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电视电影论文 >> 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庭”的变迁以及所隐匿的人性观的探讨论文

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庭”的变迁以及所隐匿的人性观的探讨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3-29

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庭”的变迁以及所隐匿的人性观的探讨

  一、小津安二郎的生活背景

  电影是一门导演的艺术,它深刻的反映着导演的思想及其追求,我们要了解家庭在他电影中的变迁。首先就要来了解小津安二郎这短暂一生的经历。1903年12月12日,小津安二郎出生于东京市深川区龟住町七番地,父亲在外经商。从十岁直到二十岁,小津安二郎都很少与父亲见面。在母亲的宠爱下,他成了一个任性调皮的孩子。这一点在他大部分的电影里都有体现。代表默片最高成就的《浮草物语》里面相依为命的母子,在《东京物语》里与儿女分散的父母,乃至《秋刀鱼之味》里缺失母亲的家庭。都能表现出不完整的家庭所带给导演的人生创伤。

  小津安二郎从小不喜制度化生活,对学校教育尤其反叛。他不守纪律,还染上了饮酒的癖好。这在他几乎全部的电影里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故事里的人物几乎都是在酒馆里度过各自的休息时间,也许这也是导演对社会压力下的一种宣泄。

  二、《浮草物语》里的“孽债”

  《浮草物语》拍摄于1934年,是导演默片高峰期的“喜八三部曲”的第二部。其余两部为《瞬间的幻想》及《东京之宿》。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开始沿着小津导演所构造的家庭来展开他对于“家庭变迁”的研究及其以后创作的影响。“孽债”是父亲喜八所背负的最为沉重的枷锁。在片子里他竭力想做好一个父亲,闲暇之余喜欢和称自己叔叔的儿子在一起玩耍。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快乐的喜悦的。但喜八在遭遇了戏班的解体,想回归这个家庭的时候,却遭到了儿子无情的拒绝。喜八虽然是一个走南闯北的人,但小农意识,始终让他不能接受儿子和戏子的感情。

  人性是本片一个潜在的主题,一直处于深深负罪之中的父亲,全力维持家庭的母亲,天真稚气的儿子,以及戏班里勾心斗角的众生,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利益。而作为主角的父亲又是一个处在众人利益之间的纽带,他竭力去维持局面的平衡。当自己和前妻的事情被现任老婆发现,当自己的儿子和戏子来往,当戏班因为难以为继的时候,他痛定思痛,仍然选择了灵魂的救赎,他放弃戏班,甚至放弃了自己现任的妻子。而这样的风格延续到《东京物语》,又是另外的一个角度,却又是一个层次更深的影响。

  三、《东京物语》失落的父母

  《东京物语》作为一部黑白片出现在1953年,却是小津安二郎战后感人至深的一部影片,亦被誉为代表作。广岛乡间的父母远道到东京探望儿女,满心以为儿女成才,来时才发觉他们不外如是。更惨的是儿女两家人各忙各的,冷落了两老,反而阵亡次子的遗孀殷勤照料。母亲旅途操劳,回家后一病不起,子女回乡奔丧,匆匆便打道回府。老人经历的失落,反映城乡对比与两代矛盾在这个年代特有的困境。

  “家庭”在这部电影里,不再是欢乐和谐的代名词。而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绊脚石”,父母对于儿女的思念以及儿女对于父母的冷漠,是快速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与原始农业社会思想的一次碰撞。生活的压力增大,意识形态的改变,让人们的心理发生了扭曲,片中儿子以及大女儿就成了这样的典型代表。

  如果说小津安二郎在《东京物语》里呈现的是一种对于社会发展的忧虑的话,那么古苍梧在《哀而不伤说小津》中说到:“他对人生的悲悯,几乎达到佛家的境界。他所体会到的,并不是某个人、某个家庭、或是某个民族某个时代的悲苦;而是所有人,所有家庭、民族、时代都有可能有的悲苦。这种悲苦,主要由人性、社会、文化等种种因素构成的偏差所造成。这种偏差,并不只是某些人的过失,而是人类的‘共业’,小津所忧伤者在此。”

