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电视电影论文 >> 电影《荒野猎人》重要人物形象和主题分析论文

电影《荒野猎人》重要人物形象和主题分析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3-10

电影《荒野猎人》重要人物形象和主题分析

  一、《荒野猎人》背景分析

  19世纪初,大量白人拓荒者涌入美国中西部,也就是苏族人的聚居地。白人所到之处砍伐森林,猎杀野兽,严重破坏了生态平衡,更是威胁到苏族人的生存。于是苏族人奋起反抗,双方爆发了达科他战争、红云战争和黑山战争。凭借过人箭术和熟悉当地地形的优势,苏族人也有几次大获全胜,无数白人在战争中死于非命。但因武器落后和更多白人源源不断的涌入,苏族人家园被毁,最后苏族部落被迫在罗宾逊堡与白人签订了居留地协议,此后不得四处迁徙,美洲平原的马背文化和神秘的西部处女地,也很快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荒野猎人》的故事,就是这段历史中的一段插曲。(见图1)

  二、故事情节简介

  《荒野猎人》讲述的是以白人侵入苏族领地为背景的复仇故事。主角格拉斯和他的一伙同伴入侵苏族领地,大量猎杀动物以获得皮草,遭到苏族人的袭击,死伤过半,被迫乘船撤离,为了躲避苏族人的追赶,后又弃船上岸。格拉斯在独自出行时误入狗熊领地,受到护崽心切的母熊攻击。格拉斯被母熊撕扯、摔打、咬伤,弄得伤痕累累,然而格拉斯最终顽强抵抗、杀死了母熊,后被赶来的白人首领所救。当时他们所经之地大雪封山、天寒地冻、崖壁陡峭、一行人几近陷入绝境。同伴们带着格拉斯这样一个垂危之人极大地增加了死亡风险。因此白人首领便在族人中招募能够陪护格拉斯之人,以减轻集体葬身山谷的风险,并承诺回到白人聚居地后重赏陪护之人。格拉斯的儿子霍克自愿留下,吉姆?布里杰和菲茨杰拉德也要求留下。但菲茨杰拉德留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得到赏金,为贪图省事他试图将格拉斯捂死,被霍克发现后他又残忍将后者杀死,并欺骗布里杰将格拉斯留在了荒野之中。在被菲茨杰拉德抛弃之后,身负重伤的格拉斯爬出坟墓,将火药敷在被母熊划破的喉咙处,点燃火药以粘合伤口。在极度饥饿时他生吃活鱼和动物内脏以求生存。在被里族人追杀之际,他潜入激流抱木求生。后在骑马逃生途中坠入悬崖,他的马跌落致死,他却侥幸活了下来。然而暴风雪袭来,风雪交加中他似乎难逃一死,为求生存,他刨空死马内脏,躲入其腹中取暖。暴风雪停息,他再次逃离死神。后来他在无边的暗夜中游荡,与一位波尼族人邂逅,又遇极端恶劣天气,他伤口复发、被波尼族人藏入临时搭建的窝棚而得救。后来波尼族人被敌人吊死。格拉斯风餐露宿、历经磨难,终于回到白人聚居地、为儿子复了仇。

  三、主要人物形象分析

  格拉斯是影片的主角,他勇敢、刚毅、坚强。无论是在与身体庞大的母熊搏斗之时,还是在身负重伤、又被杰茨菲拉德落井下石之际,又或是在被敌追杀、潜入刺骨冰河几欲丧生之间,格拉斯都不曾放弃生的希望,而是冲破重重磨难,最终回到白人聚居地。

  菲茨杰拉德在影片中是第一反派角色,他贪婪、自私、残忍,为了一己私利,可以不择手段。为了得到赏金,他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格拉斯。当族人走远,他便露出本来面目,杀死霍克、诱骗布里杰一起抛弃了格拉斯,在回到白人聚居区后,他竟然声称已经将格拉斯安葬,并厚颜无耻、毫无负罪感地领取了赏金。在得知格拉斯安全归来时,自知无法交代,便偷偷逃走了。当亨利陪同格拉斯在雪野中找寻他时,他又将亨利残忍杀害。最后,与格拉斯搏斗中他身负重伤,被赶来的苏族人杀死,可谓咎由自取。

  布里杰具有双重性格。他既具有正义的一面、对于伤者、弱者拥有天然的同情心,又具有懦弱的一面。他主动答应陪伴重伤的格拉斯。在菲茨杰拉德软硬兼施的诱骗之下,他几经犹豫离开了格拉斯,跟随菲茨杰拉德逃出荒野。当首领给他赏金的时候,由于心存愧疚,他没有收取赏金,但同时对菲茨杰拉德的满嘴谎言流露出厌恶、愤恨的情绪,但由于软弱的性格,他并没有拆穿前者,而是选择了隐忍。

  波尼族男人温暖、善良,与他同行的族人都被杀害之后,他与格拉斯邂逅,并为他提供食物。在风暴中,格拉斯倒下时,波尼族男人燃起篝火、烤热石头、搭建帐篷、用土方为他治疗、用熊皮将他包裹。他用尽全力与大自然的肆虐相拼,只为挽救一颗与他一样受伤的灵魂。波尼族男人的存为影片增添了一抹人性温暖的亮色。

