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工学论文 >> 交通运输论文 >> 《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文体特点及其英译策略论文

《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文体特点及其英译策略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7-24

《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文体特点及其英译策略

  0 引 言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构想的提出和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成为我国乃至全球的两大热点。大量涉及“一带一路”的书籍和研究报告也竞相出版。根据马春华[1]对“一带一路”专题数据库出版物(主要涵盖图书和研究报告)的统计:截至2017年3月8日,已出版的“一带一路”类图书达上千种,而“一带一路”类研究报告达44 743种;研究报告中,外交和金融类仍是主体(占比73.4%),其次是文化和产业类(占比22.0%),而数量最少的是生态类(占比2.9%)和交通类(占比1.7%)。从政策层面看,以“设施连通”为核心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属于硬件設施。有鉴于此,急需大力加强“一带一路”生态类和交通类研究。

  南海作为“西欧―中东―远东”海运航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际海上交通运输非常繁忙的交通线之一。每年全球有半数以上的超级油船都要经过南海水域,据统计,每年经过南海地区的油流量是苏伊士运河的5倍、巴拿马运河的15倍。虽然南海航行状况对过往船舶的安全至关重要,但对该地区航行状况的系统研究一直都极为缺乏。

  1982年达成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进一步完善并重申了航海自由原则,将主权国水域中的航行权由单一的无害通过权扩充至无害通过权、过境通行权、群岛海道通过权三类。[2]《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针对不同海域的航行对应规定了船舶和沿海国的权利与义务,要求沿海国妥为公布关于无害通过的法律和规章,公布其所知的在其领海内危及航行安全的情况,以及在专属经济区内建设人工岛屿并在其周围设置安全地带时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航行安全等。[3]

  面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经济需求, 为更好地保障船舶在南海通行,2017年7月在北京发布的《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中英文版)(以下简称《南海报告》)正当其时,该报告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中国航海学会主持、上海海事大学承担研究并撰写。报告共包括5大部分(中英文版本结构对应):编辑委员会名单、摘要、目录、正文(南海水域总述、南海水域航路与航海保障、南海水域AIS船舶流量分析、南海水域航行安全状况、结论)、参考文献。《南海报告》在系统分析南海船舶流量卫星AIS的大数据基础上,第一次对包括南海推荐航路及其分布、南海通过船舶数据、南海水域航行安全与航海保障等在内的南海航行状况进行了综合梳理与研究,填补了国际上对南海水域船舶交通安全统计与分析的空白,且对这一航运类权威报告中英版本的研究可为交通类研究报告的撰写与翻译实践提供参考范例。   1 《南海报告》的文体特点

  《南海报告》是中国航海界专家学者智能的结晶,其编辑委员会成员来自中国航运各个领域:海事院校校长、海事领域教授、高级船长、船级社总工程师、资深航海专家、航海学会理事、航海保障中心主任、海事专任教师等共33人。作为航海类的权威学术研究报告,该报告着重于南海各类航行状况信息汇总与分析,具有用词正式规范、结构程式化、频繁使用长句、图表丰富、数据翔实等文体特点。

  1.1 用词正式、术语标准规范

  《南海报告》作为航海类专业文献,用词正式规范,涉及航运、法规的专业术语多具有唯一性。

  从海事术语中英对照(如表1)可以看出:不同于日常用语的表达,航海术语专业性很强,如“航行轨迹”“内水”等;还有很多术语在第一次出现汉语全称后,后续就直接使用英文大写字母缩略词代替,如“海员培训、发证和值班标准国际公约”(STCW)、“船舶交通服务系统”(VTS),此类缩略词均为国际正式通用的表达法。

  1.2 结构程式化、频繁使用长句

  《南海报告》中涉及方位、时间、船舶通行的资料信息,往往采用高度相似的结构。如例1中的句子a与b、句子c与d,基本结构与表达呈现高度相似性和程式化特点:

  例1 a)根据卫星AIS数据统计结果,2016年3月南海水域的船舶总数为8 110艘次。

  b)根据卫星AIS数据统计结果,2016年6月南海水域的船舶总数为8 166艘次。

  c)根据图3-12中数据,2016年3月在南海水域的船籍国共有68个国家或地区,其中最多的区域为巴拿马,其次为中国香港。

  d)根据图3-13中数据,2016年6月在南海水域的船籍国共有66个国家或地区,其中最多的区域为巴拿马,其次为中国香港和新加坡。

  频繁使用长句也是本报告的一大特色,很多段落直接由一个长句构成。如下例:

