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学科教育论文 >> 巴基斯坦宗教学校(Madrasa)的改革(2000―2014)论文

巴基斯坦宗教学校(Madrasa)的改革(2000―2014)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1-09

巴基斯坦宗教学校(Madrasa)的改革(2000―2014)

  一、宗教学校的定义及基本状况

  “Madrasa”是阿拉伯语,即“宗教学校”之意。宗教学校在包括巴基斯坦的伊斯兰世界已经存在了近千年。第一所宗教学校出现于公元11世纪的巴格达,当时被称为尼札米亚(Nizamiyah),由于尼札米亚实行免费教育,并且还提供食宿,因而在穆斯林世界得以迅速发展。19世纪以及20世纪初,随着西方的殖民文化侵入,世俗教育机构一度取代了伊斯兰世界中的宗教学校。但到了20世纪中期以后,大部分穆斯林国家挣脱了殖民主义的锁链,伊斯兰教作为一种久被压抑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重新焕发勃兴。20世纪70年代,宗教学校在巴基斯坦、伊朗等国家振兴起来。

  作为穆斯林世界的教育机构,它提供的伊斯兰教课程教学包括古兰经,先知穆罕穆德的圣训,法理学以及法律,但不仅限于此。[1]宗教学校在某些方面类似于基督教传统中的神学院。宗教学校提供免费的教育,得到了很多低收入家庭的支持。在宗教学校学习的学生,需要学会如何朗读、记忆以及准确的背诵古兰经。[2]巴基斯坦宗教学校数量庞大,根据宗教事务部下面的省民政厅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4年12月30日,有13,000已注册的宗教学校在俾路支省运营,16,000所在旁遮普省,3136所在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信德省和伊斯兰堡各有2,800、401所宗教学校。 [3]

  二、宗教学校改革的原因

  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历史悠久,数量庞大,在巴国基础教育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近来宗教学校遭到了众多的指责,认为其是为基地组织培养后备力量,是潜在的恐怖主义的同盟军,来自西方世界的指责尤为激烈。

  (一) 来自西方社会的指责与压力

  2001年的9/11事件,不仅仅对美国造成了巨大的动荡,对巴基斯坦造成的影响是最迅速也最严重的。美国将矛头直指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认为它涉嫌与国际激进穆斯林组织勾结。美国官方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将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称为“恐怖分子孵化器。”[4]更有学者认为这些宗教学校就是传授“暴力”,与宗教完全无关。[5]2003年10月,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Rumsfeld指出,反恐的挑战表现在,那些宗教学校和激进教士为针对我们而招募、培训和部署的恐怖分子比我们每天逮捕、杀死、威慑和劝阻的恐怖分子多得多。

  (二)宗教学校独立性过大,脱离政府监控

  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为了维护自身的独立性,并没有接受政府的资金援助。宗教学校的资金来源多是外界捐助。第一种是来自穆斯林的捐助。众多有经济能力的巴基斯坦人会选择向宗教学校提供资金援助,仅这一方面,宗教学校所获得的资金就达到700亿卢比(11亿美元)。[6]第二种经济来源,也是最大的经济来源,是来自外国政府、公民以及巴基斯坦的移民。[7]第三种资金资源是来自圣地、商店等其他商业投资的收入。

  经济的独立,使得宗教学校摆脱政府的控制,拒绝注册登记,拒绝向政府上报财政情况。

  (三)宗教学校成为国内国际不稳定因素之一

  在巴基斯坦,各个教派都有自己的宗教学校,教派本身所导致的差异,在宗教学校的教学过程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各派都将自己的教派视为唯一的正统,在此过程中,不免对其他教派进行贬低、诋毁,最终导致各种矛盾甚至冲突。“据调查,一个地区宗教的密度与教派仇杀的频率成正比。”[8]“巴基斯坦一些政府官员和宗教学者也认为,宗教学校对遍布各地的教派冲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9]

  巴基斯坦的宗教?W校除了在国内造成社会不安定之外,在地区甚至国际上也都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根据巴基斯坦内政部的官员估量,大约有10%的宗教学校与国际恐怖主义有联系。”[10]这些伊斯兰组织为宗教学校提供资金支持,而这些学校则为伊斯兰组织培养提供后备人员。在2005年的伦敦“七七”爆炸案中,有三名袭击者曾在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学习过。

