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文化论文 >> 传统文化论文 >> 德宏傣语《傣汉词典》及其一词二形问题论文

德宏傣语《傣汉词典》及其一词二形问题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7-24

德宏傣语《傣汉词典》及其一词二形问题

  一、 《傣汉词典》概况

  根据2010年的人口统计结果,我国共有傣族人口126万,以西双版纳、德宏两地分布最为集中,使用的傣语方言分别为西双版纳傣语和德宏傣语。近二十年来,两大方言的傣汉、汉傣词典陆续出版。西双版纳傣语方面,《傣汉词典》《傣仂汉词典》分别于2002年、2004年出版,《汉傣词典》于2007年出版;德宏傣语方面,《汉傣词典》于1991年出版,《德宏傣語同音词典》于2005年出版,《傣汉词典》于2007年出版。其中德宏傣语《傣汉词典》(以下简称《词典》)源自20世纪50年代初期孟尊贤先生刚走上傣语教学工作岗位时编纂的傣汉对照词汇本原始稿,后经数次语言调查、集体讨论、增补修改,最终于2007年正式面世。全书共1700多页,200余万字。张公瑾先生给予《词典》极高的评价,并在词典“序言”中指出:“像编词典这样的事,一个人花10年时间编出来的,在质量上肯定要超过十来个人花1年时间编出来的。因为前者有一个长期斟酌、修正、补充、积累和深化的过程,是短期突击很难做到的。”也正因为这样,《词典》是所有傣汉、汉傣词典中规模最大的,内容翔实可靠,对于傣语、汉语的学习使用和调查研究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词典》编写目的明确,主要供从事傣语教学和汉傣—傣汉双语教学翻译参考,也供傣族地区工作的汉族或其他民族干部、科研工作者使用,同时也可为当地傣、汉民族群众之间相互学习对方语言文字之用。《词典》收词28万余条,按照1956年制定的《云南省傣 文改进方案》规定的声、韵、调顺序依次排列,形式涉及单词、本词、派生词、复合词、词组、习惯用语、俗语、成语及简式谚语等。总体看来,该词典编纂有如下特色:

  (一) 收词全面

  《词典》收词以现代口语常用词为主,也包括一部分新近从汉语中吸收且已趋于稳定的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各方面的新词术语,如: (词条傣文从略,下同)tso33ja33中央、tn11电,以及部分还在群众中有牢固基础的、有生命力的书面语、古语、外来语,如: hi55长(与傣语红金方言一致,但现代口语一般说jau55)、ka55汽车(从缅语借入的英语词)。

  (二) 采用科学的国际音标注音

  《词典》为每一词目转写了国际音标注音,注音置于条目后,框以方括号,并用五度标音法标示声调调值,这对语言学研究有益,学者们利用该词典的材料进行相关研究工作极为便利,同时也便于帮助傣语文学习者订正读音。

  (三) 缩略语注释种类丰富

  《词典》有30种不同的缩略语,给词条注明语源、感情色彩、语用、构词等各方面的属性,如按语源注明[缅](缅甸语)、[巴](巴利语)、[梵](梵语)、[英](英语)等,按语体注明[文](文雅语)、[婉](委婉语)、[谦](谦逊语)、[谑](戏谑语)等,按修辞手段注明[喻](比喻)、[引](引申)、[转](转义)等,按构词情况注明[成](成语)、[合](与其他词组组合使用,不单用),等等。这些既有利于使用者把握词语的使用,也可帮助研究者开展与之相关的词汇研究。

  (四) 词义释义详尽、例句丰富

  《词典》条目释义非常详尽,编著中尽可能用对当的汉文释义,通俗易懂、一目了然的傣语词只译(释)汉文,不加举例;无恰如其分、无对等其值的汉语则用汉文加以解释或做必要的说明,并酌情加以示例。一些本地区或傣族特有的词语,《词典》多加括号补充说明,如tu31jat11奠水瓶(祭奠神佛的用品)。对某些词的补充解释极其细致,如sep11① 插(将刀、锥子、竹木签儿等插入篱笆缝隙中)② 刺(不小心被尖利的竹木签儿、碎玻璃渣、碎骨头、植物刺等刺入肌肤)。全书在很多词条释义中还给出了多组近义词,其中包括许多不常用的、书面语体的词语,如: ka33pa11旷野;原野;荒郊;郊野|xam31tm31欺凌;欺负;凌辱;践踏;蹂躏|jem31mu33观看;观瞻;瞻望;瞻仰。这种情况在《词典》的绝大多数词条中都存在,这样既提供了许多傣语无法表达的细致汉语义,也为使用词典的傣族民众提供了了解、丰富汉语词汇的途径。此外,《词典》还在意义较复杂的词条下提供了丰富的词组或例句,如: s a k35man11明确 j a 33po55 s a k35man11不太明确。

