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现当代文学论文 >> 颜歌小说研究综述论文

颜歌小说研究综述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7-22

颜歌小说研究综述

  颜歌,真名戴月行,是“80”后最具先锋姿态的实力作家,1984年出生于四川。颜歌从2002年开始创作,在《人民文学》、《萌芽》等刊物上发表小说,著有长篇《我们家》、《声音乐团》、《异兽志》、《五月女王》、《关河》,中短篇小说《良辰》、《桃乐镇的春天》、《蜂王》、《在人间》等。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潜力新人、巴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中国青年作家小说十佳等。她的作品被翻译成各种语言流传到国外,她也是四川省作协的签约作家。

  21世纪初,消费主义的洪流将“80”后作家推向了文坛。市场出现了大量的畅销文学作品,一大部分“80”后作家的作品被冠以“青春”、“伤感”、“疼痛”等的标签。但是在当今娱乐化、商业化、标签化的文学语境中,也有努力探索寻求自己独特的文学道路的作家,他们试图打破这种商业化、标签化的束缚,创造出一个更纯洁的文学世界。颜歌便是其中的代表,从《良辰》开始,出生于四川的颜歌,便将眼光投之于自己的家乡——郫县。《五月女王》、《声音乐团》、《平乐镇伤心故事集》、《我们家》等,颜歌为自己的文学建构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地域——平乐镇。作为年轻作家,颜歌一直用自己独特的笔触反抗世人对“80”后作家笼统的评价。颜歌属于成长期的作家,所以对其创作风格不能有个定论,从文学界对颜歌的研究来看,文献资料相对稀少,学术论文对其研究也是被囊括在“80”后作家里进行笼统的研究。将其与其他作家放在一起比较的硕士论文也只有5篇,期刊论文40余篇,通过对硕博论文和期刊论文的阅读梳理,可以发现学术界对颜歌的研究主要分为整体的宏观把握,经典作品的微观分析和与相关作家的整体研析三个方面。本文将主要从这三个方面出发,对颜歌作品的研究成果进行归纳、梳理,从而达到对该作家的研究状况有一个整体的把握。

  一.颜歌作品的整体把握

  从2002年创作至今,颜歌的所有小说作品可以大体被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对现实的奇幻探索,二是对人性的挖掘与探视。这些作品中对典型人物的塑造、对意味深长的主题的追求和川味的语言特色等等,都包含了颜歌自我情感和体验的表达。她说:“归根结底,小说家的‘现实’只是他内心世界的投影。所谓魔幻的或者在我的例子里是‘乡土的’,这些都只是作者内心世界的反映。”①颜歌的小说总能在无形中读出不同于她年龄的成熟,这样独特的阅读体验使得颜歌在80后作家中脱颖而出,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

