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财务管理论文 >> 投资决策论文 >> 外商直接投资与云南产业集群发展实证研究论文

外商直接投资与云南产业集群发展实证研究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5-06-12

外商直接投资与云南产业集群发展实证研究

  中图分类号:F062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1254(2014)05-0077-06

  An Empirical Study o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ial Clusters in Yunnan Province

  ZHU Ruixue1,2, LIU Xiuling1

  (1.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llege, Dalian Nationalities University, Dalian116650, Liaoning, China; 2. Colleg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nd Trade, Dong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Dalian116025, Liaoning, China)

  Abstract:There is an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and industrial clusters. Based on the development status of FDI and industrial clusters in Yunnan province, an empirical study is done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The research result shows that: there is not much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FDI and industrial clusters in Yunnan, FDI didn't play much role in promoting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industrial clusters in Yunnan, and industrial clusters weren't important factors for FDI. Thus FDI conforming to Yunna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ientation should be greatly encouraged within the province; and FDI should be made use of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Yunnans industrial clusters and economy.

  Keywords: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industrial cluster; location quotient; Yunnan industrial cluster; empirical study

  外商直接投资和产业集群之间存在着相辅相成的互动关系。一方面,外商直接投资出于规模经济、产业协作和信息交流等方面的需要,会出现产业集群现象;另一方面,产业集群区域通常具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产业配套能力、上下游供应链的分工协作和规模经济效应,这些又成为吸引外资的重要因素。因此,外商直接投资在许多产业集群形成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产业集群本身又成为当地吸引外资的核心因素。外商直接投资和产业集群之间的良性互动效应一旦形成,便会产生“滚雪球效应”[1],对本地经济起到巨大促进作用,对经济增长、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以及扩大就业等产生深远影响。作为地处边疆的经济欠发达省份,云南产业集群与外商直接投资关系如何,以及如何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云南产业集群发展是本文主要探讨的内容。

  一、云南省产业集群发展现状

  (一)云南产业集群概况

  近年来,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推进,在政府引导和市场驱动下,云南已经初步形成了几十个产业集群,如玉溪烟草加工产业集群,云南糖产业集群,丽江、大理、香格里拉、西双版纳等旅游产业集群,呈贡花卉产业集群,玉溪钢铁企业集群,昆明机床制造业产业集群,文山三七药物产业集群,普洱茶产业集群等[2]。产业集群的迅速崛起,提升了云南省产业竞争力,有力地支撑了云南经济的快速发展。

  (二)云南产业集群度的衡量

  通过采用区位熵系数法来衡量云南产业集群的集中度状况。区位熵系数LQ(Location Quotient)又称专业化率,用公式可表示为:

  这里Eij指i地区j产业的相关指标(如产值等),Ei指i地区所有工业产业的相关指标,Ekj指k国家j产业的相关指标,Ek指k国家所有工业产业的相关指标。其经济意义是一个给定区域中某一产业占有的份额与整个国家该产业占有的份额相比的值。如果LQ>1,表明i地区j产业的发展强度高于全国同类产业的平均水平。LQ值越高,说明其j产业的发展强度在全国的比较优势越显著。为统一比较,本文选用产业主营业务收入作为衡量指标,经过计算,2012年云南省36个工业行业区位熵系数见表1。   二、云南省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情况

  (一)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概况

  自1984年云南开始利用外商直接投资至今,已累计批准外商投资企业4000多家,利用外资规模突破100亿美元。外商投资规模不断扩大、投资领域越来越广。尤其从2005年至今,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实际利用外资金额年均增长达40%,具体情况见表2。

  (二)外商直接投资产业及行业分布

  从云南省利用外资产业分布来看,大部分外资流入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根据2001-2012年相关数据,云南第二产业利用外资占外资总额比重平均为5250%,第三产业平均为4104%。而第一产业一直都是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量最小、比重最低的产业,其占外资总额比重只有6%左右。

  从外资行业分布来看,流入制造业的外资数量最多。从2001至2012年,制造业实际利用外资累计额占同期利用外资总额的2022%,其次为房地产业1772%,社会服务业1604%,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供应业1192%,批发和零售贸易、餐饮业1176%,建筑业1068%[3],详见表3。这也可以解释外资主要分布在第二和第三产业的原因。

  三、外商直接投资与云南产业集群关系实证分析

  关于产业集群的衡量,涉及很多指标,其中企业数量是产业集群最直接的体现。云南的产业集群主要表现为工业领域的产业集聚。因此,本文采用2000-2012年工业企业数量指标(见表4),对云南省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与当地产业集群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