  在内容如此丰富的词典中,存在一个较为突出的“一词二形”现象,即同一个词条有两种不同的记录形式,其来源与方言和语言的历史演变有很大关系,但对于不熟悉傣语方言情况的使用者可能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扰,这也是本文关注的重点,我们将在后面的论述中对此现象做出解释,说明这个现象存在的意义,指出该现象对词典使用者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并提出解决方案。

  二、 《词典》中的一词二形现象

  德宏州有35万傣族(截至2010年),是我国傣族主要聚居区之一。德宏傣语以芒市话为标准音,芒市话与州内梁河、盈江、陇川、瑞丽话差异不大。德宏州通行德宏傣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原有傣文进行改进,改进后的新傣文以德宏傣语实际语音系统为基础(周耀文等1981),具有简便、易学的特点,深受广大傣族人民欢迎。

  因面向德宏全州傣族傣语编写,故在《词典》编纂过程中,孟尊贤先生多次召集各县市的傣族学者共同讨论、审定,为收词全面考虑,《词典》也收入了各县市不同方音土语的特殊读音和不同用词,由此出现了一些一词二形现象。如:   Pittayawat Pittayaporn(2008)曾指出這类x~s交替是以前元音为条件的腭化。事实上,交替条件是前高元音i或介音i(音位中的i、e、实际读音为i、 ie、 i)。参见前文论述,这种交替出现的原因在于——细音前的x在口语中腭化为后,在正字法意识的影响下推导写为s,这属于德宏傣语的自源性演变。

  词典编纂的宗旨之一是“规范主义”,即分出正误,指导人们宗正匡谬,因此尤其要定出标准音。(张志毅,张庆云 2015)《词典》收录了同一词条的k、ts和x、s的两种声母写法,让汉族学习者难以判断何者为正,也让“尖团合流”的傣族学习者难以判断实际读音中的t、应选择何种傣文形式才符合标准规范,易造成傣文使用的混乱。科研工作者在进行有关语言系属(语种)的比较研究中也会被误导,难以抉择,甚至得出错误的结论。此外,《词典》“一词二形”、并立词条的处理方式也占用了大量的篇幅。

  当然,这类异形词出现在口语常用词中,反映了语言发展演变的实际,词典编纂者也不能强行泥古守旧,仅保留异形词中的k、x组,删去ts、s组。鉴于此,我们认为《词典》在下一步修订时应当既秉承“以芒市傣话为标准音”的原则,确定声母的k、x正字法形式,并予以标注,在异形词中标明〈方〉、〈常〉等信息。如果可能,可以在《词典》末尾说明芒市傣语老派与新派的发展变化,介绍德宏州内傣语的方言差异。

德宏傣语《傣汉词典》及其一词二形问题

论文搜索
关键字:二形 德宏 词典 及其 问题
最新传统文化论文
德宏傣语《傣汉词典》及其一词二形问题
辞书数字出版的三个方向
佛教对日本社会文化的影响
日本对中国儒家文化思想的继承与扬弃
从孔府宴看儒家
地域文化视阈下民族民间体育赛事的发展方略
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战略下河南省文化产业的资
儒家管理哲学的核心理念初探
中国传统风水文化的现代反思
从宗教人类学看佛教“众生平等”的生命观
热门传统文化论文
中国传统文化之我见
中国文论传统及其现代命运
中国传统文化视野下的绚丽之美
茶的力量——浅谈中国茶叶对世界文化的影响
中华优秀传统与廉政文化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教育研究
何为儒家之道(一)
中国文化的根与花——谈儒学的“返本”与“
孟子的“仁义内在”说
仁与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