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证券金融论文 >> 金融研究论文 >> 中韩金融业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分析论文

中韩金融业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分析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6-04

中韩金融业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分析

  中图分类号:F712.9;F831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1-828X(2016)009-000-03

  服务贸易是世界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2008年几乎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使世界经济增长乏力,面临严重的下行压力甚至硬着陆的可能性,从而使全球经济进入了深度转型及调整期。国际贸易是衡量全球经济总量的重要指标,在当前货物贸易增长持续放缓的环境下,服务贸易已成为各国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及转变外贸增长方式的重要贸易途径。目前,服务业占世界经济总量比重达70%,主要发达经济体服务业比重近80%,服务领域跨国投资占全球跨国投资比重近三分之二,服务贸易占世界贸易比重约为五分之一[1]。可以说服务贸易已经成为唤醒全球经济并带动其重振的新引擎。

  随着国际金融和资本市场的自由化,金融服务贸易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GATS(1994)的金融服务附录中对国际金融服务所下的定义为:由一成员方的金融服务提供者所提供的任何有关金融方面的服务,包括所有保险保险有关的服务以及所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保险除外)。彭丽红等(2006)认为,在经济全球化发展背景下,一国金融部门的竞争力的强弱决定着现实与未来经济的增长[2]。2015年6月中韩自贸协议正式签署,并于同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中韩自贸区的建成将进一步推进两国产业的深度合作以及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受利好政策的影响,中韩金融合作各领域,如货币互换机制以及融资融券机制等都取得了新得进展。然而中国整个服务业尤其是金融业的开放程度和竞争力都与韩国的服务业有着较大的差距。将两国金融业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进行比较研究对于提升我国金融服务贸易的竞争力、促进两国金融服务贸易合作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中韩金融服务贸易的发展现状

  (一)中国金融服务的发展现状

  “入世”以来,中国服务贸易规模和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稳步增长并持续扩大,但存在严重的贸易逆差及贸易行业不平衡的现象。这种不平衡在金融业体现得尤为明显。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网站数据,将金融业服务贸易细分为保险和养老金服务(insurance and pension service)以及金融服务(financial service)。首先,从贸易规模上可以看出,从2005年到2014年,保险和金融服务贸易在总额上持续增长。然而规模的扩大也意味着贸易逆差的扩大,2014年的贸易逆差超过了2005年的两倍之多。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服务的逆差在经历了2006年的激增之后逐渐缩小,2011年首次出现了顺差值,而保险业的逆差一直较为严重,是中国金融业服务贸易逆差的主要贡献(如表1所示)。其次,从贸易产业结构上看,运输旅游等传统服务贸易所占比重超过50%,远大于金融服务(如表2和图1所示)。这既表明我国金融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不足,也表明金融服务贸易未来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二)韩国金融业发展现状

  韩国已具有比较成熟和发达的资本和金融市场,且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本国金融服务业自由化,以期可以成为东北亚地区区域性金融中心的目标,其金融服务贸易的发展十分迅速[3]。

  与中国不同的是,韩国金融服务贸易的发展呈现出了比较明显的波动:2005-2007年规模稳步增长,贸易顺差逐渐扩大;2008年之后,受到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金融业出现负增长和逆差,保险业的贸易逆差现象恶化。虽然2010-2011年情况有所好转,贸易逆差缩小,但在增长幅度和总占比方面,仍不及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与中国类似的是,韩国金融服务贸易总额占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也没有很大的变动,除2007和2009两年超过3%之外,一直维持在2-3%左右(如表3所示)。

  二、中韩金融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指标分析

  一国金融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包括三个层次,即本国金融服务产品的竞争力,金融服务业的竞争力以及本国金融服务机构在市场上的竞争力[4]。对金融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主要有三种评价方式,即波特的“钻石模型”,WEF和IMD国际竞争力评价体系以及指标分析。本文采用贸易竞争指数(TC)、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RCA)和国际市场占有率(MS)对中韩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进行分析。

  (一)贸易竞争指数(TC)

  贸易竞争指数又称比较优势指数,是指一国进出口贸易的差额占世界进出口总额的比重。其计算公式为:

  TC=(Xij-Mij)/(Xij+Mij)

  其中,Xij为i国第j种商品的出口总额;Mij为i国第j种商品的进口总额。通常TC指数的取值范围为[-1,1],当TC>0时,说明i国是第j种商品的净出口国,该种商品具有较大的比较优势,且越接近1,国际竞争力越强;当TC<0时,说明i国是第j种商品的净进口国,该种商品的比较优势较小,国际竞争力相对较弱;当TC接近于0时,说明i国第j种商品竞争优势接近平均水平,与国际水平相当;当TC=1时,说明i国第j种商品只有出口没有进口,具有绝对国际竞争优势;当TC=-1时,说明i国第j种商品只有进口没有出口,处于绝对劣势的地位。

