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论文 >> 微观台湾现代派小说论文

微观台湾现代派小说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3-29

微观台湾现代派小说

  台港文学就好比一片广袤无垠的汪洋,波澜壮阔,丰富而博大。我所谓的研究不过是管中窥豹,窥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虽然我没有鞭辟入里的思想和立意,全无论文之严谨,见解也非常之微薄,但感受和体悟却是最真实的。

  一、什么是现代派小说:“3+3+5”

  在这里,通过“3+3+5”模式,我提取了三个概念,简要概括一下现代派小说的面貌和精神。

  1、“3”=3个社会背景:上世纪60年代,现代派思潮在台湾风行一时,有这样三个社会背景.

  政治方面,随着国民党“反攻大陆”的主张逐渐瓦解,当时的台湾社会普遍泛滥着、传染着一种迷茫困惑、不知所措的思想情绪;

  经济方面,当时的台湾依靠美援,经济很快复兴并起飞,物质上的丰富和精神上的匮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社会上便产生了精神空虚、苦闷、失落、孤独的“现代病”。

  在文化上,西方文化文学思潮鱼贯而入,崇洋思想应运而生,西方现代主义的艺术精神也因此深深地感染了60年代的台湾作家。

  2、“3”=3种社会人群:那么,现代派小说又把镜头对准了怎样的人呢?他们要用笔表现什么样的思想内容呢?

  (1)悲歌的浪子。一定程度上讲,现代派小说就是大陆去台人员的生活情感的写照,从国民党高级将领到曾经掌握着国家权力和民族命运的政治家,再到上流社会的遗老遗少,再有文艺界教育界的文化名人,和升斗小民、市井之徒,都是现代派小说所专注的。

  (2)哀鸣的放逐者。当时的台湾青年,感染了父辈的乡愁乡情,局促于孤岛的天狭地窄,在台湾难以生根,大陆也回不去,于是,他们漂洋过海,流浪美国,妄图寻求心灵的慰藉,但是却又深陷于中西方文化冲突的夹缝之中,于是他们就被称作“无根的一代”、“自我放逐者”或是“流浪的中国人”。

  (3)畸形社会的变态者。经济的畸形发展导致人的道德构架、传统价值观念的崩溃,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于是,深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的台湾现代派作家就开始了对人们内宇宙的探索,希望挖掘“现代人”的灵魂,便塑造了一个个畸形社会的变态者。

  3、“5”=5位代表作家: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其创作特色。

  (1)白先勇被誉为“现代派中的传统守望者”。他的作品很大一个特点就是中西合璧。那么,“中”体现在何处呢?白先勇钟情于中国传统文化,因此,他的作品总是充满着一种人世沧桑的悲凉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以及浓浓的文化乡愁。刚才提到,白先勇那一代的作家多有赴美国留学的经历,深受西方现代艺术精神的感染,因此他的作品明显的西化的痕迹。这里是短篇《小阳春》的开头:“当――当――校园里的大古钟开始敲响了。樊教授一面走着,抬起了头,向天上望去。”这俨然就是一个电影镜头。回想一下外国的作家,契诃夫,《一个小公务员之死》:“在一个挺好的傍晚,有一个也挺好的庶务官,名叫伊凡?德米特利奇?切尔维亚科夫,坐在戏院正厅第二排,举起望远镜,看《哥纳维勒的钟》:“他一面看戏,一面感到心旷神怡。可是忽然间……”,从小处,从个体,从一个镜头切入。而再对比一下,《三国演义》的开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开篇叙事场面就很宏大,从天下大势说起,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叙事手法。

  (2)欧阳子则被称为“专门揭露人性丑恶的心理外科医生”。欧阳子对于人心的剖析,正有一种外科医生的勇气和胆识,她的笔像x光,照得人心中的七情六欲无法隐遁。她这种理性的、分析的、不姑息、不留情的风格,正是她小说的长处,她的小说有一种不带感伤气质的强韧性。”

  二、白先勇微映像

  白先勇的作品大多是中短篇小说,这些作品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1)第一阶段。这一阶段的作品中最脍炙人口的当属《玉卿嫂》,被多次改编电影越剧电视剧。玉卿嫂爱着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庆生,庆生却爱上了戏子金燕飞,而书中的年仅十岁的“我”--容哥却对庆生有着暧昧不明的同性感情。说得直白一点,《玉卿嫂》讲述就是一个姐弟恋加同性恋加四角恋的复杂恋情故事。白先勇在这一阶段的作品,基本上是描写情感世界的。那时的白先勇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年轻人总是更多地与情感的话题相联系。不过,白先勇这时候的小说笔下的情感总是残缺的,无论同性异性,爱的结果无不以悲剧收场。有评论说:“他是在以残缺的爱为视域,解释人类的生存困境在情感领域的表现。”