  例2 a)西部的琼州海峡为中国的内海,是沟通广东沿海水域和北部湾的通道;北部东北有中国的台湾海峡联通南海与东海,东向有巴士海峡、巴林塘海峡和巴布延海峡通往太平洋;东部水域有民都洛海峡、巴拉巴克海峡通向苏禄海;南部向南远端可延伸到新加坡海峡、马六甲海峡通安达曼海,巽他海峡通印度洋。

  b)根据统计,热带气旋活动规律一般是:11月至翌年4月多在南海南部海区活动,以西行为主;5月多东北行,主要影响粤西海区或移出南海;6月至8月主要北至西北行,在华南沿海登陆;9月后多西行,10月下旬路径更偏西。

  例2中,句子a有135个字,句子b有100个字,这是由于报告所涉及的水域介绍、季节气候特点说明、船舶流量分析等常含有较多平行分列的信息。

  1.3 图表丰富、数据翔实

  《南海报告》作为侧重信息传递的文本,各类型图表丰富,数据列举翔实,如表2所示。

  表2列出了南海2016年10月过往船舶总流量及类型信息,所参照的均是权威部门发布的数据,其他类型的图表还包括航区水域和航路的经纬度、南海地区发布无线电航行警告站台的位置、南海船舶流量观测门线位置、世界范围内船队总运力最新排行榜等。

  2 《南海报告》英译策略

  为让南海区域通行船舶及国际各相关领域更好地了解南海航行状况的最新研究成果,本报告也同时发行了英译本。虽然根据NEWMARK[5]的文本类型理论,研究报告属于信息型文本,较少执行表达和召唤功能,所反映的政治社会立场有限,但《南海报告》因其独特的政治地理背景,该英译版仍反映出微妙的意识形态影响和较为明显的语言文化差异。LEFEVERE[6]曾指出:意识形态和诗学是2大影响翻译策略和译本面貌的重要因素。翻译活动并不是发生在“真空”中的,而是受到意识形态、文化传统等各种因素的制约的,这些因素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译者翻译过程中的抉择。《南海报告》的英译本也体现了这一特点。

  2.1 《南海报告》英译策略的意识形态体现

  意识形态是一种观念的集合,由某个社会群体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普遍接受的看法和见解构成,在翻译领域,意识形态不仅包括译者自身的观念,也包括赞助人和社会的整体观念,这些观念影响着读者和译者對文本的处理。王静等[7]指出:意识形态会对翻译策略、文本选择、原文内容的改写度产生影响。

  南海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历来积极履行国际通航水域沿岸国、国际公约缔约国的义务与职责,倡导航运安全文化建设,鼓励各国商船安全使用南海通航水域,致力于使南海成为世界通航水域的安全典范。《南海报告》是中国政府相关权威部门发布的涉及南海领域航行安全的报告,代表了中国的国家立场,措辞充分体现了政治正确性、内容的专业客观性。

  《南海报告》涉及大量地名,其英译名称国内外有多个版本,争议不断。中国是南海主权国,因此《南海报告》英译版也遵循了中文版本的政治立场,所有地名的翻译均参考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有关南海问题的英文文献,采用与其一致的译文,而弃用有争议的国际通用、国际海图上的英文名称。如下例中的地名:

  例3 西沙群岛属南海四大群岛之一,由宣德群岛、永乐群岛、华光礁、东岛、中建岛等构成,共有22 个岛屿、7 个沙洲,另有10 多个暗礁暗滩,岛屿总面积为10 平方千米。

  Xisha Qundao (the Xisha Islands) are one of the four archipelago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which is composed of the Xuande Islands, the Yongle Islands, the Huaguang Reef, the Dong Island, and the Zhongjian Island and etc., totally 22 islands, 7 sandbanks, and 10 reefs and hidden shoals, with the total area of 10 km2.   南海有争议的岛屿较多集中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中沙群岛的部分岛屿,上例中西沙群岛的岛名在英文版中依据中文版采用了中国外交部发布的彰显中国主权的名称。

  此外,中文是高语境语言,往往比较含蓄委婉,需要结合具体语境理解言外之意,而英语属于低语境语言,更为直接,较少依赖上下文语境。意识形态中的国家立场也常常隐性地依赖报告中的具体语境和表达来呈现。

  例4 境外部分媒体和个别国家就南海航行状况不时发声,对中国南海活动以及外交、经济等领域产生不良影响。

  There have been some negative voices from the media and the countries overseas, which interfere with China’s activi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iplomacy, economy and so on.

