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心理学论文 >> 《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之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论文

《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之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3-25

《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之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

  青心才人编次的小说《金云翘传》流行于明末清初。在《金云翘传》出现之前,王翠翘的故事就有多种笔记、话本出现,据董文成考证,《金云翘传》初刻应于明崇祯年间,其在国内现存的十三种传本中,有清顺治年间刊印的繁本山水邻刊本、康熙年间刊印的简本山水邻刊本,康熙年间刊印的啸花轩刊本、道光年间刊印的解颐堂刊本和谈惜轩刊本。①从各种笔记到各种刊本,我们不难想象,《金云翘传》在当时还是极为流行和繁盛的。此外,从现今日本的内阁文库、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东北大学狩野文库、京都大学等地和美国哈佛大学所收藏的《金云翘传》的各种刊本来看,《金云翘传》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外也是流传甚广。②

  从90年代至今,学界兴起了对于《金云翘传》故事的源流、主题、人物形象及叙事模式的研究。董文成先生在《清代文学论稿》中对于《金云翘传》的人物原型、王翠翘悲剧形象的塑造、小说故事的演变等问题进行探讨。此外,杨晓莲在1993年《<金云翘传>的传承及主题思想》③中,论述了作品在主题思想与题材上与明代徐学谟所撰《王翘儿传》的传承与变异关系。2007年,邱江宁《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与人物塑造的双重突破》④中,认为《金云翘传》在文本的不断扩展与复杂化过程中,同时也实现了人物塑造的复杂化,两者紧密结合,相得益彰,文章还从小说叙事模式角度分析了《金云翘传》创作取得成功的原因。本文着重从文本入手,通过对文本的分析对作品叙事模式中的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进行较为全面和系统的说明与阐述。

  一、情节推动中的人物心理叙事

  《金云翘传》中有的心理叙事,构成推动情节的因素,由情节引出人物的心理活动,又继而推动情节发展。

  如《金云翘传》第七回,情节叙述王翠翘卖身赎父,买主自称临清客人马监生买妾。翠翘被接到马监生住处成亲,发现马监生随从行迹言语可疑,预见到上当受骗,于是想到“不如一死,免受污辱。”可是转而又想到:“我方才出门,就去寻死,到官也要连累我父亲。他费了四五而银子讨个人,不曾成亲就死了,怎肯甘心。罢罢,拼得一死放在胸中,且随他到家。如不妥贴,死在他那里,也就不连累我爹妈了。”随着此种心理,情节进一步发展。后来到了临淄妓院,欲用剃刀割喉自杀,被救活后,鸨儿秀妈假意赔罪安慰,把责任都推在乌龟马监生身上,求翠翘不要寻死,“也是你心情愿卖身救父,实在得我四百五十两银子,盘缠不要说走。你不要为娼罢了,何苦又害我吃人命官司。儿,你是个女中丈夫,妇人中豪杰,度人度己,我这样人家是趁得起折不起的。”一再乞求翠翘放弃自杀念头,并骗她说等养好伤,给其寻个正经人家出嫁,当亲女儿来往。翠翘又被感动而放弃了自杀念头,心中暗想道:“他也说得有理,他实在费这一主银子讨我,我一家实得了他那几百银子的惠,一些不曾补报他。若是死了,又拖累吃官司。”这些矛盾的心理,表明她既想为贞洁以死反抗,又善良单纯为他人着想,最终翠翘勉强屈从了命运的安排,这里情节就是人物心理活动的直接延伸。

  上引《金云翘传》第十五回,同时描写三个人不同的心理活动和微妙关系一段文字,作者一支笔同时写三个人的心理活动,这三人的心理活动,互相交锋,构成了一段激烈的心理战的情节。

  总之,将心理叙事组合成情节发展的一部分是这部小说的一个重要特点。

  二、语境中的人物心理叙事

  文本中的语境是指上下文,小说中的某些心理叙事,实际上融入了人物此前的性格经历,成为人物特定时段、性格心理的浓缩。如第十九回中,关于王翠翘在出卖徐海前有这样的一段心理描写:

  话说王夫人低头暗想:“朝廷为尊,生灵为重,报私恩为小,负一人为轻,且为贼不顺,从逆当诛。” ⑤

  这段文字虽然简短,但却是对于王翠翘曲折经历所形成的复杂性格的浓缩。这里充分展示出,王翠翘在出卖徐海之前心里的矛盾,而这些矛盾心理都是她复杂的经历所形成的丰富性格的集中体现:一方面,做闺阁小姐时所受到的正统的、正面的教育使她很自然地以朝廷为尊,以生灵为重,认为为朝廷办事是理所当然的事;另一方面,徐海的知遇之恩,以及徐海替她快意恩仇,使她过上尊严的生活,这又使她反复衡量背叛徐海与报效朝廷两者之间的轻重;再者是,经历过重重磨难之后,此时的翠翘早已不是闺中那个娇羞怯怯、对人有着丰富同情心的千金小姐。两度为妓,假手杀仇人的经历,使她性格中早已有狠刻坚忍的一面。此时,她盘算着要出卖徐海,虽然有为朝廷和生灵着想的因素,但同时也有她担心日后徐海事败,自己被连诛的因素。由此种种,我们都可以从这段王翠翘的心理活动的描写中,感受到她是一个性格丰富复杂的立体人物。

  三、诗词与人物心理叙事

  《金云翘传》中所引诗、词、曲、文、对联等,共有173条,已经完全抛弃了“情诗艳赋”传统,所有的诗词曲均配合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悲剧主题的表达,成为全书有机组成部分。与《红楼梦》相比,《金云翘传》只多了回前的词。但回前词同正文叙事也是紧密配合的。尤为成功的是青心才人非常注重借助96首诗词曲和5篇文赋来展示主人公王翠翘的内心情感,再配合一定抒情性的描写、叙述,使全书呈现出一种优美的抒情风格。《金云翘传》中的诗词绝大多数是情调悲凄的抒情诗,充满悲剧性的情绪和气氛。如《断肠吟》十首用以概述主人公一生的磨难:

  惜多才

  惜多才,鸳笺不忍裁。合欢年年为人谱,自身只把相思捱。相思捱,惜多才。

  怜薄命

  怜薄命,夜夜成孤另。金屋常闻贮阿娇,偏咱一面难侥幸。难侥幸,怜薄命。

  悲岐路

  悲岐路,羊肠苦难度。路艰未若奴心艰,一折差时千折误。千折误,悲岐路。   忆故人

  忆故人,眼见白头新。何曾昔宿云霄上,认得平生车笠真。车笠真,忆故人。

  念奴娇

  念奴娇,对镜顿魂消。我见犹然频叹息,怎教红粉不相嘲。不相嘲,念奴娇。

  哀青春

  哀青春,娇花似美人。正是上林春色好,愿祈风雨润花神。哀青春,哀青春。

  嗟蹇遇

  嗟蹇遇,好梦都醒去。非是逢人便乞怜,只因不识朱门路。朱门路,嗟蹇遇。

  苦零落

  苦零落,一身无处着,落花辞树自东西,孤燕朱巢绕帘?。绕帘?,苦零落。

  梦故园

  梦故园,归魂谁肯援。松菊旧庐都不识,白云芳草默无言。默无言,梦故园。

  哭相思

  哭相思,哽咽已多时。心痛有声吞不住,情深颁吐忽伤悲。忽伤悲,哭相思。

  在这一点上,为《红楼梦》中诗词的运用,可以说是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

  四、内心独白式的人物心理叙事

  内心独白是心理描写最常用、最直接的手段,它的长处是可以比较明确、具体地表现人物复杂的内心冲突。另人熟知的很多外国名著中,那些大段静止的心理独白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在我们国内小说中运用这类方法的著作在明清以前,其实并不多,但明末之后,这种手法在文学创作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运用。

  运用人物内心独白来表现人物心理活动,可以说是《金云翘传》中最为主要的一个表现人物内心活动的手法,下面我们就具体段落来了解一下:

  话说翠翘因许了嫁束生,睡不着,展转思维道:“此事未见其可,我被他缠住了,一时失口应了他。他上有大,下有小,中有妻子。妻子又是侯门小姐,好不大的势耀。我嫁与他,何异以羊喂虎,以燕啖龙,断无好意。不若我回复了他,从容等一等,无拘无束,敢作敢为豪杰,嫁了他,也有个出头日子。这样软弱书生,怎做得事业来。”欲叫醒束生,说明此意,转念道:“我不合已允了他。如今替他恁般说,他不道我替他商量,只道我又有甚别样肚肠。况他一心一意,说定了要娶我,怎肯一两句闲言,便收拾了千般妄想。王翠翘,王翠翘,这样从良只怕不是你结局收场处哩。”郁郁不乐,勉强成眠。

  这一段内心独白,深刻细微地表现出了主人公王翠翘矛盾内心感受,她非常了解束生的性格,因此在束生说要娶她为妻时,她不是单纯的欢喜,而是担忧未来自己的外境。此时的王翠翘已是经历过多重磨难的了,不同于之前闺秀小姐的单纯,而是谙于世故,有强烈的忧患意识了,她已经了解到这个社会与她不容的一面,这一内心矛盾的过程也已表明她对这个社会已有一定的认识,她的矛盾是认识与无奈的斗争。

  此外,束生回到家中,与妻宦氏相见后有一段内心独白,表现得也很是细腻:

  正是新娶不如远归,其恩爱自不消说。束生起初还怕他晓得,打点些诰言回复。若问起此事,便直头说个明白。那晓得宦小姐一言不犯,束生不好题破。忖道:“他既不晓得,正好瞒他。我若说明,倒是剔牙齿惹风了。”又想道:“翠翘叫我到家即便讲明,此言亦是。迟一日便不好说了,待我替他讲个明白。”又想道:“今日我初回,正是欢天喜地,忽然说起这桩事,他若贤惠,体谅到丈夫方回家,不与我理论便好。万一一个鬼头风发,变了脸,闹将起来,成何体面。今日且睡了,明日打听手下人,内中若有些知觉,再讲未迟。若是竟不晓得,且瞒着又作计较。”含忍胸中,究竟不言。

  在家中过了两日,收拾礼物,到丈人家去探望。丈人往京中去了,丈母接着,欢天喜地。待了一席酒,讲了些家常话,并没有一言干犯娶妾之事。束生拜别回家,暗忖道:“此事真做得机密,两家竟若不闻。只是一件,我妻子信得我太真了,拿定我不娶妾。又道我娶妾必不瞒他,所以人言纷纷,他独信而不疑。但自今以往,疑端再令他开不得了。疑端一开,则无所不疑。把从前笃信我的念头都化做一三其说了。”自后,凡事倒去取信于宦小姐,小姐亦待之以诚心,二人极其恩爱。⑥

  此二段均是束生的内心独白,使束生软弱,唯喏的心理淋漓尽现,他幻想着平静背后一定是相安无事,却不曾意识到宦氏的计谋深远。他万万没能想到,自己的妻子是如此的善于谋略,阴险毒辣的。这一切应验了翠翘之前的担忧。

  后在束生家中,翠翘与束生相见不能相认,有一段翠翘的内心独白:

  翠翘暗道:“宦小姐,宦小姐,你恁般笑耍我两个,好狠心也,好妒毒也,好[刻薄]也。别人之妒,不过打骂相争,[吵]闹使气,名分犹然是妾,也好上前分解是两句,丈夫也好卫护得半声,旁人也好方便得一言。你用了这样的毒计,借了娘家名色,将我劈空?来,打入使女班中;夫妇相随,明明认得,不敢斯认,实实有情,不能传情。他明知我二人情热如火,却以冷眼待之,绝不认真,一味嘻笑怒骂,也不管活活的逼死他的夫君。正是:黑蟒口中线,黄蜂尾上针,两般犹未毒,最毒妇人心。宦小姐好恨也,宦小姐好狠也。我翠翘生不能报你之荼毒,死当为厉鬼以啖尔魂。”

  看到束生,翠翘才醒悟,原来这是宦氏的计谋,设计将她?来并在府中用做使女,最终使她与束生相见不能相认,生不如死。这一段内心独白的描写,既写出了翠翘的内心活动,对整个事件的原委分析,及对宦小姐毒妇的恨,又侧面表现出了宦氏的仗势欺人、计远谋长和心狠手辣。