  通常一个地区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相对水平越高,IND数值就越接近1;反之,就越接近0。从表5可以看出,云南历年利用外资的业绩指数较低,2006年只有026,只是到了最近几年,云南的IND数值才增长较快[4]。往年的指数水平低对于云南经济的促进作用有限,当然也就对云南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作用有限。

  其二,外资对云南各产业集群的参与度较低。虽然外资在云南多数产业中都有分布,但每个产业中外资的参与度都比较低,没有形成相应的上、下游产业及支撑产业。因此,对于该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作用有限。例如:云南茶产业,虽然云南茶叶生产规模和产值都较大,但进入该领域的外资企业却屈指可数,且没有较大的影响力,对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作用有限。

  其三,云南经济开放度较低。云南一些产业的发展和定位都是面向国内市场或是由大型国有企业驱动的,一些产业集群是由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形成的,内向型程度较高,因此外资参与度较低。例如:云南烟草产业,其产品主要是面向国内市场,且烟草产业长期由国有企业专营,外资企业进入的可能性较小;还有一些行业的企业是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传统上主要靠国家投资,市场形成机制较弱,因此外资进入较少。

  (二)云南产业集群对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作用力的实证分析

  1建立模型。回归方程设定为:LnFDI=β0+β1LnN+ε

  式中,N仍表示工业企业数量,FDI表示外商直接投资,β0为截距项,β1为待估参数,ε为随机扰动项。为了获得较平稳数列,本模型仍对各变量取对数形式,相关系数测度外商直接投资对工业企业数量的弹性。

  2检验结果及分析。根据云南2000-2012年相关时间序列数据,运用Eviews 50软件,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对所拟定的模型进行计量估计,估计出回归模型为:

  的显著性水平下均通过检验,模型较显著。分析结果显示,当LnN变动一个单位时,LnFDI变动48322个单位。由此可见,产业集群对云南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发挥了一定的积极影响,但影响的力度有限。

  3原因分析。这主要是由于云南产业集群度还比较低所致。云南比较优势较高的工业行业主要是集中于资源依赖型工业,但是,由于受自然资源在省内分布较为分散的影响,造成条块分割、大而全、小而全的产业布局,进而破坏了区域分工和规模化。例如,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工业和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此外,云南省多数工业集聚区域往往处于一种企业“扎堆”状态,集聚的结果只是生产不同产品的同类企业在地理空间上的简单集中,而没有做到在产业价值链上的有效集中和整合。这也和很多工业园区建立和发展的时间短有关,产业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还没有形成产业上下游相关企业,再加上其他环境因素等原因,致使云南产业集群度低,对外资吸引力相对较小。

  四、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可行性与对策

  (一)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可行性

  在全球化背景下,外商直接投资对产业集群及经济发展的作用是很大的。外商直接投资在促进产业集群形成、发展以及产业集群升级方面都可发挥重要作用。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已具有一定规模和水平,云南的产业集群发展也已具备一定基础。因此,如果政策引导适当,将会实现外商直接投资与产业集群的良性互动效应,因而也就会发挥出以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作用。例如,云南的花卉产业,由于多年来大量外商投资企业进军云南花卉产业,在资金投入及技术支持上极大地促进了云南花卉产业的发展壮大;同时,外资企业较强的市场竞争力也对本土花卉企业起到了竞争激励的作用,提升了本土花卉企业的整体实力;而且外资企业的进入完善了产业链条,从而推动了云南花卉产业集群的发展和升级。又如云南的咖啡产业,由于雀巢、星巴克、麦斯威尔等多家外资企业的进入,使云南咖啡产业开始起步,从最初的原材料供应到目前云南已经具有多个本土品牌,云南咖啡产业集群在外资的带动下逐步发展起来。

  由此可见,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产业集群发展具有很强的可行性。因此,应大力鼓励符合云南产业发展导向的外商直接投资在本地投资,发展基于外商直接投资的产业集群,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二)云南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对策   1鼓励外商直接投资投向契合云南经济发展的特色产业集群。云南应立足自身资源和区位优势,推进特色产业集群战略[5],并引导外资投向特色产业集群,以助力云南区域经济发展。

  (1)特色农业产业集群。云南正加快发展滇东北生态农业、滇东南观光农业、滇西和滇西北特色农业、滇西南热区农业,可以引导外商直接投资进入这些领域,推进外向型农业发展。