  上例中中文使用的是主动句和简单句,“不时发声”和“不良影响”表达较为含蓄,指的是一些南海邻近地区国家及西方国家针对南海问题发表的种种别有居心、混淆视听的言论,而英文版调整了结构,将“不时发声”与“不良影响”结合,译为“some negative voices”(一些消极反对的声音),采用There be句型突出这一信息,并使用后置非限制性定语从句,用“interfere with”补充强调这些言论对中国在南海行使主权和专属经济区管理权造成的干扰和消极影响,更为直接明了地表达了我国在南海主权方面的立场和态度。

  LEFEVERE[6]曾强调:在翻译的过程中,如果语言层面的考虑与意识形态或诗学层面的考虑相冲突,最后胜出的往往是意识形态或诗学,语言的考虑要让位于这二者。 以往国内针对意识形态的翻译研究多着眼于文学作品、新闻报道的英译汉研究,从《南海报告》这一独特文体的中译英策略选择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意识形态对翻译策略、译文面貌的重要影响力。

  2.2 《南海报告》英译版中语义翻译策略的体现

  诗学规范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文学在社会系统中扮演的角色;二是文学手法、文类、情境以及象征等构成的形式库。[6] 从这一划分可以看出,诗学的第一部分可与意识形态一起左右译者的翻译策略,第二部分则与语言一起影响译者其他翻译策略的选择和译文的面貌。NEWMARK[5]曾提出两种文本翻译策略:交际翻译和语义翻译。交际翻译意图在读者身上产生最接近原文的阅读效果,往往会使用更流畅、更简单、更清晰、相对间接、更传统的某类语言风格来实现这一目的,有时候会选择省略、不翻译的策略;而语义翻译是借用目的语的词汇和结构尽可能传达源语的语境意义,其重点在于传达思维过程而非作者的意图,往往使用更复杂、更详细、更集中叙述的表达,有时候进行添加和补充,会比原文更为具体。《南海报告》英文版作为信息类文本,为充分传达原文信息,比较鲜明地应用了NEWMARK的语义翻译策略,注重从语言结构层面保持中文版的特点:用词正式规范,对大多数术语采取套译,而对少数特别词汇进行增补性翻译,比原文表達更加具体;对超长句进行拆分,对复杂句作结构调整;根据汉英语体差异,灵活变通其结构。

  2.2.1 词汇层面的套译和增补性翻译

  针对中文版大多数无歧义的术语及专用词汇,英文版套用国际通用的术语,相关译例请参见表1。

  由于英语一直以来吸收了大量的外来词,故比中文词汇更加丰富,词汇间的语义差异也更细微。汉语中常见一词多用,可表达不同的语义,但这类多义词在英语中往往对应不同的词汇。为避免此类词理解上的歧义,英译版采用了增补性翻译策略,这符合NEWMARK提出的“为传达原文思维过程,采用更详细的表达,有时候进行添加与补充”的策略[7]。请见下面例句:

  例5 中国航海学会和上海海事大学的专家学者首次就南海水域船舶航行安全实际状况进行了全面、客观的分析与论证。

  Experts and scholars from China Institute of Navigation and from Shanghai Maritime University comprehensively explored, for the first time, the actual vessel traffic conditions and situation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依据《现代汉语词典》,“状况”在汉语中指“(各个方面的)情形” [8]1794,含义较广,而根据《牛津高阶英汉双语词典》,“condition”更侧重于物理状况,包括影响工作、行事的物理环境[9]418-419,而“situation”既指地理环境特点,也侧重于经济、财政、政治等形势[9]1941。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南海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是国际政治经济时局上的一个热点,影响南海船舶航行安全的状况不仅包括气候、岛礁、暗流等物理条件,还包括经济政治局势所带来的诸多影响因素。英文版的“conditions and situations”较好地补充说明了中文“状况”所隐含的多重含义。

  例6 a)《STCW马尼拉修正案》(简称“STCW”公约)

  2010 Manila Amendments to STCW Convention

  b)《国际海上避碰规则公约》(简称“COLREGs”或《避碰规则》)

  International Regulations for Preventing Collision at Sea, 1972, as amended (COLREGs)

  c)《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简称“MARPOL”公约或《防污公约》)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Prevention of Pollution from Ships 1973/1978 (简称MARPOL 73/78)

