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经济论文 >> 私有化与俄罗斯的六大财团[上]论文

私有化与俄罗斯的六大财团[上]

作者:张捷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03-11-06
俄罗斯自从1992年实行全面私有化以来,在短短的六七年中,出现了一批大财团。控制这些大财团的金融巨头们发家之迅速,所聚敛的财富数量之巨大,活动范围之广,对俄罗斯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乃至文化生活的影响之大,均出乎常人的意料。在他们的发迹史中,有许多令人震惊和发人深省的东西。



1996年10月30日,俄罗斯的金融巨头别列佐夫斯基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六个新兴的大财团控制着俄罗斯经济的50%左右(英国《金融时报》1996年11月1日)。他所说的六大财团,指的是分别由别列佐夫斯基本人、波塔宁、古辛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阿文和弗里德曼、斯摩棱斯基等七人创立和领导的六个金融和工业集团。

别列佐夫斯基1946年生,先后毕业于莫斯科林业技术学院和莫斯科大学,数学博士,1991年当选为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1989年创办了伏尔加汽车经销公司,成为俄罗斯最大的汽车经销商之一。他利用各种手段发了大财,后又创立了联合银行。1995年12月联合其他财团买下了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西伯利亚石油公司51%的股份,从而控制了该公司。在这前后又控制了俄罗斯民航。别列佐夫斯基的汽车经销公司和联合银行拥有俄罗斯公共电视台16%的股份,成为该电视台最大的私人股东。此外,别列佐夫斯基单独地或联合其他财团控制了一系列重要的新闻媒体。据报刊透露,别列佐夫斯基拥有约3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他本人认为这个估计“接近实际情况”(转引自《苏维埃俄罗斯报》,1998年3月7日,原载德国《焦点》杂志1998年3月号),在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1997年全球最富有的200人排行榜上名列第97位。别列佐夫斯基两次从政,1996年10月至1997年10月曾担任俄罗斯安全会议副秘书;1998年4月被任命为独联体执行秘书

波塔宁1961年生,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经济专业毕业,学习期间是该院共青团组织的领导人之一,毕业后在对外贸易部工作。1992年创办了国际金融公司,成为该公司总裁。1993年在某些政府高级官员的支持下,成立了联合进出口银行,到1996年9月底,这家银行已成为全俄最大的私营银行,总资产达151000亿卢布,存款额达90000亿卢布。波塔宁的财团控制了20余家特大型企业,其中包括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西伯利亚远东石油公司、库兹涅茨克冶金联合企业、诺沃利彼茨克制铝工厂、西北轮船公司等。1997年波塔宁借助国际工业金融集团的力量,在招标中买下了电信投资公司25%的股份。1996年8月至1997年3月,波塔宁曾一度出任俄罗斯政府第一副总理,主管经济工作。

古辛斯基1952年生,毕业于国立卢那察尔斯基戏剧艺术学院导演系。80年代下半期弃艺经商,先做一些小生意。1989年创立了桥银行,1992年成为“桥集团”的老板。到1996年底,该集团控制了50余个企业。古辛斯基非常重视新闻媒体。他的桥银行于1993年创立了独立电视台(拥有该电视台77%的股份),购买了莫斯科回声电台。此外,古辛斯基还创办了多种报纸和杂志。1997年初,他所控制的新闻媒体联合成为一个独立的控股公司--新闻媒体“桥”。

霍多尔科夫斯基1963年生,莫斯科门捷列耶夫化工学院毕业、曾任共青团莫斯科市委第二书记。1987-1989年任青年科技创造中心主任,接着成为新开办的商业银行--科技进步银行(简称海纳捷普银行)董事会主席,1990年改任该银行总经理。从1991年起任信贷金融企业联盟梅纳捷普的经理会议主席。梅纳捷普银行在俄罗斯私营银行中排名第三,到1996年9月底拥有106000亿卢布的资产,存款额为78000亿卢布。梅纳捷普控股的俄罗斯工业公司下属30个公司(这些公司遍及石油、纺织、食品、化学、有色金属、轻金属、黑色冶金工业所需化学制品、建筑材料等8个部门),此外还设有贸易公司。1995年12月,梅纳捷普集团在政府拍卖国有企业时买下了俄罗斯第二大石油公司尤科斯石油公司78%的股份,从而控制了该公司。1998年1月,尤科斯公司决定与别列佐夫斯基控制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合并,组成尤科斯石油公司。新组成的公司按石油开采量将居俄罗斯第一位,按储藏量将居世界首位。最近霍多尔科夫斯基辞去了梅纳捷普银行的职务,把精力集中到领导俄罗斯工业公司和尤科斯公司上。

阿文曾在盖达尔政府中任外贸部长,后来他与弗里德曼一起开办了阿尔法银行。接着形成了以该银行为中心的阿尔法集团,其中包括俄罗斯最大的水泥公司--阿尔法水泥公司、最大的石油和石油制品出口公司--阿尔法埃科公司、阿尔法投资银行、阿尔法不动产公司、阿尔法艺术公司等分公司。

