胡等,为迎合青年人的欣赏习惯,逐渐加了大提琴、电子琴等现代乐器。使演奏更贴近时代;民间乐队演奏乐曲有大致的分类,如浦江什锦班,演奏的曲目是流传久远的浦江乱弹,《花头台》、《大开门》、《三五七》、《对花八仙》、《大鼓头台》、《三请梨花》等,随着时代变迁和文化发展,现在也演奏新编曲目《爱亲孝老歌》、《拆迁风波》等宣传新风尚的曲目;江山市坐唱班和金东区和婺城区的坐唱班、锣鼓班,演奏演唱的是婺剧曲目:《踏八仙》、《小桃红》、《僧尼会》、《满江红》、《大过场》、《小过场》等,还有很多乐队从浙江婺剧团索要曲谱。演奏新编婺剧以适合不同受众,培养新听众,有时穿插演奏演唱越剧、黄梅戏乐曲,迎合观众欣赏要求;松阳县民间乐队演奏的,则是当地流传近千年的古老宫廷及道教音乐:《月宫调》、《正凡》、《八仙》、《望仙山》、《三情调》、《香供养》、《皈依》等,近年来,随着文化多元化和现代音乐影响,逐渐加上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歌曲和小调。《孟姜女》、《四季歌》、《四季歌》、《花好月圆》、《今天是个好日子》等等,使得传统的音乐既有传承又有变化发展。

  2.传承方式。一是口传心授延续承接。据了解这类民间乐队更多的是家族邻里相传,父传子、师传徒而传承,学习方式大多是师徒相授、口传心授。如:浦江什锦班、松阳民乐队、江山坐唱班等。基本属于此类;二是演艺培训增添新人。中央以及各地政府、文化馆院非常重视文化建设,浙中西部地区的文化馆经常举办各种器乐培训班。帮助乐手们提高演奏水平,使各地的民间乐队演奏技巧日渐提高,政府秉持“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理念开展各种活动,让民间乐队有演出锻炼平台:三是专业人员提升水平。当地政府部门和文化馆。在各民间乐队中挑选乐手组成大型民乐队。请浙江婺剧团演奏员、艺校专业老师定期上课排练节目。吸引了有兴趣青年人加入锣鼓班、什锦班,使得乐队呈现新的学习方式,还有的是在学校学习民族乐器。到什锦班来发挥作用,也有的是参与乐队边学边练。这类民间乐队演奏水平较高。演奏的曲目也较为丰富。

  (三)存在问题。

  虽然浙江中西部地区在多元化的文化发展态势下。民间乐队呈发展趋势。为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活动。间接的为文化建设提供了娱乐产品。但也要看到在民间乐队成长和发展道路上,还有亟待解决的问题和困惑,需要政府及社会企业予以关注加以解决。

  1.青黄不接。纵观五县市区民间乐队调查,乐队成员年纪偏大。60岁以上老年人占80%,40—59岁中年人占15%。30岁左右的青年人5%左右,随着老年人的逐步离去。民间乐队的后续发展后劲不足,缺少发展动力源的问题亟待解决。

  2.资金匮乏。没有任何活动经费,虽然各县市区的文化局从省厅争取了购置乐器经费用于乐队创建,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资金支持,因此演出用的服装道具和乐器各乐队均由成员自掏腰包购置,有的乐队成员为坐唱剧目需要。购置了近万元全套行头用于演出。随着演出剧目的不断丰富,经费缺口大,难以为继。

  3.活动单一。民间乐队大多是民间草根艺术,如何让民间草根艺术活动走上适合于当代文化需要的舞台艺术活动之道,政府和文化部门缺少对策,缺少活动引领,使民间乐队始终处在自生自灭、游离于政府视野外的窘境。

  三、浙中西部民间乐队兴盛的社会意义

  有人说:“文化是人们的生活样式,只要懂得美和欣赏美,这个民族就有希望。”阿富汗喀布尔市国家博物馆的墙上写着:“只要文化在,这个民族就不会消亡。”音乐艺术作为独特的文化形态,在社会文化中具有独特的重要地位,在人们的生活中充当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民间乐队通过演奏有组织的乐音塑造音乐形象,表达人们的思想感情,反映现实生活。并以其特有的美感和富有感染力的声响,唤起听众的共鸣,激发听众的情绪,陶冶听众的情操,从而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

  (一)陶冶性情。

  音乐文化是导航灯,具有重大的指向作用。纵观当下浙中西部民间乐队。演奏的音乐都是最大众化、最富于感染力的传统戏曲音乐和经典作品。常常看到各乡镇和社区上演这样的场景:乐队成员投入地演唱演奏,听众如痴如醉地随音乐应和。民间乐队通过演奏。传播优秀文化。服务大众多元文化需求。既娱人又娱己,增加群众对美的感受,逐渐使人更好地朝着意识美和人格美的健康方向发展。进而潜移默化作用于人的行为。产生改变社会风气的力量,对大众的道德、意志、品格、情操产生间接影响。这种直接而自由的心灵活动,会在音乐美的陶冶中得到净化与升华,使生活中那些不良的欲念、不善的行为朝美的、善的方向转变。使我们的社会成为以美为荣的社会。