  (1)青春主题的依恋与摈弃

  颜歌早期靠着才气与勇气所写就的《十七月葬》和《关河》等作品,那些作品的名称是《锦瑟》、《天涯》、《绝尘》、《桃源归》等等,仅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年轻的颜歌对古典雅致语言的热爱和对历史题材的崇尚,伴随着一种带着一代人去体会古典语言的使命感,她避开了现实,在历史中捡拾故事,把自己对于青春的孤独、对爱的幻想、对生活的困惑填充进去,她善用华美的辞藻,善用充满回环一位的短句,善于营造唯美凄丽的意境,这些故事是十六、七岁的颜歌的青春书写,充满她的个人特色,她用想象和奇幻包装,但其实这些作品的题材包含着青春少女的绮丽思绪、青春成长的淡淡孤独,是不脱青春文学的窠臼的。对颜歌青春题材小说的研究不多,陈思广和孙婷婷的《在更深广的视野中——谈颜歌小说中的青春成长书写》中,从颜歌青春成长书写的背景和姿态、所处的复杂关系图以及青春成长书写的意义这三个板块出发,对颜歌青春小说的特点和与众不同之处进行研析。但颜歌不喜欢80后青春写作的标签,不愿意归类到青春写作作家当中去,不愿意自己的作品沦为文化商业现象,因此她也在不断改变自己的文风,慢慢地走向成熟。小说《五月女王》中,加重了现实的成分,它将故事本身的叙述放在了首位上。而且在这部小说中开始建构她地理版图上的另一个地方:平乐镇。2012颜歌的《我们家》这部小说标志着颜歌从青春文学向严肃文学的大转变。到2015年,她熟练地使用着四川方言在她所建构的平乐镇上畅行,这个时候,故事背景完全找不到奇幻和青春的影子,我们所能看到的是西门上春娟豆瓣厂,西门城墙边花椒店,出了南城的幺五一条街,七仙桥的肥肠粉,字里行间散发着辣椒油、豆瓣酱的香气,这些地理节点牵连架构除了整一的富有生命力的文学场域,与“青春”二字仿佛成为一对反义词。这些创作是告别青春写作的故作残酷之后的人生冷暖,是告别青春写作的虚渺幻想之后的真切体悟。对颜歌的创作风格改变的研究也不多,有王涛的《试论颜歌近期小说创作中的转向》中,从颜歌的早期作品出发,对其“神话”叙事中的成长伤感、“志怪摹写”中的人性探索进行研究,观察其写作技巧的日益成熟。

  (2)叙事风格与语言的分析

  颜歌小说有着别具魅力的绮丽想象和精致细腻的古典语言,艺术的最卓之处就是她对方言熟练地驾驭,正因为如此,对颜歌的“乡愁”、“地域性”、“川味”的研究颇多。不过,因为颜歌创作始于十六、七岁,所以风格没有定型,而是在逐渐走向成熟。许宝丹在《贴地飞行的文学转身——论颜歌“平乐镇”小说创作》中认为,颜歌前期的小说是城市魔幻现实主义,后期创作的《我们家》和《平乐镇伤心故事集》则是现实主义的,形式和手法上有一定的先锋性;贾蔓和许林的《颜歌:“80”后的出走者》则认为颜歌的前期作品有同时代作家描写残酷青春的通病,但在其不断的创作实践和多种题材的尝试之后,则是以乡土为立足点,愈发的朴实俗白,贴近日常生活。

  二.颜歌经典作品的分析

  颜歌虽然从2002年开始创作,但作品数量相对可观,更有《我们家》、《声音乐团》、《五月女王》、《异兽志》等经典长篇小说。颜歌对社会以及文学的探索和理解经历着不断的变化。无论是中短篇还是长篇,无论是奇思妙想的奇幻故事还是都市生活的展现,对她的小说研究从外在的遣词用句到内在的写作旗帜都可以作为文学研究的挖掘对象,对其小说特点的论证有利于丰富当代作家长廊的人物类型,开拓小说的多样化写作,也有利于小说特色化写作的探索。   (1)短篇小说个案研究

  颜歌的短篇小说创作颇丰,更是出版了《平乐镇伤心故事集》、《良辰》、《十七月葬》等中短篇小说集,对于短篇小说的研究意义很大,但是对于颜歌的短篇小说研究并不多,至今的研究只有对《平乐镇伤心故事集》這部短篇小说集的一篇。《平乐镇伤心故事集》是2015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作者在这部小说集中通过普通话与方言夹杂的方式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融合日常与奇幻的川西小镇的市民生活场景。就是钟娜的《颜歌造字:<平乐镇伤心故事集>》。该篇从颜歌的语言使用出发,分析颜歌方言使用的特色和方言的使用在小说中所体现出的川味。

  (2)长篇小说的个案解读

  颜歌至今的长篇小说主要有《我们家》、《声音乐团》、《五月女王》、《关河》、《异兽志》五篇,对其长篇的单篇研究文章月约有10篇,从不同的角度解读作品的人物形象、主题思想和叙事结构。

