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证券金融论文 >> 金融研究论文 >> 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论文

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8-30

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

  中图分类号:F8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5)10-0180-04

  The Impact of Private Finance on Gross Value of Industrial Output of Non-State Enterprises:Evidence from Wenzhou City

  Xiaoli Hu&Fang Liu

  (The College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Kunming Yunnan Province,650500 China)

  Abstract: Wenzhou private finance plays a vital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private economy. Using the annual data from 1999 to 2011,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relationship of private finance and gross production value of non-state enterprises in Wenzhou city by OLS and ECM estimator. The results of regression suggest that Wenzhou private finance has a significantly positive influence on the gross production value of non-state enterprises in the long and short term. Therefore,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health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private economy in Wenzhou city, the policy maker not only should take many measures to increase private finance products, create some new financial organizations with policy guidance normally, but also expand private finance in supply channels and deepen financial reforms in all around to push the development of Wenzhou private financial ecological healthy.

  Key Words: Private Finance; Non-State Enterprises; Gross Value of Industrial Output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温州金融综合改革实验区的总体方案,确定了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等十二项主要任务。温州政府也正积极搭建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和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等平台,探索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运作,这为温州民间金融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伴随温州民间金融的发展,其对温州非国有工业企业的影响乃至温州市经济的发展均具有重大作用,这也使其成为诸多研究的热点。

   理论方面,林毅夫和李永军(1997)从信息优势理论出发,论证了民间金融机构在中小企业融资方面的信息优势,并提出民间金融正规化对中小企业的产值增加有重要作用。史晋川(2001)研究表明,民间融资依然是温州中小企业获取资金的重要来源。郭斌和刘曼路(2002)指出,民间金融和私营企业产值增加存在着长期的互惠关系。杨加鸥和王郁(2005)考虑了温州民间金融的负面效应,认为温州民间金融存在资金投向盲目、高利率、引发金融纠纷等风险。虞群娥和李爱喜(2007)以杭州为例,解析了民间金融与私营企业的共生关系。杨锡娟(2010)详细剖析了各种民间金融形式及其运作机制。林勇明(2012)指出,温州民间金融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制约着温州中小民营企业的产业升级,从而成为中小私营企业产值增加的制约瓶颈量化分析方面,主要是基于民间金融规模的估计,解析民间金融对中小私营企业产值增加的影响,如程蕾(2004)认为,温州民间金融支撑了温州民营企业的发展,并利用回归分析对其进行验证。李建军(2005)从地下净金融投资规模,跨境流动的地下资金规模、地下货币资金规模、地下信贷规模四个角度测算地下金融规模,并用值法估测温州1998~2011年的民间金融规模。诸葛隽(2007)通过实证分析说明了温州民间金融规模对温州非国有企业产值增加有重要作用。张希慧(2009)采取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研究我国民间金融对民营产值增加的积极影响。李晓玲(2013)运用相关性分析、最小二乘法等技术,发现温州民间金融和中小民营企业之间存在着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共生关系。    上述文献虽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了温州民间金融对中小民营企业产值增加的影响,但在两个方面有待改进:一是较少从温州民间金融“供需失衡”视角系统剖析温州民间金融对温州非国有企业产值增加的影响;二是温州民间金融对温州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缺乏实证基础。基于此,论文将从温州非国有企业的民间金融需求、供给视角进行系统分析,并建立计量模型解答温州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依据实证结果,总结提出政策建议。

   一、温州非国有企业发展中的民间金融需求

   民间金融的需求导源于民间经济主体的资金需求与正规金融资金供给不足的矛盾,其演化于经济体制、社会网络变革和国家金融政策的变动。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民营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并成为国民经济的组成部分,其相应的资金需求也不断扩大,与此相伴中国民间金融业也迅速发展,并成为重要的融资渠道,而随着民间金融渐次融入正规金融体系,民间融资占银行贷款的比重逐渐下降,但其重要性并未随之下降,反而得以增强。鉴于民营企业在正规金融体系融资中处于劣势地位,能否及时融资已经成为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重大瓶颈。

   温州经济主体构成中的95%均是非国有企业,主要由中小民营企业构成,伴随温州非国有企业的蓬勃发展,资金需求日益增强,而正规金融对非国有企业贷款条件苛严,存在资金供给不足,“惜贷”现象仍普遍,促使温州非国有企业转向民间融资,对民间金融产生巨大需求。