  四、《秋刀鱼之味》的“嫁女”

  《秋刀鱼之味》由笠智众、岩下志麻主演,拍摄于1962年的彩色片.这部电影也是小津导演的绝笔之作。虽然导演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但纵观导演的创作生涯,这部作品又是一个创作性的总结。

  周平有个待嫁的女儿,老伴去世后,一直由在家照顾着自己,周平的日子倒也过得平淡安宁。只是后来看到自己的老师,因为留女儿在身边结果耽误了青春女儿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当女儿出嫁后,周平独自一人在家孤独寂寞地呆坐着而告终。

  嫁女与其说是一个过程,倒不如说是一种平衡的破坏。更是一个家庭走向衰亡的转折。在父亲发现女儿路子需要出嫁的时候,他那内心的自私,在顷刻间就分崩瓦解了。他害怕打破这样的常规。在女儿出嫁以后的晚上,他独自一人坐在房间,显得是那么可怜。没有人再去给铺被子,还好,他身边的儿子说了“明天我给你煮饭吃,”忧伤涌来,生活使然。当一个完整的家庭变成一个人的家庭的时候,那种寂寞忧伤的色彩瞬间弥漫开来。习惯需要改变,生活亦要随之改变。

  五、家庭变迁综合比较

  家庭是小津安二郎电影的标签,是他电影美学重要的部分。他的电影里的家庭不径相同,却有各自有着各自的故事:《浮草物语》父亲的归属,《东京物语》失去亲情温暖的父母,《秋刀鱼之味》的“自私”的父亲和已经习惯“母亲”角色女儿的依存。虽然《浮草物语》在形式上有孛于后者的温情,但人性的思考却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通过家庭变迁所折射出来的悲伤的宿命感和人生失意感都是浓郁的。三部作品同样在描述了两代人的情感变迁,关注了一种现有社会关系的拆解。小津用平静的东方镜语去记录这种强烈的内心冲击,完全将情绪内化,完全呈现了一种平静背后的动荡。他的情节一般都非常简单,但也因为这种情节的单纯性,使它的情感能量变得更加集中和纯粹。而平和的状态也随之而来,这是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直接。但这种平和绝非简单,而是来源于一种复杂,他掌控下的镜头非常之精致,人物身上流露出来的状态也非常的真实,只有由繁复不断的筛选简化,才能留下真正的精华。

  对今天身处变革时代的中国家庭来说,小津安二郎的作品,应该是我们处理家庭矛盾,寻找社会包容的一剂良药,虽然他的作品在中国还未普及,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大众对电影鉴赏水平的提高以及小津安二郎电影里折射出的特有的东方魅力,一定能够让他的作品普及开来!

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庭”的变迁以及所隐匿的人性观的探讨

论文搜索
关键字:二郎 小津 变迁 人性 以及 家庭
最新电视电影论文
新媒体环境下华语电影的纪录片营销策略分析
胶片上的中国足球——国产足球电影发展简史
福贵形象的电影美学价值
论郭敬明作品中的电影化想象
浅谈新营销时代环境下的微电影
小津安二郎电影中“家庭”的变迁以及所隐匿
从跨文化差异谈电影《刮痧》中的文化冲突
浅谈电影《红高粱》中“红色”的文化内涵
探析宫崎骏与新海城的爱情主题动画电影在叙
论新海诚动画电影中的时空观
热门电视电影论文
中国民族电影业现状鸟瞰
全球化、好莱坞与民族电影
论21世纪电视传媒的责任与品格
电影剧作模式论
后现代语境与当前中国电影文化
视觉文化研究
国际化语境中的中国大陆电影(上)
类型人物论
面向21世纪:国内电影美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生命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