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公共管理论文 >> 公共政策论文 >>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政策发展概况论文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政策发展概况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4-26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政策发展概况

  中图分类号:G25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5)08-0068-03

  作者简介:宋振佳(1980―),中国国家图书馆馆员。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图书馆之一,其前身为萨尔蒂科夫-谢德林国立公共图书馆,在苏联解体后的1992年更名为俄罗斯国家图书馆。作为俄罗斯两个国家图书馆之一,俄罗斯国家图书馆负责保存全部俄罗斯的出版物、手稿和其他文献,以保障公民自由、免费获得并使用信息的权利。通过接受呈缴本、接受国内外捐赠以及购买等方式,俄罗斯国家图书馆馆藏日益丰富,并逐渐成为俄罗斯图书馆学、目录学以及图书学研究领域的中心。从建馆之初到现在,图书馆一直致力于为俄罗斯文化、科学和社会教育服务,并最终成为北方首都圣彼得堡文化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是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开馆200周年,其藏书量已经达到了3,700多万册,其中外文图书占很大的比重,这得益于从建馆之初就开始萌芽并逐渐发展的外文文献采选政策。

  1 外文文献采选政策的自发时期

  1795年5月,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批准了兴建皇家公共图书馆馆舍的建议,这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一座图书馆专门建筑,位于首都的正中心。当时建立俄罗斯第一个图书馆的意向是要“对所有人开放”,这来源于以下思想:“要符合科学的需求”“要领会西欧的文明”[1] 。这可以说是有关外文文献馆藏建设方针的第一个论述。国家图书馆的建立始于外文文献馆藏的创立,1795年瓜分波兰时抢到的扎卢斯基兄弟藏书约25万册西欧各语种图书和女皇购买的法国启蒙运动代表人物伏尔泰的7,000册私人藏书,成为当时皇家公共图书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前身)外文文献馆藏的基础。建馆之初,外文文献的采选并未得到重视,图书馆更重视俄罗斯本国图书的采全率。外文文献的购买经费时断时续且严重不足,因为当时购买外文文献的经费大多拨给了科学院图书馆。即便如此,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的战略方针越来越明确,即主要采选图书馆所缺少的、有益的、最新及稀有的外文出版物。

  第一任馆长奥列宁(А. Н. Оленин,在任时间1814-1843)时期,图书馆开始系统收藏国外有关俄罗斯的著作。当时,这项工作是从收集有关1812年卫国战争的图书开始的。遗憾的是,奥列宁的战略方针并没有完全实现。19世纪40年代,外文图书的入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这是因为沙皇尼古拉一世认为外文出版物是向俄罗斯渗透“谋反”思想的渠道之一,因而限制外文出版物的购买和引进。到1849年初,进入俄罗斯的外文出版物缩减了40%[2]。19世纪50年代,国家图书馆馆员索博利希科夫(В. В. Собольщиков)认为,图书馆应该首要补充以下门类的外文图书:医学、物理学、化学、数学、法律、军事艺术等,因为此类图书读者需求最大,且对于推动俄罗斯的科学、工业和贸易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到了1852年前后,图书馆已经形成了基本的外文图书采选方针:“最好、最重要、读者最需要的”[3]。

  外文文献采选战略真正的飞跃发生在杰利亚诺夫(И. М. Делянов)任馆长期间(1861-1882)。他向政府提出请求,希望在宫廷的外交使团能向图书馆无偿提供本国的政府出版物和议会资料。1863年,杰利亚诺夫向全世界200多家科研机构和团体提出倡议,希望建立图书交换关系,并提议俄罗斯的著名学者按不同的知识门类参与到图书馆外文文献的挑选工作中。由此,他发展了按知识门类选择外文文献的方法。根据1863年的统计,图书馆拨款总额的73%用于购买社会科学出版物,只有22%用于购买物理学、化学、地质学、医学数学等科技类出版物[4]。由此可见,当时的外文文献采访以社会科学文献为主。但是,按知识门类选择外文文献的方法,在实践中也出现了偏差,这直接导致了图书馆书库空间的紧张。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并不完全是选书人员造成的,具体的选书工作馆长有时也参与其中,这主要是由外部原因所引起的。废除农奴制的19世纪下半叶,是一个出版业大发展的时代。社会的信息需求不仅取得了增长,而且出现了新的特点:新的知识门类出现并取得迅速发展,如:亚述学、天体物理学、微生物学等。出版物的印刷质量大幅提高,其价格也水涨船高,虽然图书馆用于购买外文图书的经费有所增加,但仍显不足。