  表4显示了中韩金融服务2005-2012年TC指数,可以看出在测算期间中国的TC指数全部为负数,韩国除了2006-2008年为正式之外,其余年份也是负数,说明两国都是金融服务的净进口国,国际竞争力相对较弱。然而经过对比可以发现,中国的TC指数接近于-1,而韩国的TC指数只是接近于0,意味着中国几乎是金融服务贸易的净进口国,而韩国金融服务贸易的竞争优势远高于中国,几乎与国际水平相当。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TC指数持续增长,说明国际竞争力有所提升。   (二)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RCA)

  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是一国某种商品或服务的出口额占该国出口总额的份额与世界该种商品或服务的出口额占世界出口总额的份额的比重。该指数反映了一国某种商品或服务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某一产业的出口与世界平均出口水平比较的相对优势。其计算公式为:

  其中,Xij表示j国服务i的出口额,表示服务i的世界出口额,表示j国服务贸易出口额,表示世界服务贸易出口额。当RCA>250时,表明该国该种服务具有极强的国际竞争力;当RCA~(125,250)时,表明该国该种服务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当RCA<80时,表明该国该服务国际竞争力较弱。

  表5显示了中韩金融服务2005-2014年RCA指数,中韩两国的RCA指数均小于80,表明不具备国际竞争力。但2005-2012年,韩国金融业服务贸易较中国有一定优势,但优势逐年减弱,从2008年开始呈下降趋势,说明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对韩国金融服务贸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相反,中国的RCA指数在近十年一直保持增长的态势,并与2012年超过韩国,说明金融服务业竞争力有所提高。虽然韩国金融服务贸易的竞争力也较弱,但与中国相比具有相当明显的比较优势。

  (三)国际市场占有率(MS)

  国际市场占有率是一国服务贸易出口在世界市场上的占有份额。表明该国该产业的出口在世界市场上所占有的比例,反映一国出口的整体竞争力或竞争力地位变化。其计算公式为:

  其中,Xij表示j国服务i的出口额,表示服务i的世界出口额。

  表6列出了中韩金融服务2005-2014年国际市场占有率情况。2005-2008年,中国金融服务国际市场占有率一直低于韩国,从2009年之后,由于中国MS指数持续增长而韩国MS指数开始下降,使得中国金融服务国际市场占有率开始超过韩国,并逐渐扩大了优势。

  三、结论

  通过对中韩金融服务的发展现状和三大指标的对比分析不难发现:中国金融服务存在贸易不平衡、国际竞争力优势较弱、国际市场占有率较低的现象。尽管我国金融服务贸易近10年来以较快的速度增长,进出口总值都有很大的提高,且净进口额近几年有所下降。但是较快的增长速度并没有缩小我国与韩国的差距,与其他发达国家或地区更是相差甚远。主要体现在我国巨大金融服务贸易逆差过大和贸易结构极其不合理,金融服务贸易净进口的本质并没有改变[3]。中韩自贸区已经建成,“一带一路”、亚洲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也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中国应抓住机遇,在提升本国金融服务实力的同时,借鉴其他国家资本和金融市场发展的经验和教训,积极主动参与到国际金融市场中,提升我国金融服务的国际竞争力,从而推进整个服务贸易结构的优化。

  注释:

  ①本章图表数据来源:根据UNCATD 统计数据整理和计算得出.

  ②本章图表数据来源:根据UNCATD 统计数据整理和计算得出.

  ③世界金融服务贸易出口总值为现有国家数据加总所得.

中韩金融业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分析

论文搜索
关键字:金融业 竞争力 竞争 金融 分析 贸易
最新金融研究论文
物流金融背景下金融机构选择策略博弈分析
从P2P网贷模式看互联网金融监管博弈
互联网金融对商业银行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
金融生态环境对企业融资约束的影响及其作用
我国商业银行金融风险管理的现状及应对途径
浅谈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浅析互联网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存在的问题及对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问题资产经营策略研究
基于企业属性的金融科技公司估值研究
金融信息管理与现代计算机技术关系研究
热门金融研究论文
人民币升值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汇率对人民币升值的影响
美国次贷危机对我国金融监管的若干启示
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几点看法
金融危机是中国的心腹大患
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问题及战略研究
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利弊分析
我国货币政策与股票市场发展的相关性分析
发展中间业务 提升综合实力
金融发展理论与我国金融体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