   (一)非国有企业向民间融资的成因

   企业在融资时会考虑不同方式的融资成本,融资交易成本可从财务成本和可得性两方面考察。在资金市场不完全的情况下,利率仅是资金的名义财务成本,并不完全反映资金市场的供需状况和实际获取成本,而资金额度与非财务限制等形式的资金可获得性则反映了资金的隐性成本。

   对非国有企业而言,资金可获得性的成本往往比财务成本更为重要,导致民间借贷通常是温州非国有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温州非国有企业向民间融资的原因有三:

   其一,正规金融的所有制歧视。由于中国金融改革滞后于经济改革,所有制成为决定正规金融信贷分配的关键要素。以国有银行为代表的正规金融对国有企业实施政策性倾斜,常常为国有企业提供各种补贴,以弥补国有企业改革中所产生的巨额成本,而相对发展较为活跃的民营企业受自身因素、信息不对称、抵押能力等的影响,在正规金融的资金分配中处于劣势地位,较少或很难从正规金融体系融到大量资金,从而造成了民营企业转向非正规金融的动因。

   其二,满足日常流动资金需求。通过民间借贷及时解决季节性或临时性的资金需要,如印刷、包装企业在接到定单后,短期内需要大量的资金购买原材料、半成品或支付工资,由于生产周期较短、资金周转较快,地下钱庄等民间金融组织支付的利息成本相对较低。

   其三,实现企业规模扩张和产业升级。当企业积累一定的资源后,便会步入规模扩张阶段,此时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到新产品或新技术项目,实现产业升级。但是若自有资金和银行信贷也无法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民间借贷便成为温州非国有企业的一个普遍选择。

   (二)不同规模企业对民间融资的需求

   近年来,随着温州非国有企业的发展和扩张,总体对资金的需求出现较大的增长。根据郭斌和刘曼路(2010)在2009年采取随机抽样和问卷方式对温州中小私营企业的民间金融需求情况的调查数据,分析不同规模下的民间金融需求状况。

   1.非国有企业的资金来源

   非国有企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自有资金,民间借贷和亲友入股也是其资金来源的重要方式,亲友入股在中小企业融资来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非国有中小企业主而言,他们更关心股权的控权,而不仅仅是股权本身,家庭关系与朋友关系使其控制权不会受太大影响。

   经比较企业投资中的资金来源,发现自有资金比例由65.12%下降至58.86%;借贷则从19.74%上升至26.08%。这说明了非国有企业在规模扩张的过程中,由于自有资金难以满足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巨大资金,使其向银行借款和民间借款的需求呈上升趋势。

   2.非国有企业的民间金融需求

   不同规模的非国有企业,对资金需求则呈现显著差异。规模较大的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信贷资金,而规模较小的企业则主要选择向民间借贷,规模适中的企业在民间借贷、银行贷款两种方式均有。

   在表2中,不论温州非国有企业规模大小,非国有企业均有较强烈的资金需求,规模适中的非国有企业(100~1000万元),其“需要向民间资金融资”的比例分别达64%、55%,而规模较大的非国有企业(1000万元以上),82.6% 选择银行贷款,可能是因为大型企业信用高、拥有抵押物,选择银行贷款具有比较优势;规模较小的非国有企业(100万元以下),62%不需要向民间借贷、11.5%曾经向银行贷过款,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银行信贷更偏向于规模较大的企业。

   二、温州非国有企业发展中的民间金融供给

   民间金融供给导源于民间富余资金逐利性需求的存在,以及相对于正规金融所具备的内在比较优势[ 在一定的地域范围内,民间金融除了具有较为灵活的利率、贷款期限和放款速度快外,还具备强大的信息不对称问题的处理能力,以减少风险爆发时产生的巨大损失。但是,当超过一定地域范围时,由于管理成本、信息成本的增加,就会失去对贷款人信息掌握的优势,从而促使贷款的边际成本上升(徐博、张树升,2013)]。三十年来,温州民间金融供给的形式不断变迁,规模逐渐扩大,金融产品逐渐丰富,组织和契约形式也越来越复杂,已经成为温州民营经济的主要供给者,但与较强的民间金融需求相比,民间金融供给却相对不足。从民间金融供给的组织来看,目前温州民间金融供给组织处于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一是属于初级阶段类型的无组织的民间借贷;二是属于高级阶段的有组织的民营金融。    (一)无组织的民间借贷