  2 外文文献采选政策的自觉时期

  十月革命胜利后,1921年人民委员会颁布了“关于国外文献的获取和分配规章”的法令,这是外文文献采选战略形成最重要的里程碑。不久之后,人民委员会领袖列宁强调,在莫斯科、彼得格勒和其他大城市的各专业图书馆中,需入藏一册国外最新的技术和科学(物理学、化学、电工技术、医学、统计学、经济学等)类杂志和图书。人民委员会“法令”通过之后一个月,图书馆召开会议讨论进入彼得格勒外文出版物的分配问题。最终决定,社会科学和自然历史学科类图书的第一册由公共图书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前身)收藏,技术类图书由科学技术协会彼得格勒分会收藏,医学类图书由军事医学科学院收藏,农业类图书由农业学术委员会图书馆收藏。这些举措,对于缓解当时外文文献数量减少的窘境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在俄罗斯新时期历史的各个时期,发布了不少全国性法令,用于保证图书馆的活动。这包括协调各方力量组织图书馆服务,协调采选条例的制定等。毫无疑问,来自上层的命令,是图书馆馆藏建设非常重要的因素,特别是对于外文文献。比如格涅季奇(Н. И. Гнедич)对《伊利亚特》的翻译,在当时的国家文化史上是一件大事。为此,国家图书馆采选了古希腊史诗的各语种译本。再如,专业馆藏“俄罗斯学”的建立也是通过“最高任务”而实现的。但毫无疑问,选书人员的才能、视野和创造性思维在外文文献采选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20世纪20年代末期,图书馆馆藏采选理论,在著名图书馆员的引领下取得了深远的发展。特别是巴恩克(В. Э. Банк)和雅科夫金(И. И. Яковкин),他们推动了科学图书馆专业化、协作化采选的理论。1928年开始实施的国家图书馆五年发展计划,特别强调了要加强外文文献采选的专业化,即对重点学科文献的采选,包括社会经济科学、医学、语言学和文学等。战后时期,外文馆藏增速加快。这首先得益于从1955年起,图书馆取得了自主进行国际图书交换的权力。   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期,图书馆馆藏采选的理论和方法均取得了突破。世界图书产品的总量在此期间急剧增长,以至于通过技术手段进行集中变得不可能,而这些技术手段对于文献的选择决策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熟知各知识门类、懂得组织工作的图书馆员和专家的作用大增。与此同时,关于协作采选的本质和方向,科学院图书馆外文图书采选组专家叶戈罗夫(П. И. Егоров)提出了效率理论,他认为要协作采选善本书和利用率低的出版物[5]。1956年,国立公共图书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前身)外文采选组专家卡塔拉里尼科娃(З. И. Каталальникова)阐述了外文文献采选的一个简短原则:对于在科学、历史文化和艺术上有客观价值的出版物,要尽量采全[6]。1960年,格里戈里耶夫(Ю. В. Григорьев)提出了“采全”相对性的问题。他认为,相对馆藏采选的“完全采全”,“相对采全”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对于每一个具体的图书馆而言,要最大限度地采全各学科最好、最重要的出版物,但采全的程度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科领域的不同。