  对《声音乐团》的研究只有两篇,一篇是李畅的《一部恢宏的文艺交响乐——颜歌<声音乐团简论>》,从叙事结构、主题思想和人物形象出发,体现出颜歌既长于叙事有长于场景描写的语言特点,结合奇幻因素和地域描写,分析颜歌的创作特点。一篇是宋骐远的《<声音乐团>的叙述特色》,从叙事的角度出发,分析颜歌《声音乐团》的叙述特色,并分析了带有先锋性特色的颜歌小说在叙事方面的缺点。

  对《异兽志》的单篇研究只有一篇,是朱婧的《颜歌<异兽志>与新怪异小说》,此篇以写作特色出发,分析其对新志怪小说的承袭和创新,解读颜歌的创作风格。

  对《五月女王》的单篇研究目前还未出现。对《我们家》的单篇研究相对较多,分别是崔剑剑的《<我们家>:80后文学的第四个方向》,从方言写作和喜剧手法出发分析颜歌的创作手法;刘祺杭《<我们家>复调叙述视角的建构》,从叙事学出发分析颜歌写作技巧的成熟;廖海杰《川味的轻逸与密集的私情——读颜歌<我们家>》和伍月《论颜歌<我们家>中的“川味”》则都是从地域性出发,分析生长环境对颜歌创作的影响以及颜歌创作中的地域特色。

  三.颜歌小说整体纳入与比较研究

  颜歌是20世纪80年代出生在四川的作家,从她出生的年代和地域来看,其作品就不可避免的会被研究者所关注。“80”后作家生长的年代是一个经济迅速发展、网络大肆流行的时代,他们的写作不可避免的被打上了消费时代的烙印。

  (1)地域文化影响下的研究

  在颜歌的小说中,我们经常能看到四川这个地域空间的存在,颜歌作为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对自己的家乡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就像苏州之于范小青、东北高密之于莫言、北京之于张恨水、湘西之于沈从文。颜歌则拥有永安平乐镇,范小青曾说:“即使没有福克纳以及其他什么名人名言,我也会继续傻乎乎地站在我的这块比邮票更狭窄的地方折腾下去,写它的过去,更写它的现在,为它痛苦,为他快活,因为我生活在这里,我的根在这里,更因为我笔耕的这个时代,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大有写头的时代。”②颜歌则是以四川为原型,写它的过去、现在甚至奇思妙想的故事。颜歌说:“平乐镇就是我的理想国、乌托邦。平乐镇的一切,写起来的时候都让我饱含着泪水。”③

  四川,曾在不同作家笔下被无数次的书写过,如李劼人、沙汀、艾芜等,颜歌凭借其独特的想象力和语言的成功运用,也成功激起了研究者的兴趣。王晴飞在《颜歌的腔调与乡愁》里认为:“小说的叙述语言主要是四川方言,评论者多注意到方言的生动和地方风味,而实际上方言在这部小说中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寄托乡愁。”④从《良辰》开始到《我们家》,颜歌的作品无论是长篇短篇,叙事风格虽然多变,但方言的几乎在每部作品里都有运用。受四川文化的影响,颜歌的多数作品都是以四川为背景,所以也被学术界纳入四川作家群来研究。但相关论文只有2篇,有游翠萍和向荣的《现代性话语影响下的四川乡土叙事与女性形象》,对四川作家的四川乡土叙事进行分期分析,归纳出他们的共同特点,分析比较他们在文本主题、叙述方式、艺术风格等方面的不同。还有何胜莉的《大众写作vs严肃写作——四川80后作家文学态势刍议》,中对80后的四川作家进行了比较分析,将他们划分为大众写作和严肃写作两个阵营,分析他们在市场上不同的写作方向。