  三、宗教学校改革的内容

  面对种种指责,巴基斯坦政府也积极寻求解决途径。在穆沙拉夫政府时期,首先开始了一场对宗教学校较为全面的改革,主要从登记注册制度、课程调整、资金支持以及接收外国留学生方面着手。2000年6月,巴基斯坦政府试图让所有的宗教学校登记注册。政府新的授权方案包括,要求学校的课程包括现代学科,公开资金来源,获准招收外国留学生,停止将学生送往军事训练营。政府对于愿意登记的学校没有采取奖励机制,对于拒绝登记的学校也没有任何惩罚措施。[11]因而,收效甚微。

  2001年,穆沙拉夫政府成立巴基斯坦宗教学校教育局委员会(Pakistan Madrasa Education Board),简称 PMEB。PMEB的任务就是建立模范的宗教学校,同时规范提升现存的并且得到学术委员会认可的神学院。PEMB最显著的成就是建立了三所模范宗教学校,一所位于卡拉奇,另外两所分别位于信德省的苏库尔和首都伊斯兰堡。这些宗教学校初期招生大约300名,教授一些简单正规的宗教学校课程,这些课程都是经过修正的,包括Dars-e-Nizami(一类宗教学校的课程,起源于印度次大陆),以及数学、科学、计算机英语。[13]

  2002年,穆沙拉夫政府又宣布了一项新的法案,即《2002年自愿登记和监管条例》。

  [14]改革的主要内容如下:   1. “于2003年引入五年10亿美元投入的计划,目标在于包括对当代世俗科目的教学大纲改革,诸如数学;将宗教学校纳入到教育部的监管之下。

  2. 2002年一项法律规定宗教学校需要审核资金和外国留学生,并向政府登记。自那以后,学生的数量从数以千?变成了数以百计,因为政府给宗教学生签发、换发的签证减少。

  3. 建立模范宗教学校,提供当代有用的教育,去除对极端主义的提倡。[15]

  同时,有一项措施引起了极大的争议,穆沙拉夫政府要求在2005年12月31日之前,宗教学校开除所有的外国留学生。然而,这一举措遭到了伊斯兰组织的抵制。[16]这一次的改革实际上是失败的。

  穆沙拉夫政府并没有停止改革的步伐,启动了宗教学校改革规划(Madrasa Reform Project),简称MRP。同时,从公共部门发展项目(2002-2003)中拨款2.25亿美元用以实施这一规划。宗教学校改革规划项目(MRP)遵循巴基斯坦教育政策的指导方针,保证巴基斯坦人民接受教育的宪法权利,并且制定出一套融合性的系统,缩小宗教学校与现代学校的距离。[17]这一规划的目标包括以下几点:第一,在8000所宗教学校教授正规的科目,在宗教学校和正规教育系统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第二,同控制宗教学校的乌里玛(通常泛指所有得到承认的、有权威性的穆斯林教法学家和神学家)展开对话,从而将正规教育补充进宗教教育中,从国家与国际层面弘扬伊斯兰价值观;第三,通过在全国各地不同地区的研讨会,提升这些宗教学校老师在正规教学方面的知识;第四,提供奖励机制,为计算机、科学运动等科目提供教学设备;第五,给予宗教学校一次性补助,用以改进学校图书馆建筑

  2004年1月,穆沙拉夫政府又宣布花1亿美元来进行宗教学校改革,主要用来推行世俗教育。对于推行世俗教育,不需要登记注册,不要求世俗教育的课程进行标准化,不要求监管使用资金的流向。面对政府的规划,五大宗教学校委员(宗教学校的联合组织)会立即表示反对,拒绝在课程上有任何的变动,但是希望得到政府其他方面的支持,例如,提供免费的电、燃气以及电话设施。[18]五年之后,宗教学校改革项目(MRP)再次失败。

  2005年,穆沙拉夫政府颁布了一项社会登记法令,即《宗教学校自愿注册和管理条例2005》。作出如下规定:“第一,任何宗教学校不经过登记不得开办经营。第二,每一所宗教学校都必须向登记员提交关于学校活动及表现的年度报告。第三,每一所已注册的宗教学校都必须向登记员提交实际的收支报告。学校应安排审计师进行账目审计,并提交审计结果。第四,不允许宗教学校教授或出版关于挑起战斗、宗派主义以及宗教仇恨的文献资料。”