  (2)第二阶段。这一阶段的时候,白先勇已经来到了美国。这些创作中,我们不得不提的就是《谪仙记》。“谪仙”顾名思义,本应是天上的神仙,却被贬下凡尘。《谪仙记》讲述了李彤、黄慧芬、张嘉行、雷芷苓四个女人在风华正茂的时候,到美国留学,并在那里恋爱结婚的故事。出场的时候,四人都年轻貌美才华出众,尤其是李彤,“总是那么佻挞,那么不驯,好像永远不肯睡倒下去似的。”然而,被美国人称作“中国公主”的她们却无法摆脱生活中的空虚和庸俗,无法避免爱情的失败与幻灭。她们就好像被贬谪到凡间的仙人,无法回到天堂,无法找回自我。她们的美丽与心气,最终被生活磨灭殆尽了。

  白先勇第二阶段的作品多表现这样的中西文化的冲突和当时海外中国人的悲剧人生。

  (3)第三阶段。《永远的尹雪艳》是白先勇的代表作之一。尹雪艳,本是上海百乐门一个如花似玉的当红舞女,“能够迷惑所有接触过的男人”,是十里洋场新贵们的追逐目标。而来到台湾,尹雪艳的公馆很快成为上流社会“旧雨新知”的寻欢乐土和怀旧场所。“好象尹雪艳便是上海百乐门时代永恒的象征,京沪繁华的佐证一般”。那些失去官衔的遗老遗少,十几年前作废了的头衔,经过尹雪艳娇声软语称呼起来,心理上恢复了许多优越感。在尹公馆,患着风湿症和烂眼圈的吴经理,落魄之中仍不忘重温昔日的黄金梦;沉湎于牌桌的贵妇人,以激烈的厮杀填充精神的空虚和崩溃。但尹雪艳没给他们带来任何改变和希望,她妖冶迷人,也冷艳逼人;她看着牌桌上的厮杀,自己也在无形中杀人。她像一颗“白煞星”,“沾上的人,轻者家败,重者人亡”。当年,上海棉纱财阀王贵生因为她遭了枪杀,金融界洪处长也因为她倾家荡产;后来,迷恋上她的台湾新贵徐壮图也遇刺身亡。台湾糜烂腐朽的上流社会,给了尹雪艳这类人寄生的温床,而尹雪艳的“重煞”,也意味着这个贵族社会的必然归宿。

  (4)第四阶段。四阶段主要就是《孽子》,这是白先勇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它讲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台北的高中生李青因为同性恋情被学校退学,被父亲逐出家门,在台北街头流浪,进入新公园,结识了师傅杨教头,好友吴敏、小玉、老鼠等人,彼此相互扶持,新公园俨然形成了一个同性恋“王国”。然而这个王国“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只有一群乌合之众,随时都可能遭受侵扰而消失于无形。白先勇为我们塑造了一群有血有肉的同性恋者形象,描述了他们被社会、家庭、亲人抛弃,痛苦曲折的心理和不为人知的生活,意在向世人表明“同性恋者也是人”。《孽子》这部小说,贯穿着深刻的道德反思,充满了人道主义精神。

  以上就是他四个阶段的作品。

微观台湾现代派小说

论文搜索
关键字:现代派 台湾 微观 现代 小说
最新台湾问题论文
微观台湾现代派小说
浅谈台湾教育的历史性弊病
台湾社区营造对整合社会工作实践的启示
台湾袖珍博物馆TOWS矩阵分析
论台湾原住民族教育立法的经验与借鉴
浅谈台湾民宿设计风格及特点
台湾高校生命教育体系对大陆高职院校生命教
台湾新电影的写实美学
台湾流行音乐的分析与研究
台湾“五都”选举与两岸关系的现状及走势
热门台湾问题论文
论台海两岸关系的实象
两岸关系发展的新特点和新态势
当睡狮醒来时遇到巨人
中国发展战略与地缘政治中的台湾问题
民族复兴使命下的“反台独促统一”
有关台湾问题的历史资料
台湾为什么不接受“一国两制”
近两年来,台湾海峡形势有了很大变化。无论
“台独”的渊源与实质——兼论台湾问题的基
关于台湾的几项必须正视的大战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