  最后要谈到的人是白人首领亨利。 亨利权衡利弊、审时度势,具有正义、公道的一面,但不够明察。他拯救了被母熊袭击的格拉斯。当时格拉斯身负重伤,他们所经之地被积雪覆盖,悬崖陡峭难行,天气又恶劣异常,亨利担心格拉斯成为大家的负累,经过权衡决定留下几人照顾格拉斯,以便让其余人轻装突围。然而他所托非人,最终使格拉斯陷入更危险的境地。当格拉斯平安归来,他得知菲茨杰拉德的恶行后暴怒不已,决定要抓到菲茨杰拉德对其施以重罚,然而他再一次低估了菲茨杰拉德的自私和残忍,最终被后者杀死。虽然亨利的命运最终以悲剧告终,但他的存在同样使我们对人性怀有了新的希望。

  四、主题探析:生存、复仇以及对爱的呼唤

  影片的第一主题是生存,因为生存的欲望支配着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白人们侵入苏族领地是为了更好的生存,苏族人的反抗也是为了生存。当白人们带着奄奄一息的格拉斯艰难地在雪野中寻找出路时,为了避免全体死亡的命运,他们最终抛弃了格拉斯。菲茨杰拉德为了早一日走出深山,竟然决定杀死格拉斯,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把死的命运留给别人。为了生存他可以不择手段。多次身陷绝境的格拉斯对于生的渴望更是震撼人心。在电影的开头,闪现格拉斯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画面,同时传来一个女人的旁白:“As long as you can still grab a breath, you fight, keep breathing.”那是他妻子的声音,每次格拉斯接近死亡时那声音都会响起,呼唤着他,叮嘱他要努力活着。而格拉斯也正是这样做的。为了生存下来,他拼尽了全力、用尽了智慧。格拉斯对于生的渴望如此强烈,似乎在告诉人们,生存才是大自然第一法则。那个波尼族男人,为了生存不得不独自一人去寻找族人,一个人在荒野中游荡,身陷野狼的包围。苏族人也不例外,在他们短暂的历史中一直都在为了生存而迁徙,为了生存而战斗。   影片的第二大主题是复仇。驱使格拉斯逃离荒野的,除了生存的欲望之外,还有复仇的决心。格拉斯从坟墓中爬出,找到儿子的尸体,躺在儿子身边,脸上写满哀伤,正是复仇的决心,才令他战胜这哀伤而继续前行。与波尼族人同行时,在无数寒冷的黑夜里,他们升起的微弱火苗,是他们复仇的希望,永不磨灭,甚至超越了对生的渴望。尤其是在格拉斯不顾安危,拒绝亨利要他修养的建议,决心亲自找到菲茨杰拉德,为儿子复仇的举动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原始部落酋长由于失去了女儿,眼神里写满仇恨与愤怒。最后酋长的人马与格拉斯正面相遇,格拉斯将遍体鳞伤的菲茨杰拉德推向他们,他们便杀死了与格拉斯共同的仇敌,这同样是为了他的女儿复仇。

  影片的第三大主题是对爱的呼唤。由于充满了杀戮的场面,影片整个基调是灰暗、残酷的,因此爱在其中是非常稀缺的元素。然而格拉斯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非常强烈,这种爱有夫妻之爱、也有父子间亲情之爱。数次在生命即将游离而去时,他梦到与妻子深情对视、梦到妻子飘浮在空中,风中传来妻子的话语,“只要你尚有一丝呼吸,你就不能放弃,要战斗下去。”可见无论面临何种苦难,他与妻子间美好的感情对他都是一种安慰与支撑。正因如此,他才历经磨难却没有倒下。可是当他完成复仇的那一刻,死去妻子的幻象渐渐在他眼前消失,爱子已逝去,正如菲茨杰拉德所说,无论如何他的儿子都永远回不来了,所以身受重伤的格拉斯颓然倒地死去。生命力如此强大的一个人,为何在一切磨难看似都将离他远去的时刻死去?他的死也许不仅是身受重伤而死,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时的他在人世间已经没有了爱的寄托,已经生无可恋。因此,对于爱的呼唤成为影片的第三大主题。

  五、结语

  总之,影片《荒野猎人》以19世纪初大量白人涌入北美拓荒为背景,讲述了其间发生的一个复仇故事。拓荒猎人的到来让原住民流离失所,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抹杀了人们对自然的崇敬、摧毁了这里古老的文化。影片中所充斥的各种杀戮画面、水牛的累累白骨、土著人的尸体,以及复仇者双方间为了生存而发生的泣血故事,都让人无法轻松,引发着我们重新思考文明的实质。

电影《荒野猎人》重要人物形象和主题分析

论文搜索
关键字:荒野 猎人 形象 重要 人物 分析
最新电视电影论文
论诗词意象构建在电影创作中的运用
浅析贾樟柯导演电影的创作观念演变
当代中国电影制度与电影发展的双重变奏
从画幅形式看电影《妈咪》的猎奇化表达
电影符号学理论下对《记忆大师》的解读
从目的论看华语电影字幕的英译
基于李玉电影分析手持摄影的使用
从电影《情书》中的“镜像”谈自恋与他恋
电影《体育皇后》里“新女性”身体的规训与
电影叙事质料和形式与观众视点的选择
热门电视电影论文
中国民族电影业现状鸟瞰
全球化、好莱坞与民族电影
论21世纪电视传媒的责任与品格
电影剧作模式论
后现代语境与当前中国电影文化
视觉文化研究
国际化语境中的中国大陆电影(上)
类型人物论
面向21世纪:国内电影美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生命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