  五、运用对话表现人物心理

  除运用内心独白来表现人物心理活动外,作品中出现较多的便是运用对话表现人物心理。

  金生见翠翘星眼朦胧,红蕖映脸,如烟笼芍药,雨润桃花,情思不禁。因偎抱于怀道:“慈悲方寸,独不将一滴菩提以救原苦海,也何忍也。”翠翘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消自解自脱,何须问道于盲。”金生熟视翠翘不语,翠翘已悟道:“郎君又着魔了,妾非土木,岂故做此矫情之事。但义有不可,时有未及,今日之守,实为君耳。苟涉淫荡,君何取重于妾。”金生道:“古之烈女,亦有行之者,何独不可?”翠翘道:“始知妾之不可,乃所以全其可者大矣!女人之守身如瓶,瓶一破而不能复全。女一玷安得复洁?他日全卺之夕,将何为质乎!彼时悔而疑,疑而不至渝盟者,未之有也。君念及此,即使妾起不肖之念,君方将手刃之,以绝淫端,乃先以淫诲妻子耶!”言方义正,说得金生冰冷,因起谢道:“卿言是也,吾不及多矣。”   通过对话我们不难看出,翠翘在内心对于贞洁,礼义的重视,正如作品序言中所述:“翠翘一女子,始也,见金夫不有躬情,可谓荡矣。乃不贪一昔之欢,而谆谆为终身偕老计,刚是荡而能持,变不失正,其以淫为贞者乎?亦已奇矣。”按照现在的理解,翠翘既有个性解放思潮下的勇敢主动,又有伦理意识强化时期的以道德为已任的责任感。

  又如卖身救父一回中,翠翘与几人的对话:

  那应捕道:“姑娘你要救令尊令弟,乘早设法,迟则我们要带到官了。”翠翘道:“公差上司,待我办些早饭,请列位吃了。家父舍弟,老爹带上,我这里央媒婆设法便是了。”应捕道:“姑娘说得有理,却是要上紧的。”翠翘叫娘收拾酒饭,请公差吃。又拿些与父亲兄弟吃。二人吃不下,翠翘道:“事已至此,只好死中求活,法内求宽,恼也无用。爹爹同兄弟暂到公差家住一两日,女孩儿即央媒人卖身来救你。”王员外道:“这事怎么使得,则索听天罢了。”翠翘道:“此事到官,决无生理。父、弟死则宗枝绝,而母氏无依,我姐妹亦必流落。何如舍我一身,你父弟以全宗嗣,全宗嗣以全母妹。所舍者一身,所全者重大。家贫见孝子,为子死孝,正此时也。?可救父,死且不惜,矧未至于死者乎!我志已决,爹爹勿以我为虑也。且女生外向,原非家中物。愧女不能为缇萦上书救亲,独不能为李寄卖身庇父乎!”

  当父亲被诬,身陷囹圄,危在旦夕之时,翠翘毅然捐弃了与金生的爱情盟誓,卖身救父,保全全家,这一段的对话描写,深切反映出了翠翘决意卖身救父的内心活动,一个以孝为先,敢作敢为,勇于自我牺牲的女子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用对话表现人物心理在小说中是大量的,构成了其心理叙事的又一特点。

《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之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

论文搜索
关键字:叙事 金云 多种 模式 方式 心理
最新心理学论文
大学生宿舍文化的心理健康教育功能
《金云翘传》叙事模式之多种方式的心理叙事
中学生体育教学中心理障碍的解析与对策
大学生心理资本的调查研究
浅析德育教育与心理教育的关系
郁达夫的情爱心理及双重人格探析
浅论大学生心理危机及干预措施
积极心理学及其应用的理论研究
浅谈体育锻炼对老年人心理健康的影响
乔峰悲剧的心理根源
热门心理学论文
大学生心理健康论文
论大学生心理素质结构
中学生心理问题的家庭原因分析
浅析当代大学毕业生的择业心理及其调适办法
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研究
大学生择业受挫与应对
单亲家庭子女的心理障碍分析与对策
论大学生心理健康预警机制
心理学的发展与应用
青年心理健康的性别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