   一是私人间的借贷。私人之间的借贷是民间借贷的主要形式,普遍存在于温州各地。私人间借贷具有灵活、方便,额小范围广,总体规模大,利率水平差别较大,放款速度快等特点。私人间借贷的一部分是在亲友之间进行,以救急为目的,属于非盈利性;另一部分是在非亲友之间进行,以盈利为目的,利息高于银行同档次利率的3~4倍。

   二是企业间的借贷。企业间借贷也是一种比较活跃的民间借贷形式,具有金额大、期限短、利率较低的特点。借贷时间一般集中于生产旺季或收购旺季,对象主要是那些业务往来密切、彼此信任的客户。

   三是集资。集资具有资金总额大、利率高、期限长的特点。由于近年来对非法集资进行整治,各种集资活动已有所收敛,但一些私营企业内部仍然开展集资活动。

   (二)有组织的民营金融

   民营金融是以金融机构形式进行的有组织的金融交易,但未经监管当局审批,处于地下或半地下状态,主要有四种模式。

   一是“钱庄”或“地下钱庄”模式。 温州的地下钱庄多采用股份制形式,在地点上大多集中在乡镇,放贷对象一般是本乡镇的企业。钱庄的存贷款利率高于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最高时是银行的300%,贷款利率则更高。一般情况下,温州民间资金的贷款利率在每月0.8%~1.5%,钱庄贷款利率为银行贷款利率的1.5倍,有时甚至更高。

   二是互助基金会模式。由于温州服装业的生产经营存在季节性,第四季度往往是生产和销售的旺季,资金需求量巨大,这一段时间正是服装企业贷款、民间拆借的高峰期,民间借贷很难。此时,一些企业选择成立“温州市服装企业融资互助基金”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互助基金会,一般由商会牵头,以企业自愿出资参与为原则,初步建议每份基金的金额为50万元,一般筹资总额度2000~5000万元。自2010年以来,温州其他行业(如金属制造业)也相继成立互助基金会,其贷款利率也较小贷公司、民间借贷服务公司、资本管理公司、典当行等其它组织的放款利率低,从而有助于为中小企业解决部分融资难问题。

   三是小额贷款公司模式。2008年10月,温州首批小额贷款公司正式营业,这三家发起人分别来自瑞安、永嘉、苍南三地,均是当地私营企业中的大佬。由于小额贷款公司的进入门槛较高,使得温州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有限,加之小贷公司的放款利率通常高于15%,从而导致其对温州民间金融规模的贡献较低。

   四是其他组织模式。其他组织模式如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农村互助会、典当行、担保公司等,这些组织的贷款利率均在17%以上,远高于一年期贷款利率,贷款期限主要以短中期为主。根据温州金融管理局的统计数据,2015年第二季度,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和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融资利率分别为15.59%和15.97%,典当行和担保公司的融资利率分别是17.63%和20.65%。

   三、实证分析

   (一)模型设计

   借鉴李建军(2005)、李晓玲(2013),建立计量模型考察温州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模型设定为式(1):

   lnPEQt=α0+α1lnPFQt+εt               (1)

   式(1)中,lnPEQt表示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自然对数,lnPFQt表示民间金融规模的自然对数,α0为常数项,α1为待估参数,εt为随机误差项。预期α1<0且显著,表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的扩大能显著促进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增加;若,表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的扩大不利于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值的增加;若α1>0且不显著,则认为温州民间金融规模虽有助于促进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增加,但其影响效果却不明显。

   (二)数据来源及描述分析

   民间金融因为其“隐蔽性”而无法进行精确统计,也不在官方的统计范围内。目前,学术界主要是利用θ值法测算民间金融规模,由于最新数据的缺失,难以利用θ值测算2012~2014年的数据,故沿用李晓玲(2013)估测的温州民间金融规模,时间跨度是为1999~2011年,用PFQ表示。

   鉴于95%的温州企业为非国有企业,即使名为“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其实质仍为私营企业,贷款来源主要还是民间金融。故使用各年《温州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工业和建筑业”中的“规模以上工业经济情况”来估计每年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PEQ(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时间跨度仍为1999~2011年。

   在表3中,1999~2011年的温州民间金融规模最低为682亿元,最高增至1 943亿元,年平均为1 345亿元,2009年出现小幅下降;温州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最低为1 502亿元,最高增至6 290亿元,2009年出现小幅下降,之后反弹,年平均为3 832亿元。

