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汉语言文学论文 >> 浅论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关系论文

浅论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关系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4-24

浅论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关系

   中图分类号:G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082(2015)12-0123-01

  小学语文识字教育是整个语文教育基础中的基础。教育者在识字教学现象中易把偏旁和部首模糊看待,如常言“找出下列字的偏旁部首”,不利于引导学习者识字。

  “偏旁”概念自春秋就已产生,其在黄伯荣等主编的《现代汉语》定义为“部件又称偏旁,是由笔画组成的具有组配汉字功能的构字单位”,二者未区别对待。《现代汉语词典》释为“在汉字形体中常常出现的某些组成部分。如‘位、住、俭、停’中的‘亻’,‘国、固、圈、围’中的‘囗’,‘偏、翩、篇、匾’中的‘扁’,‘拎、伶、翎、零’中的‘令’,都是偏旁”。这里参考了刘靖年《汉字结构研究》的定义:“构成汉字合体字的直接构字单位。”它是合体字的结构成分,起到了表音、形或义的作用。“部首”概念源于许慎的《说文解字》中的部首检字法,而“部首”术语初见于清代《康熙字典》的“检字”表中。其在黄伯荣等主编的《现代汉语》定义为“字书中各部的首字,具有字形归类的作用”。《现代汉语词典》释为“字典、词典等根据汉字形体偏旁所分的门类,如山、口、火、石等”。本文参考了刘靖年《汉字结构研究》的定义:“汉字辞书中因含有共同结构成分而归类在一起的字群的代表字(记号)。”这里说明了其使用领域为汉字辞书,并涵盖了一部分偏旁,且是一种汉字排检方法的手段。

  一、汉字偏旁和部首的联系

  1.辨析汉字结构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分

  偏旁和部首是辨析汉字结构的重要成分,除了它们,还有整字、部件、笔画等形体要素。尽管偏旁只是合体字的结构成分,仅是一部分汉字代表,可它仍是分析汉字结构的不可缺少的形体因素,在汉字识字教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部首作为辞书检索领域的代表字,对于分类汉字结构成分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部首继承并发展了偏旁的效能

  偏旁较早于部首的出现。偏旁从一开始就被大量应用于汉字识字教学,之后还被创造性地运用在汉字的排序和检索上,进一步推动了辞书学的发展。而偏旁的概念用在辞书编排上,就开始转称之为部首,是一部分较为典型的偏旁典型字代表,两者有着一脉相承的继承和发展关系。

  3.利于提高汉字识字教学效率

  偏旁源于汉字识字教学,却又一直服务于识字教学。如“江”, “氵”和“工”两个偏旁,形旁为“氵”,声旁为“工”,拆解后从形旁可知意义与水有关,从声旁得知声韵,从而深刻认识到汉字“江”的确切含义。同样的道理,“河”、“泪”“湘”等字,都有一个共同的部首“氵”,在字典中被归在了一起,都能集中地表达出这些字关于“水”之义,便于理解和把握此部首所代表的含义。两者都利于提高汉字识字教学效率。

  二、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区别

  1.偏旁是一个汉字结构系统的范畴,部首是一种给汉字归类有选择性的典型偏旁的应用手段

  偏旁是处于汉字结构系统内的概念范畴,它是汉字结构成分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部首是辞书、词典等汉语学习工具书为了归类汉字而精心选择的典型偏旁应用,它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汉字结构成分概念,而只是偏旁的一种有选择性地应用手段。换句话说,一些偏旁应用于字书排检后因身份转变而被另称作部首,本质上它仍然还是偏旁。

  2.部首是根据汉字排检需要而选用的一部分偏旁和独体字

  偏旁适用于合体字。合体字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象形字或指事字组合而成的字,它包括会意字和形声字,也有人认为象形、指事两类字中,也有“合体象形”和“合体指事”。最先出现的合体字是会意字,由象形字和指事字合成,如“旦”, 由象形字“日”和指事字“一”构成。合体的形声字出现后,会意字开始充当偏旁,如:形声字“胆”,由象形字“月”和会意字“旦”构成。后来,形声字也可以充当偏旁了,如:形声字“薄”,由象形字“?H(艹)”和形声字“溥”构成。再后来,由形声字构成的复合形声字都可以充当偏旁了,如:形声字“藻”,由象形字“?H(艹)”和形声字“澡”构成。可见,偏旁是把相对复杂的合体字分解成相对简单的两个或多个偏旁,进行汉字音形义的分析,是造字结构意义上的结构成分,也是长期汉字教学实践的现实需要所在。

  部首是依据汉字分类排序的需要而选用一部分典型的偏旁和独体字。换言之,凡是部首都是偏旁,而偏旁不一定是部首。因此,部首的数量一定大大少于偏旁。若就单个汉字来讨论的话,其组成这个汉字的偏旁可能是两个或者多个,而部首却只能是一个。

  3.二者统领的汉字形体结构不同

  偏旁只是其中合体字的结构成分,最多还是能够充当偏旁的独体字的结构成分,因独体字又可分为能够充当偏旁的独体字和不能充当偏旁的独体字,即有极少部分是独体字在充当。

  部首就不同了,它不仅可以统领合体字,也可以统领独体字,涵盖汉字独体字的范围相对于偏旁更为宽泛,便于所有汉字字书的排检。

  4.构成二者形声旁数量有所不同

  偏旁主要由形声旁构成,以声旁数量占优。最初的合体字,都是由形旁和声旁构成的。而随着汉字的发展,汉字演变趋势之一就是符号化加强,尽管也表示形旁或者声旁。而形旁是意义的类属,由独体的象形字和指事字充当,这就决定了其选择形符的封闭性。独体字在汉字历史发展长河中数量都有限,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独体字都可以充当形旁,因此形旁的数量不是很多。

  部首则多由形旁来充当,但声旁有时也可以充当部首。因形旁既能串联形声字,又能串联会意字,还能串联其他类型的字,而声旁却只能串联形声字,因此形旁统领字群的能力比声旁自然要占据优势。

  综上,偏旁和部首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联系在于二者都是辨析汉字结构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分;部首继承并发展了偏旁的效能;都利于提高汉字识字教学效率。区别在于偏旁是一个汉字结构系统的范畴,部首是一种给汉字归类有选择性的典型偏旁的应用手段;部首是根据汉字排检需要而选用的一部分偏旁和独体字;偏旁只是其中合体字的结构成分,而部首对于汉字独体字的范围相对于偏旁更为宽泛;偏旁以声旁数量占优,而部首反之。只有很好地把握二者的关系,才能在汉字识字教学中有一个理性认识,进而清晰地进行汉字识字教学活动。

浅论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关系

论文搜索
关键字:汉字 偏旁 部首
最新汉语言文学论文
浅论汉字偏旁和部首的关系
关于汉字性质问题的评议
韩国语中汉字词的结构、词义及译法解析
汉字与朝鲜半岛文字形成
汉字中的古代体衣
谈汉字的简化
如何指导学生写好汉字
图式理论与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汉字图形化在标志设计中的意象作用
汉字美学与审美体验??
热门汉语言文学论文
文学论文:漫谈李白和他的山水诗
试论《诗经》
浅析《红楼梦》中妙玉的性格与爱情
莎士比亚诗歌中的爱与美
论秦牧散文的艺术特征
借代辞格的运用研究
人性在中国文学中的流变
中国语境中的文艺美学
‘把’字句的类型和语法特征
人性、人道主义与二十世纪中国文艺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