  3 外文文献采选政策的标准化时期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制定一个书面的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条例的工作开始加快。1967年,国家图书馆文献采选条例首次发布,关于外文文献的采选有专门的章节进行阐述。条例的编者引入了“采选级别”的概念,并使用了两个采选的等级:采选和严格采选。严格采选是指只采选以下特征的主要出版物:参考书,国际会议、代表大会和研讨会会议资料等。采选是指除上述所列出版物之外,还应该采选在现时迫切问题上能够提供新资料的最新科学文献,也包括科普杂志,以及现代国外文学各文学流派较著名的文学作品、著名的音乐作品和印刷型线条画作品等[7]。直到20世纪90年代,图书馆馆藏采选战略才有了显著变化:将党性原则从采选方针中删除。最后一次关于党性原则在外文文献采选中作为方法论基础的必要性论述,出现在1986年的条例中。20世纪90年代由于财政吃紧,国家图书馆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通过国际馆际互借和图书交换来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上。与此同时,数字化文献和网络电子文献开始兴起,在这种新的环境下,图书馆采选的中心问题转变为根据内容选择出版物。俄罗斯国家图书馆的地位也发生了实质的变化,图书馆协作水平由区域级(西北经济地理区)提升为全国级。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出现了两个国家级图书馆: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和俄罗斯国家图书馆。稍晚,建立了一个专门机构用于协调两个图书馆的活动。1996年,俄联邦文化部批准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伙伴关系和合作的协议”,这份文件包括以下两点:统一图书馆本国和外文文献采选条例;协作采选俄罗斯学出版物[8]。2002年,在对1986年采选条例修订的基础上,新版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出版物和其他文献采选条例发布。条例指出: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外文出版物的采选,要考虑到图书馆作为国家总书库的地位,并以采选原则、连续性原则以及同其他图书馆的协调性原则为基础。外文出版物的采选要考虑到其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通常采选一册。读者需求量大的参考类出版物可采选两册或多册。1917年(含)前出版俄罗斯学出版物应尽量采全,1917年之后的则选择采选。国外俄语出版物(以俄文、白俄罗斯文和乌克兰文写成的外文文献)应尽量采全。采选的内容应涉及以下主要知识门类和主题的外文出版物:技术、物理数学和化学科学(实用性角度),医学、医学生物学,社会科学,语文科学,艺术、建筑学,图书馆学、目录学、图书学和文学等。采选的对象包括图书和小册子、杂志、连续性出版物、报纸、非书资料、乐谱、地图、非正式出版物、视听资料等。采选的语种包括所有外语语种,但主要以西欧、斯拉夫和斯堪的纳维亚各语言为主。采选途径主要有国际交换、通过国内外图书公司和机构购买、接受本国和国外国家及社会组织以及个人的赠送等[9]。

  4 结语

  随着数字时代的来临,通过自动化及通信技术,图书馆读者可以方便、快捷、有效地访问各种文献而不受其地理位置的制约。由此,各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的规模日渐减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如今的数字环境,促使每一个国家图书馆都在保持“拥有”和“存取”二者之间平衡。在外文文献采选方面,毫无疑问,应当以存取为主(在线方式)[10]。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文献采选退居到了次要位置,而是在新的环境下,外文文献的采选过程发生了变化。这就意味着外文文献的采选原则,除了要满足读者的需要外,还要从经济方面进行综合考虑。除此之外,对采选文献的利用率进行分析,也是文献采选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采选部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建立一个系统,以便对采选到馆的外文文献的使用率进行持续的监控”[11]。这些都给我国国家图书馆外文信息资源建设提供了很好的案例和有益的借鉴。

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采选政策发展概况

论文搜索
关键字:俄罗斯国家图书馆 外文 俄罗斯 文献 概况 图书馆
最新公共政策论文
韩国的人口老龄化与社会养老政策
互联网背景下公共政策传播创新研究
基于市场行为外部性的政策调控功能分析
浅析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知识分子政策
浅析淄博市农村土地流转的政策和方法
横滨创意城市政策变化研究
海南新政背景下推进产教融合的政策研究
浅析艾森豪威尔时期美国社会舆论与对华政策
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实施效果与改革取向
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的规模、政策与机制
热门公共政策论文
论公共危机中的政府形象建设
论区域公共管理的制度创新
公共管理职业活动的伦理基础
现阶段中国城市社区管理组织路径的选择与思
公共管理学科发展的背景和特征
浅谈教育产业化
试析加入WTO对我国公共政策执行的影响
国有资产流失的现状及对策
我国公共政策执行偏误及其矫正探析
公共行政的民主和责任取向析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