   (三)平稳性检验

   在分析时间序列之前,需对所有变量进行稳定性检验,以避免出现“虚假回归”现象,常用的方法是ADF检验。同时,为了消除时间序列中存在的异方差现象,将数据进行对数变换,分别用和表示。

   由表4可以看出,lnPFQ和lnPEQ水平序列的ADF统计值大于5%的显著水平临界值,为不平稳序列,但经一阶差分后都通过了平稳性检验,即二者均是一阶单整序列I(1),需要进一步做协整检验,以判断直接用OLS回归的有效性。利用“两步法”对回归残差序列进行ADF检验,其值为-3.4845<-1.9882(5%显著水平临界值),故残差为平稳序列,即认为lnPFQ和lnPEQ两个变量具有协整关系。

   (四)实证结果解释    利用上述两个数据对公式(1)使用最小二乘法,回归结果为:

   lnPE<E:\无PDF\北方经贸201510\Z.tif>=-0.9221+1.2705lnPFQ            (2)

   (-0.9324) (9.2090)

   R2=0.9040,R2=0.8934 , SE=0.1384 ,P(F)=0.0000

   式(2)表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PFQ)对温州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PEQ)的影响显著为正,长期弹性值为1.2705,表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每增加1%,将会带动温州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增长1.2705%。这说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的扩张长期内有助于促进温州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的增长。

   进一步建立误差修正模型,考察当温州民间金融规模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将以多大的力度将非均衡状态拉回到均衡状态。误差修正模型(ECM)的估计结果为:

   △lnPE<E:\无PDF\北方经贸201510\Z.tif>=0.0464+0.7121△lnPFQ-0.9327ECM     (3)

  (1.0019)  (2.2349)        (-2.9513)

   R2=0.7250 ,R2=0.6465,P(F)= 0.0109

   由式(3)可知,当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将以0.9327的力度将非均衡状态拉到均衡状态,短期弹性指数为0.7121,说明温州民间金融规模每增加1%,将在短期内带动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增加0.712%。

  结论与政策启示论文从需求-供给角度系统剖析了温州民间金融的融资需求和金融供给情况,并沿用已测度的温州民间金融规模和非国有工业企业生产总值的数据构建计量经济模型进行实证分析,得出的主要结论和政策启示是。

   1.温州民营经济的发展需借助于民间金融的强力支撑,民间金融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实证分析表明,在长期内温州民间金融规模扩大1%,将会带来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增长1.27%,而在短期内则使非国有企业工业产值增长0.712%。因此,为促进温州非国有企业的产业升级、产值增加乃至温州经济的发展,需着力发挥温州民间金融的正向经济效应,在防范非法集资或携款潜逃等“金融犯罪”案件发生的同时,必须加强引导和规范民间金融的发展,而不能全盘打压或否定民间金融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从而有助于构建良好的民间金融生态,实现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发展特别是经济发展的巨大作用。

   2.温州民间金融的供给与企业融资需求间存在较大缺口。通过借鉴相关的调查结果,发现年销售额在100~1000万元的非国有企业55%以上需要向民间融资,销售额低于100万元或高于1000万元的企业则64%的不需要想民间融资,大企业约83%直接向银行申请贷款;与之相反,温州民间金融供给的渠道则相对有限,民间融资占全市银行贷款的比重由改革开放初期的65%下降到2001年的45%,并且仍再继续下降,但仍在政策夹缝中艰难生存。因此,为满足温州巨大的民间融资需求,既要丰富正规金融机构的产品及民间金融的组织形式,不断拓宽资金供给渠道,又要主动抓住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的契机,加强金融改革和政策扶持力度,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新设一批“新金融”组织,借以盘活大量民间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

论文搜索
关键字:总产 非国有 总产值 民间 影响 金融
最新金融研究论文
民间金融对非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影响
小微企业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创新路径研究
农业经济增长与农村金融发展关系思考
解析银行金融产品创新的风险管理模式
“营改增”对金融企业实务操作方面的影响
金融会计电子化的相关问题探析
金融抑制和政府投资依赖的形成研究
基于供应链金融角度下中小企业融资难分析
中国与柬埔寨金融合作研究
农产品物流金融质押物的风险评价与防范策略
热门金融研究论文
人民币升值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汇率对人民币升值的影响
美国次贷危机对我国金融监管的若干启示
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几点看法
金融危机是中国的心腹大患
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问题及战略研究
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利弊分析
我国货币政策与股票市场发展的相关性分析
发展中间业务 提升综合实力
金融发展理论与我国金融体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