  [19]

  直到2008年8月,穆沙拉夫下台,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改革依旧没有取得太多的成就。

  2009年9月,扎尔达里执政提出了一项新的教育政策,决定建立一个受内政部管辖的宗教学校监管机构,以控制宗教学校。然而,这一决定遭到了Ittehad Tanzeemat-e-Madaaris Pakistan(ITMP)即巴基斯坦宗教学校联合组织的反对。ITMP提出设立一个机构,处于宗教事务部的管辖之下。2010年10月,扎尔达里政府与ITMP达成一项协议,目的是为进一步在神学院以及中级课程中推广现代课程。在扎尔达里政府出台宪法第18条修正案后,宗教学校的改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根据此修正案,伊斯兰教育被转移到各省,而各省政府对此毫无头绪。除了注册问题,在其他方面的改革毫无进展,新的改革机制尚未确定。在宗教改革这件事上,政府和宗教学校委员会僵持不下。宗教学校坚持要求政府承认它们的学位;然而,政府却坚持对宗教学校的课程、资金以及反恐方面进行更大的控制。双方达不成共识,改革的事业停滞不前。

  2014年,侯赛因政府内政部颁布了《国家内部安全政策2014-2018》,再一次将巴基斯坦宗教学校的改革提上日程。

  侯赛因政府主要的目的是打击宗教学校内的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侯赛因政府首先肯定了宗教学校在为穷人提供免费教育机会方面所起的正面作用。在这一次的改革中,巴基斯坦将采取强制性的措施,迫使所有的宗教学校进行登记。侯赛因政府试图在省级与中央层面,整合清真寺和宗教学校,与此同时,将花费一年的时间将宗教学校整合进主流教育系统中,通过让人们了解、并接受现存的和新增的宗教学校和私人教育机构的方式完成。宗教学校在不断拓展自身影响力的同时,绝不能处于国家内部安全的界限之外。至关重要的一点,在建设这些宗教学校的同时,必须去除外部不受管制的资金流。部分宗教学校所开设的课程并不能满足学生日后求职的需求,对于这些学校,有必要控制其资金来源。通过银行、联邦税务局和税务监测部门来监测资金流向哪些组织。[20]

  结语

  9/11事件的发生,使得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成为了焦点,无论在国内还是西方世界,铺天盖地的谴责接踵而来,巴基斯坦政府面对如此压力,不得不进行改革。各届政府先后采取了多种措施。改革之所以失败,来自宗教学校强烈的反对是另一方面的原因,但是更主要的是巴基斯坦政府并没能真正地投入到改革,也没有抓住改革的重点,缺乏应有的强制性手段。宗教学校不断接受来自国内外伊斯兰宗教极端组织的资金援助,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纠缠在一起。所幸,巴基斯坦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开始着手对其资金流的调查。这是巴基斯坦在改革宗教学校道路上迈出的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也是决定性的一步。如果巴基斯坦政府能够实现对国内宗教学校的监管,那么无论是对本国的教育事业还是社会稳定,都会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甚至于对大环境下的“反恐”起到一定的积极影响。

巴基斯坦宗教学校(Madrasa)的改革(2000―2014)

论文搜索
关键字:斯坦 巴基斯坦 巴基 宗教 Madrasa 改革
最新学科教育论文
远程开放教育多媒体教学资源的一体化设计
行政管理专业教学中“EEPO”教学方式创新运
浅谈三大构成在艺术设计教学中的重要地位
Muse2.7打谱软件在音乐教学中的应用
网络资源在俄语教学中的应用
中国流行文化在对外汉语教学当中的应用
儿童学习蛙泳深水与浅水教学的分析
用PLC实现十字路口交通灯控制教学设计
语料库在英语写作教学中的应用
浅析歌唱语言在声乐教学中的应用
热门学科教育论文
浅谈语文教学中学生创造力的培养
素质教育与小学语文教学
变“教师教,学生学”为“教师教学生学”
小学“语文综合性学习”实践初探
现代体育课堂教学重在创新
素质教育和小学语文教学改革
浅谈《体育课程标准》与体育教师观念的转变
电教手段优化体育教学
陶行知健身思想研究
简论现代游泳技术与训练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