斯摩棱斯基曾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他创办的首都储蓄银行是全俄八大银行之一,资产9000亿卢布,存款额为33600亿卢布。除了银行业外,他还从事建筑、石油和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加工、装甲运钞车制造等行业。他同别列佐夫斯基一起,在1995年12月底买下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51%的股份。1996年11月他在争夺全俄第五大银行--农工银行的控制权中取得了胜利,从而进一步加强了自己在金融界的地位。

上述六大集团究竟在俄罗斯整个经济中占有多大份额,未见有正式的统计资料公布。但是从上述介绍中可以看出,它们除了从事金融业并拥有雄厚的金融资本外,还控制了一大批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分布于能源、采矿、金属冶炼、化工、建筑材料等部门。以石油工业为例,俄罗斯四个最大的石油公司中的三个(尤科斯石油公司、西伯利亚远东石油公司、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就掌握在六大财团手里。这三个公司的石油开采量占全国的一半,而且六大财团的势力正在向其他石油公司扩张。由此可见,别列佐夫斯基说六大财团控制了俄罗斯经济的50%,恐怕不是毫无根据的自我吹嘘。



这六大财团是在俄罗斯私有化的浪潮中崛起的。用日本《每日新闻》的一篇报导的说法,六大财团的七大巨头“都是共产党体制瓦解后,乘俄罗斯经济混乱之际大发横财的企业家和暴发户”(日本《每日新闻》1997年1月29日)。1992年初,俄罗斯政府开始全面推行价格自由化和所有制私有化的方针,搞乱了整个经济。首先,在商品严重短缺和生产急剧衰退的情况下放开价格,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普通老百姓深受其害,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可是这却给少数人造成了发横财的“机遇”。例如别列佐夫斯基的伏尔加汽车经销公司就是在这个浪潮中发家的。该公司经销俄罗斯最大的汽车厂--伏尔加汽车厂的汽车,除了赚取出厂价和销售价的差价(例如拉达小轿车的销售利润约为56%)外,不定期在恶性通货膨胀的条件下利用收了买主定金和货款后不按时交给厂家而投入商业运作的方法,牟取暴利。他在短短的一两年的时间内赚了几亿美元,在莫斯科和彼得堡等地购买了价值达3亿美元的不动产。

在私有化的第一阶段,主要做法是放开小型企业,将其出售或拍卖。政府为了造成把国有资产折价公平分配给全体公民的假象,曾给每个公民发放面值10000卢布的所谓私有化证券(按当时汇率计算相当于32美元)。这些私有化证券很快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他们就利用这些证券购买了几万个国有企业。

私有化进入第二阶段后,私有化的重点变为大型企业。具体办法是先将其改造成为开放型的股份公司,然后出售股票。政府为了弥补财政赤字,决定拍卖石油和矿产资源公司等一系列与国家经济命脉有关的特大型企业的股份。正好这时六大财团已经初具规模,它们已有相当大的实力,于是它们或者单独地、或者几家联合争相购买大公司的股票,以达到控制它们的目的。例如上面提到过的几家大石油公司(尤科斯石油公司、西伯利亚远东石油公司和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就是在这时分别被霍多尔科夫斯基、波塔宁、别列佐夫斯基和斯摩棱斯基等人控制的。

由此可见,六大财团完全是私有化的产物。别列佐夫斯基公开承认这一点,他在谈到自己对那位曾担任负责私有化工作的国家财产委员会主席、被称为“私有化之父”的丘拜斯的态度时说:“我的态度是完全合乎情理的,因为我是私有化的产物。这就说明为什么我单从精神上说是与丘拜斯非常接近的。”(英国《金融时报》1996年11月1日)

六大财团之所以迅速崛起,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就是它们的人员与政府有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它们或者在政府里有自己的人,或者在自己的领导班子里有曾在政府任职的高级官员。许多事实说明,丘拜斯就是六大财团的“自己人”,这些财团在一段时间内与他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七大巨头之一波塔宁广泛结识了政府高级官员,除丘拜斯外,他与负责对外经济联系的前政府副总理达维多夫、前财政部长费多罗夫是“好朋友”,当年波塔宁创建联合进出口银行时,在获得必要的许可和开业的执照方面曾得到他们的鼎力相助。同时这家银行后来成为国家军火公司授权的少数几家银行之一,也并不是偶然的。另一方面,从六大财团的人员组成来看,其中原政府高级官员占有一定比例。上面提到过,阿文当过盖达尔政府的外贸部长,他的副手维德曾任原苏联国家计委副主席。有的报刊在谈到阿文和弗里德曼的阿尔法集团时说,这个集团的力量“主要不在于业务领域的广泛,而在于它与政府联系的密切”(《莫斯科时报》1996年11月12日)。上面说过,梅纳捷普集团的领导人霍多尔科夫斯基出身于过去的共青团干部,曾任共青团莫斯科市委第二书记,他的副手莫纳霍夫原为莫斯科市第一书记,他们在政府里有着不少过去与他们的经历相似的朋友。许多人注意到了俄罗斯资本主义的一个特点,即大公司与国家有着密切联系,而市场却是受到限制的。甚至连盖达尔也承认这种资本主义可能存在着致命的缺陷。