  例6中所引的3个国际海事公约,中文版均默认为现行版本,并列出了其他名称及英文缩写,而英文版为力求准确清晰,遵照国际海事文献标注规则,均补译了现行版3个公约的制定发布时间。

  此外,报告的参考文献部分也有多处补充性翻译,分别对版本类型、出版的具体时间及国际海事组织文件号等做了增补性翻译,如下例:

  例7 a)[6] 潮汐表(南海海区)H103(2016)

  [6] Tide Tables (Nanhai Waters, Chinese edition) H103 (2016)

  b)[9] 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现行版)

  [9]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Safety of Life at Sea (SOLAS), Consolidated Edition, 2014 Edition (IMO Sales No.: IF110E)

  《南海报告》的参考文献[6]英译版补充说明了该表为“中文版”,参考文献[9]列举了现行版修订公布的时间及文献编号。上述各译例均体现了NEWMARK的语义翻译策略:为更好地传达源语的内容而采用增补和补充策略。

  2.2.2 拆分超长句、对复杂句作结构调整

  汉语句子注重意合,结构比英语更复杂,长句出现的比例较高;英语注重形合,并列句和复杂句交替使用,分句比例高,句子相对较短。如果翻译时一味模仿汉语的句法结构,而忽略译入语的特点,译文就会带有明显的“翻译腔”,即过分忠实原文,机械地移植源语的表达方式、句法结构、修辞手法,导致译文忠实却不通顺,这样的“翻译腔”损坏了语言的美感、影响了翻译质量。[10]报告的英译版本中,译者为避免“翻译腔”,多采取拆分长句策略,将其分成若干短句,用句号或者分号分隔,使得句子结构更为清晰,节奏相对明快。请见下例:

  例8 根据航海领域商船通用的英版《世界大洋航路》现行版资料可知,除渔业活动外,南海水域内推荐航路主要适用于通往中国沿海、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国港口之间的商船,航路以西南/东北向为主,总体上分东线、中线和西线,其中中线是主要航路。

  According to the current edition of Ocean Passages for the World (2014), except for fishing activities, the recommended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mainly apply to the merchant ships sailing to/from ports in China, Japan, Korea, and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These routes are mainly divided into the east routes, the middle routes and the west routes, running mainly with a direction of southwest-northeast, and the middle routes are identified as the main routes.

  例8中文原句為116个字的超长句,英译时将其拆为2个句子,第1个为简单句,第2个为并列复句,译文结构更加清晰、紧凑。

  汉英句子另一个特点是:汉语句子中动词占优势,英语句子中名词占优势,因而前者常表现为动态,后者则表现为静态。[11] 这一特点也反映在下列复杂句的翻译中:

  例9 海上航路的选择基于“安全、经济”的基本原则。因此,在南海水域内的商船航路主要是根据船舶吨位/功率和季风自由选择东线(Palawan 航线)、中线(Main Route)或西线等推荐航路,但航区航路分布均远离岛礁区(一般离岛礁远在10 海里以上)。

  In light of the “safety and economy”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sea route choosing, merchant ships have the options of recommended routes such as the east routes (Palawan), the middle (Main) routes and the west routes in accordance with vessel tonnage/power and with monsoons. Sea routes are distributed away from islands and reefs (with the average distance of more than 10 nautical miles).

  中文原句结构较为复杂,既有因果关系,又有转折关系,汉语句中的动词“基于”“根据”“选择”“离”在英文版中分别被处理成静态的介词短语或名词:“in light of”“in accordance with”“options”“with the distance of”。此外,汉语句子中状语通常置于句首或句中,英文中位置则更加灵活。例8也体现了这一差异:译成英文时,依照英文习惯,句子结构进行了调整,将状语分别置于了句首或句末。此类借用目的语的词汇与结构重在传达源语的语境意义的处理,也是语义翻译较常使用的策略。

  2.2.3 语体方面的灵活性处理   中文和英文在修辞手法的使用上也存在差异。在中文句子中,排比句比较常见,而且由于中文重意合,并列的排比句间不需要连词衔接,一气呵成,可以产生很强的推进和突出效果;而英文重形合,为避免句子结构重复、拖沓笨重,较少在句子内部使用排比句,而更多地在平行的段落之间使用这一结构。因此,在翻译中文排比句时,英文通常会转换结构,重新进行整合,把重心放在语义的传达上而非形式的对等上。请见下例对这一语体差异的处理:

  例10 综上所述,南海水域船舶航行实际状况和基础数据研究表明,南海水域的航路分布是科学的,航路选择是自由的,船舶航行是顺畅、安全的。

  In conclusion, the research on the actual conditions and situations of navigation and on the benchmark data of the South China Sea show that the navig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s unimpeded and safe with the scientifically-distributed and freely-chosen sea routes.