  (二)凝聚人心。

  音乐文化是粘合剂,具有强大的凝聚功能。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族的、邻里的、村庄的、社区的凝聚力是国家和民族凝聚力的基础。而这些凝聚力往往被人们所忽视和淡漠。民间乐队组成人员大多是乡邻和亲朋,通过如婚礼、丧礼、祭祖等礼俗活动,演奏传统音乐和当地的婺剧或者乱弹等。使参加活动的家族成员、血亲与姻亲紧紧连在一起,人心在仪式中得以凝聚:逢年过节、庙会、民间信仰等礼俗活动中,村镇社区内的成员共同祭祖拜神,民间乐队演奏音乐烘托气氛,使得参与的人们产生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整体意识,向心力得以形成;在上梁、庆祝开张等活动中,更多的参与者是乡里乡亲,在民间乐队的音乐声中,邻里关系更加密切,乡情更加浓郁??。凝聚人心,这是民间乐队的一个突出作用。

  (三)减压宣泄。

  音乐文化是减压阀,具有强大的稀释功能。社会需要减压的渠道和出气口。当今社会压力山大,人们为工作为谋生为生活更上一层楼。四处奔波日日操劳,亚健康、心理疾病层出不穷,如何减压?音乐能使人的情绪得到宣泄或缓解,具有很强的舒缓神经的作用。人们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面对生活艰辛、劳作辛苦、家境贫寒、亲人去世等不如意时,需要以各种形式来释放情感。参加礼俗活动、聆听音乐是达到“心灵安慰的需要、表达自我的需要、制造气氛的需要和寄托希望与情感的需要”[41的最佳形式与途径。正是顺应这样的需求,农村和社区均组织有音乐爱好的人办起民间乐队,闲暇时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排练乐曲切磋技艺,乡镇社区有活动时则接受邀请参加各种活动,不讲报酬多少,图的是娱人娱己,开心快活;没有活动时,每周定期组织乐队训练,提高技艺,扩大演奏曲目,邻里乡亲参与听乐,减压宣泄,增进友谊,增进社会弹性,使人们的生活质量有效提高。如我们调研的江山王江修组织的东门社区民间乐队。活动地点就在自家小院内,他收整院落,为队员免费提供开水、桌椅板凳,约30余个乐队成员自带乐器,无论刮风下雨按时参与,他们围成半圆而坐。笛子唢呐二胡鼓板信手拈来,全神贯注演奏音乐,时不时有演唱者自告奋勇演唱婺剧、越剧、民歌等,听者里三层外三层,或坐或站,或品茗,或倚靠树干闭目倾听,需要帮腔时齐声和唱,唱者听者合二为一。每唱完一个唱段。喝彩声欢笑声汇成一片,自娱自乐的演唱演奏形式让参与者的感情得到宣泄。每每心情舒畅心满意足地回家。

  四、浙中西部民间乐队发展策略

  全国艺术科学研究“十二五”规划指出:十二五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艺术科学的研究面临着推动社会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推进文化创新等战略任务的新要求。当下农村文化硬件建设已经基本达标。但存在文化服务的主体——民间力量参与度不高、文化服务的介质——民间乐队生存堪忧现象。民间乐队在文化建设和文化软实力提升中的积极作用还未得到发挥。如何引导将民间乐队的非主流音乐文化形态参与到主流文化建设中来?笔者以为可以采取以下策略。

  (一)政府企业共同关注。

  坚持政府主导与全民参与相结合的原则。充分认识民间乐队在文化建设中的作用。为民间乐队的发展与建设做力所能及的宣传工作。各级政府部门共同关注、积极参与扶持民间乐队的工作是当务之急。

  一是村镇社区的支持。民间乐队土生土长在村镇社区里,参与的人员都是本村镇社区常住公民,村镇社区需积极引导辖区成员参与健康向上、富有情趣的文艺体育活动。鼓励民间乐队成员组织训练、排演剧目等活动,力所能及给予场地、设备、生活、交通等方便,解决在活动中产生的矛盾和纠纷以及困难,为民间乐队参与文化建设、丰富人们精神生活打下良好的物质基础和后勤保障。

  二是文化馆站的关注。文化馆站是基层文化艺术工作的堡垒,因此重视和发挥民间乐队在基础文化建设中的作用责无旁贷。应利用文化馆站的艺术师资优势,下到基层给民间乐队提供艺术指导,定期开办培训班,定期下乐队帮助辅导,帮助民间乐手提高演奏水平,提升民间乐手音乐素养,使得民间乐队整体水平优化和提升。为民间乐队弘扬优秀音乐文化、传承民族优秀传统的后续发展做好技术支撑。