俄罗斯的金融巨头们在聚敛财富方面动用了各种合法的和非法的手段。他们收买国有企业的领导人,与他们内外勾结,化公为私,盗窃国有资产;他们用各种方法控制某些国有企业的资金,用国有企业的钱为自己创造利润。涅姆佐夫在一次谈话中曾讲到他们采用的这些手段,他特别指出金融巨头们经常通过控制国有企业经理人员和控制国有企业的资金流动来为自己创造财富,并且说这是别列佐夫斯基的发明,认为别列佐夫斯基运用这些方法已达到非常纯熟的程度(《苏维埃俄罗斯报》1997年8月21日),他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别列佐夫斯基与国有企业伏尔加汽车厂总经理卡丹尼科夫和航空公司副经理格卢什科夫等人的“合作”,就是具体的例子。

据报刊透露,某些财团还与黑社会势力相互勾结,它们向黑社会“进贡”,一方面利用黑社会势力保护自己,另一方面指使职业杀手除掉竞争对手和其他妨碍其掠夺行为的人。据《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透露,莫斯科警方已掌握材料,证明别列佐夫斯基的汽车销售公司是与一些车臣犯罪团伙紧密合作创办的。别列佐夫斯基自己也承认,他的人身安全得到车臣黑手党的保护。原俄罗斯公共电视台领导人利斯季耶夫的被杀,也与别列佐夫斯基企图控制该电视台的图谋有关(见《克里姆林宫的教父》一文,载美国《福布斯》杂志1997年第12期)。

应当指出,俄罗斯的一些大财团与西方金融界的关系变得愈来愈密切,它们借助西方某些金融集团的力量来控制俄罗斯的一些重要的经济部门,在这方面表现得最突出的是波塔宁的联合进出口银行。它与国际金融投机商索罗斯“合作”,利用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会提供的大笔资金买下了诺沃利彼茨克钢铁联合企业40%的股份,后又在全俄最大的电信垄断公司--电信投资公司拍卖25%股份时击败对手,取得了胜利,成为这两家大企业举足轻重的大股东。波塔宁控制的西伯利亚远东石油公司最近与英国石油公司签订了合作协定。现在这种与西方金融势力结合的趋势正在迅速发展。

俄罗斯的一位经济学家在谈到俄罗斯新资产阶级的特点和所起作用时曾说过:“总之,一小撮暴发户神话般地富起来,而国家却变穷了,人民赤贫化。我国的暴发户没有创造任何实际的资产,他们只是盗窃苏维埃人用劳动创造的财富。可以大胆地说,在俄罗斯千年历史上任何一次外国的入侵,包括法西斯的入侵,给她在经济上带来的损失都没有像丘拜斯们、别列佐夫斯基们、波塔宁们及其同类五年来的胡作非为造成的那么大。”(《苏维埃俄罗斯报》1997年12月20日)事实确实如此。在德国法西斯入侵年代,苏联经济虽遭到战争的严重破坏,但生产总值只减少17%,工业总产值只减少9%,其中生产资料生产反而增加了12%,而消费品生产下降较多,减少了41%(《苏联国民经济六十年》,苏联部长会议中央统计局编,1979年三联书店版第10页),而在1991年到1996年这六年间,俄罗斯生产总值减少46%,工业总产值减少54%,消费品生产则下降58%(转引自《中流》杂志1998年第2期第38页,原载俄罗斯《经济与生活》1997年4月)。以生产总值计算,俄罗斯从1987年占世界第5位下降到占世界第13位,屈居印尼、墨西哥、加拿大之后(《苏维埃俄罗斯报》1998年1月10日)。

俄罗斯的这位经济学家还指出,现在俄罗斯的亿万富翁们与西方资本家有所不同,他们不把积累的资本投入到发展本国的经济上去,而是把它存到国外银行帐户上,或用来在国外购置不动产。根据官方统计,1992年到1997年外流资本超过623亿美元,折合卢布3232000亿。而实际的外流资本至少要比这个数字多一倍(同上报,1997年12月20日)。与此同时,国内经济困难,政府财政拮据,不得不向国际金融机构和金融寡头(例如索罗斯等人)伸手借十几亿美元外债来支付拖欠的工资和退休金,以缓和群众的不满情绪。

论文搜索
关键字:私有化 俄罗斯 六大 财团 六大财团
最新国际经济论文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问题研究
欧洲经济一体化 :进展、挑战与政策建议
欧美国家污染物排放许可交易制度理论与实践
欧盟对叙利亚的经济制裁及影响
战后日本经济快速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对我国的
印度经济特区的发展历史及其启示
日本农村 “三化同步”的经验及其启示意义
美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对改进人民银行法律地
金融危机下金融监管体制的完善
盲目抵制进口商品对我国对外贸易环境的影响
热门国际经济论文
2008年金融危机成因解析
美国次贷危机和金融风波探析
探析美国次贷危机和华尔街金融风暴
2008年金融危机:渐行渐近的全球经济滞胀
经济全球化热点问题辨析
经济全球化与政府管理变革
新兴市场将成“后金融危机时代”亮点
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看金融机构社会责任缺失
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发展中国家政府的经济职能
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