  上例中,译者在处理中文排比句时,没有照搬中文的句子结构,而是整合中文的逻辑和语义关系,把第一、第二个排比句“南海水域的航路分布是科学的,航路选择是自由的”处理成英文句子中的方式状语“with the scientifically-distributed and freely-chosen sea routes”,而把第三个排比句“船舶航行是顺畅、安全的”处理成前两个方式选择后的结果“the navig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s unimpeded and safe”。译文应用NEWMARK的语义翻译策略,选用更符合目的语的表达习惯,也让译文的逻辑更清晰明了,充分地考虑了英汉修辞的语体差异。

  此外,中文论文、报告的标题和目录使用句子较为多见,而英语此类文献则更倾向于使用名词词组来做标题。例11的翻译也反映了这一语体差异。

  例11 a) 4.2 南海航路选择是自由的

  4.2 Freely-chosen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b) 4.3 南海航行是安全的

  4.3 Safe and Secure Navig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报告中文版第4章的小节标题4.2和4.3都是完整的陈述句,而英文版将其译成了英文标题中更为常见的名词词组。这仍是应用了语义翻译策略,即借用目的语的词汇和结构尽可能传达源语的语境意义,重点在于传达思维过程。

  3 结 论

  “一带一路”倡议呼吁更多人力物力的投入,以推动以“设施连通”为核心的交通设施基础建设。中国作为最早发现及命名南沙群岛、最早并持续对南沙群岛行使主权管辖的国家,积极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主权国权利与义务,并反复声明愿意通过协商谈判,与邻近地区国家“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海。对南海航行状况的深入研究可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确保南海地区往来船舶航行自由和无害通过以及和平保护开发南海提供有力保障。

  2018年6月世界交通运输大会在北京举行,并隆重发布了《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中英文版)(简称《南海报告》)。中国航海学会和上海海事大学共同研究发布的这一《南海报告》正是顺应“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针对全球热点水域展开的常态化研究,为国家战略发展提供了辅助参考,也为增强中国在航运领域的影响力起到了助推作用。该报告语言正式、形式规范、内容翔实、数据可信、分析全面、信息完备。英译版通过地名及某些语言表达策略的选择体现了国家的意识形态对译文面貌的影响,并应用NEWMARK的语义翻译策略,从语言各层面传达中文版语境及信息,再现了源语的文体特点。借用多种翻译策略(词汇层面的套译和增补性翻译;拆分超长句,对复杂句作结构调整;语体方面灵活处理;等等),有效地避免了生硬且不通顺的“翻译腔”,避免了汉英用词差异及文体差异可能引起的信息缺漏。

  报告指出:南海水域的航路分布是科学的,航路选择是自由的,船舶航行是通畅、安全的。《南海报告》是对“一带一路”交通类研究报告专题数据库的有力补充,填补了国际上对南海水域船舶交通安全统计与分析的空白,该报告的中英文版也是同类型研究报告撰写与翻译的参考范例,可供后来者借鉴。

《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文体特点及其英译策略

论文搜索
关键字:南海 航行 研究报告 文体 状况 特点
最新交通运输论文
论水上交通事故责任概念:界定和应用
《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文体特点及
基于云模型的集装箱船大风浪航行安全评价
基于混合遗传算法的船舶避碰路径规划
基于专家定权和证据推理的舰船“六性”评估
浅谈轨道交通信号系统无线传输应用
“三沙1”号交通补给船的照明系统设计
关于空中交通流量管理探讨
浅谈公路交通工程设施基本信息量分析方法
多传感器融合技术在智能交通中的应用
热门交通运输论文
浅析第三方物流企业发展中存在问题及应对措
我国物流配送现状与发展
用绿色交通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都市
GPS在交通中的应用与发展
当前我国大城市交通问题的原因、趋势与建议
论路基工程质量的成因及处治措施
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及其在现代交通运输中的
公路环境保护与环境影响评价
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规划方法与应用研究
我国公路桥梁的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