  (2)特色制造业产业集群。积极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推进化工、装备制造、有色、钢铁等产业优化升级;发展石油化工产业和清洁载能工业、开拓天然气市场、发展新型煤化工产业和林纸一体化项目。

  (3)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发展生物医药、生物质能应用、绿色食品保健品、生物化工产品开发等;做大做强昆明光电子产业基地,加快发展光伏、半导体照明、红外及微光夜视产业链;打造稀贵金属新材料产业链;加快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

  (4)旅游、物流、会展等现代服务业产业集群。云南正在建设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可以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推进云南历史文化旅游区建设;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推进现代物流服务、信息平台建设和会展产业。

  2增强云南经济对外开放度。一国或地区的对外开放情况和交流程度,通常用对外开放度来衡量。兰宜生(2002)研究了我国对外开放度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性,结果表明,对外开放度与各地经济增长率之间有明显的正相关性。李子成、李新武(2011)以1988-2009年云南相关数据进行研究,结果表明,云南省对外开放度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包括外资依存度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均为负值,这与全国的情况正好相反[6]。这说明在云南经济发展中,包括外商直接投资在内的经济开放度指标对云南经济发展没有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云南外资利用水平与效率较低。因而,也导致前面分析中所指出的外商直接投资对促进云南产业集群发展作用有限的结果。因此,云南省应建立开放型、一体化的国内国际市场,提高市场开放程度,改善对外经济贸易环境,建立现代市场体系,规范市场秩序。政府也应顺应市场经济规则参与其中,建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各种惯例和交易规则,实现与世界经济的接轨。

  3加强工业园区在外资与产业集群结合中的媒介作用。由于优惠的投资政策、便利的经营条件等因素,工业园区通常是吸引外资最集中的区域;同时,由于便于关联企业在地理上的集中、信息交流和产业配套等,工业园区也通常是产业集群形成和发展的主要区域。因此,工业园区为外资和产业集群的结合提供了理想场所,在促进外资和产业集群互动中起着重要的媒介作用。但是,云南工业园区在促进外资与产业集群结合方面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应从以下几方面加以改进:

  (1)注重实施产业链招商,推动产业集群发展。各地工业园区应结合本区域产业基础和资源条件,制定重点引资方向,有选择性地引入外资,由引进单一项目向延长产业链条、培育产业集群转变,大力引进产业升级关联度高、辐射力大、带动性强的龙头型、基地型外商投资项目[7],形成资源整合、分工专业、配套协作的良性互动机制,努力提高产业集群度。

  (2)加强园区为外资和产业集群发展的各种服务功能。加快园区现代物流业发展;加快园区信息化建设[8],为企业提供政策、技术、管理等各类信息以及网上办公服务;积极发展法律、金融会计、咨询、培训等中介组织,为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9];规范政务工作程序,提供便利行政服务。

  4促进外商直接投资与本地产业集群的互动效应。政府可以通过政策引导和制定优惠措施,促进外资企业与本地企业进行更多合作,加强内外资企业关联,注重本地企业同外企间的产业配套和供应链的建立[10]。如果当地企业的产品在技术和质量上能够符合要求,价格低廉,交货及时,那么,外资企业必然会加强采购的当地化;同时,本地企业也可以通过与外企间的产业配套合作,形成完善的供货系统和产业配套体系。另一方面,建立外资企业所需要的产业配套体系,如生产、市场、采购、仓储、物流等方面的关联企业,通过产业链的配套和关联,又会吸引更多外资参与到本地生产网络中,从而形成根植本地的产业集群[11]。这样,本地企业与外资企业之间就会形成动态良性互动效应。

外商直接投资与云南产业集群发展实证研究

论文搜索
关键字:云南 产业 发展 直接 投资 实证
最新投资决策论文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现状及FDI对接收国经济影响
基于基建标准成本的电网工程投资预算精益化
中国海外投资利益保护的法律风险管理模式探
浅谈房地产开发投资决策的经济分析
制度因素对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研究
风险投资理财环境的支持体系探讨
论机构投资者持股对权益资本成本的影响
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对区域经济增长作用研究
日本对外直接投资对我国的经验借鉴与启示
投资方在权益法范围内追加投资核算探析
热门投资决策论文
风险投资运作中管理风险的控制研究
提高企业资本运营质量
投资决策理论中的会计信息需求
新世纪投资战略问题研究
新世纪现金流量表的发展趋势
论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法律风险及其防范
风险投资体系的双重代理与财务目标趋同效应
价格形成与利润预期
国有资产在流动中升值
试论投资决策、风险管理与投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