  (2)80后背景下的比较分析

  今天的“80”后写作者,面对的是这样一种事实:“他们年轻,具有充沛的热情与精力,庞杂多元的想象力,后劲凶猛的创造力,他们的书本正一本一本的出版,挤满各大书店的畅销书柜。”⑤花样百出的写作姿态和宣传手段,使得他们不容争议的占据着中国文坛的眼球中心,甚至引领着文化消费市场的方向。除此之外,由于新媒体、新时代、新文类的蓬勃发展,“80”后作家崛起,从2003年起,80后的作品开始占据文学消费市场的10%,在这个青少年文学断层的社会成为绝大多数青少年成长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80后文学作为一种整体现象开始为世人所关注,成为文坛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早期的“80”后文学以青春文学的态势存在,备受争议,游离在主流评论圈以外。但随着80后文学群体创作的逐渐成熟,逐渐划分为两个阵营。一是面向大众消费市场以商业写作为主,以互联网或图书市场为主要渠道,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大众写作。如郭敬明、韩寒、明晓溪、落落等。二是面对文学传统,以严肃写作为主,以传统文学刊物作为阵地,渐渐融入主流文坛的严肃写作。如张悦然、颜歌、小饭、孙频等。颜歌作为在消费时代的洪流中逆流而上的纯文学作家,也成为了研究的焦点,常常被放在“80后”作家这一群体中进行比较研究。

  颜歌作为一名新生代作家,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可避免的被放在80年代出生作家的群体中和消费时代的背景下进行研究。对颜歌该情况下硕博论文研究有4篇。有葛思思的《80后文学的青春散场——以颜歌的小说创作为中心》,分析了80后作家在主题、叙事策略和语言上的共同点以及不同之处,比较和分析80后作家创作的特点。祁春风的《自我认同视野下的“80”后青春叙事》认为:“颜歌代表了80后文化认同的另一种情况,他们在经历了大城市、甚至国外的生活后,与后现代文化逆向而行,回归民间文化、地方文化,讲述起自己在故乡小镇的成长经验,表现小镇生活和文化”。⑥与快速发展推进的迎合消费文化的作品截然不同。   还有王江梅的《80后小说中的乡土书写》从80后作家建构的文学空间出发,对80后作家在作品中建构的文学空间进行梳理,探究80后作家对传统的回归;乔宏智《80后长篇小说研究》,对多样化的80后长篇小说叙事主题进行分析,划分出成长主题、历史主题、生存现实困境主题等,解读其中多样化的寫作风格。

  四.研究中的缺憾

  纵观颜歌小说研究的相关资料,成果不是特别丰富,也存在着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首先,颜歌小说中涉及到的人物很多,男女老少各色人等,但并无对其人物形象的单独研究。其次,学术界对颜歌小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长篇小说如《我们家》和《五月女王》等,呈现扎堆研究,对于短篇小说的研究很少有人关注,即使有研究短篇小说的文章,也呈现集体性研究,将短篇小说作为研究其风格变化的论证,而且对于颜歌的研究多从地域、乡土的角度分析,忽略了其前期创作的魔幻现实主义,缺少新颖性。最后,对颜歌的硕士论文研究现状是都将其放在80后作家群体中进行比较研究。这些在颜歌作品研究中隐藏的小问题不容忽视,需要研究者们一步步解决。

  颜歌是处在成长期和发展期的作家,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其小说的创作会有更加广阔的背景,会为我们呈现出更具美丽和价值的文学作品,也相信未来对于颜歌的作家作品研究会越来越丰富。

颜歌小说研究综述

论文搜索
关键字:研究 小说
最新现当代文学论文
微型小说《走出沙漠》阅读鉴赏
颜歌小说研究综述
合阳方言中量词“个”的语音浅探
试析现代汉语中的“有点儿”和“一点儿”
中国现代文学多重视角下的乡俗叙事
细读老舍《茶馆》的语言之恨、传统之殇
从庄子的“言意观”看当代文学的“主题先行
本土经验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世界性阐述
当代文学名著赏析
新写实手法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的价值研究
热门现当代文学论文
《骆驼祥子》中的人道温情与启蒙立场
《呼啸山庄》中希思克厉夫性格的双重性
浅议鲁迅《伤逝》中爱情失败的原因
议鲁迅笔下知识分子
谈《围城》的讽刺艺术
现当代诗歌中的女性意识探幽
冰心与基督教——析冰心“爱的哲学”的建立
当代爱情小说的历时性研究
三毛的创作姿态与文体选择
关于王小波的文化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