  三是企事业单位的参与。企业虽以经营创收为目的。但也有社会责任,事业单位的职责则是做好公共服务,企业界和事业单位共同参与文化建设、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工作,是对地方文化事业的有力促进。浙中的永康已开了好的先例:著名企业中月集团。2012年与五星社区联合出资200万组建“中月一五星”民乐团,团员来自艺术院校毕业生、剧团尖子、社区公务员和教师等,每周训练,参与比赛演出。参与各种行业和政府活动,在浙江省和台湾地区以及东南亚友好演出比赛,广受好评,屡获佳绩,社会影响力与日俱增:金华电业局每年出资30—40万资助社会艺术团体。挂牌为金华电力艺术团。在电业局需要搞活动时创排节目,内容有对内宣传安全生产、对外宣传国网公司优质服务理念。他们的“三下”活动下乡镇、下工地、下基层演出。与用户之间架起一座彩虹桥。

  (二)财力才力共同扶持。

  一是财力扶持。首先,加大政府财政支持力度,实行专款专用。切实用于民间乐队经费不足的问题,除了乐器购买外,还应适时增添音响设备,用于演出和比赛,使民间乐队展示平台更加拓展;其次,政府还需拿出专项资金。邀请专业人员对民间乐手进行定期必要的专业培训,提高乐队成员素质。便于更好地传承传统音乐,使民间乐队可持续发展。

  二是才力支持。首先,可以让专业剧团与民间乐队结对帮扶,切磋技艺传授经验,将新剧目和曲谱跟民间乐队共享,使得乐队演奏曲目更加宽泛,更加跟随时代步伐,产生更广泛影响;其次,由文化馆牵线搭桥,组织高校和文艺院团专业老师定期下乐队辅导,帮助乐队配置简单和声增加色彩。使演奏更加丰富更加动听;再次培养新生力量加入队伍;最后,政府部门可以对文艺院团和文化部门扶持帮助民间乐队的先进单位给予表彰奖励,鼓励共同参与民间乐队建设。使非主流音乐文化融入主流音乐文化。

  (三)多种途径搭建平台。

  一是建立民间乐队数据库。首先。由当地文化馆站牵头,组织人员调查研究,摸清当地的民间乐队基本情况。将民间乐队班社名称、班社负责人、年龄结构、文化程度、使用乐器、活动情况等等,登记在案。建立数据库,随时动态管理,可以了解变化发展。及时实施指导扶持,择优参与政府各种文化活动;其次,深入到各民间乐队,调查研究,参与活动,掌握第一手资料。对民间乐队演奏曲目和演奏特色进行拍照录音,建立音频数据库,为民族传统音乐文化保留资料。也为展示当地特色音乐文化做积极工作。

  二是建立以赛代奖激励机制。首先,制定计划,将定期举办民间乐队大赛列入文化馆站年度工作,全方位了解民间乐队发展情况,以赛代奖,奖励成绩优异、水平高超的乐队,鼓励其他乐队更好开展活动,使民间乐队后继发展得以持续;其次,开展民间乐队展演活动。政府给民间乐队搭台唱戏,交流经验切磋技艺。同时也为百姓参与公共文化服务提供机会,为丰富群众音乐文化构建长效机制。

  三是搭建参与主流活动平台。首先,改变观念。充分利用民间资源参与政府活动,为民间乐队参与主流活动搭建平台。在各地的文化艺术节、新年晚会、招商引资活动和重大节庆活动中,给民间乐队留一个空间。用以展示百姓风貌和民间音乐文化:其次,积极为民间乐队搭建互动交流平台,政府和文化馆站开展的文化走亲、异地文化交流等。让民间乐队参与,弘扬特色音乐文化艺术,提升百姓的民族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共同参与文化强省建设。

  综上所述,民间乐队是推动文化发展、提升文化自信的一支生力军,是构建和谐社会、促进文化凝聚力的积极力量,是传承传统音乐、发展音乐文化的传承介质。通过政府、企业、民间多管齐下,加大力度共同支持扶助,充分发挥民间乐队在传承优秀地方音乐文化、参与公共文化建设中的地位,增强百姓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真正在当下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

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及其发展策略

论文搜索
关键字:中西部 民间 乐队
最新行政管理论文
基层公务员职业道德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应对之
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中的政府作用研究
浙中西部民间乐队现状及其发展策略
产业转移背景下中西部物流产业发展研究
新形势下中西部省份开发区建设思路探讨
中西部山区城镇化研究
东莞社区服务与管理设施完善建议
东莞市推进流动人口融入城市社会的探索与启
以东莞“扫黄”为视角浅析社会各群体的心理
香港“自由行”利益博弈分析及政策建议
热门行政管理论文
论服务型政府的创建
人力资源——薪酬管理
构建公共服务型政府的理论思考
目前我国行政管理体制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及相
关于公共管理研究的综合评述
现阶段我国电子政务发展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及
效能政府视域下的行政伦理问题研究
浅析如何通过行政管理提升政府的公信力
加强对行政执法监督之我见
经济社会转型期的政府管理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