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财务管理论文 >> 投资决策论文 >> 新时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机遇与风险分析论文

新时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机遇与风险分析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7-06-18

新时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机遇与风险分析

  中图分类号:F830.59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1-828X(2016)012-000-02

  一、引言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GDP排名已经跃居第二位,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总量国家。这不仅取决于中国长期坚持的改革开放政策,也有赖于中国始终践行的“走出去”的发展战略。2013年中国对外投资达101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日的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对外投资潜力不容忽视。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哈萨克斯坦和印尼时,先后提出要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 外交部、 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以通过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来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贸易投资自由化,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本文主要分析在当前的发展条件下,基于“一带一路”倡议基础,中国如何更好地发挥自身优势,迎接对外投资的机遇与风险挑战。

  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现状分析

  近几年,中国对外投资高速发展,2014年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达到1,231.2亿美元,同比增长14.2%。其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吸引外资的金额首次趋于平衡,仅差53.8亿美元。在推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方向,有所偏移,中国许多企业都将投资方向转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良好的投资合作平台,开放、包容的合作机制。截止2014年底,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流量为136.6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11.1%。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1月-11月,中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0.1亿美元,同比增长35.3%。

  (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方式和重点

  随着中国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方式和重点领域也逐渐发生着改变。在中国对外开放初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方式主要以绿地投资为主,随着对外投资的发展以及在投资过程中的经验总结,绿地投资承担的风险太大且受东道国的政策法律限制和约束过多,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方式开始向绿地投资、跨国并购、合资、合作等多种投资方式转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正在成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重点,主要投资国家包括新加坡、印尼、老挝、俄罗斯等。

  (二)对外直接投资以企业为主

  中国从2001年开始进行对外直接投资,对外投资总量与日俱增,但存在的问题是,中国大部门投资项目是由政府、国企主导,一方面政治和战略目的较强,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近一半是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很多又带有援助性质,所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尤其是与美国相比,效益低下,平均年回报率不高。而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强调以市场运作,企业为主,以高的投资回报率为目的,企业可以充份评估投资项目的资本回报率。

  三、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机遇分析

  (一)市场广大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市场广阔,资金需求量大,尤其是在基础设施领域,如道路、铁路、港口、电站等,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政府均增加了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政府开支,以改善本国基础设施落后的状况。而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相对比较成熟的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因此双方可以通过多方合作,各取所需,优势互补,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同时亚洲地区正在致力于建设孟―中―印―缅和中巴经济走廊,以实现互联互通,这些基础设施需要长期的投资,这对中国来说是良好的投资机遇。

  (二)政府的支持政策

  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受到国际社会的热烈反响。中国国内各省市,积极规划,借“一带一路”之机,吸引外商投资发展本地,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积极为本地企业走出去创建良好的平台。如安徽省民营企业对“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额达391.2亿元,占同期安徽省对“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总值的54.4%;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基金签约落户河西CBD,以推动江苏企业走出去,开辟新的海外市场;上海,2015年1-10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大幅增长达24.8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上海的投资也增长了45.2%。

  (三)金融机构的支持作用

  “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有与之相应的金融机构的支持。如早期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最近成立的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与“一带一路”配套的丝路基金,中国企业在进行对外直接投资的过程中,可以充分利用这些金融机构进行融资,同时也可以利用东道国当地的多种融资方式,比如与政府合作,与当地企业合作,或者采取股权融资配合债权、贷款、PPP等方式,进行筹措资金。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要寻求多方合作,开发新的投资合作模式,巧用金融创新的资金杠杆,充分利用国家当地各级政府“一带一路”产能合作金融政策,降低投资成本和风险。

  (四)地缘临近、文化相似

  我国作为“一带一路”东方起点,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中亚、南亚国家,地缘相近,有着相通的文化渊源。我国与中亚巴基斯坦、东南亚新加坡合作历史由来已久,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资源、技术、制造业等方面符合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双方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实现共赢。路上基于国际大通道,依托重点城市,以工业园区合作为平台;海上以重点港口为依托,以中巴、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为通道,为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与当地企业进行投资合作提供了便利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的可能。   四、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风险分析

  (一)政局不稳定、差异悬殊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方面受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影响,另一方面国家本身政局不稳定,政权更迭频繁,地缘政治冲突明显,因此投资安全性备受挑战。而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各国文化政策、宗教信仰、政治制度、法律规定差异悬殊,又是大国的政治战略地区,因此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跨国经营的时候,面临着巨大的法律、政策风险以及大国势力的干预和阻扰。很多发达国家在这些地区有较为深厚和成熟的投资基础,而且受一些国家政治目的宣传影响,当地居民对中国外资企业或者中国产品会存在一定的质疑和抵制心理。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需要充分调研当地市场环境,以减少投资风险。

  (二)投资收益率低、投资风险大

  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起步到现在为止,中国海外投资一个普遍特点是投资回报率低。而基于“一带一路”倡议基础上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同样面临着投资收益率低的风险。一方面,因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的投资以基础设施为主,而大多数基础设施都具有周期长,风险大,投资收益率偏低的特点①。另一方面,据《2014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以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零售业,制造业为主,行业集中,受技术制约,高新技术产业分布比重较低,因此投资收益比相对较低。

  (三)融资条件有限

  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的过程中,势必需要大量的投资,而其寻求资金的途径,除了向金融机构进行融资,其他的融资途径十分有限。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本身具有巨大的资金缺口,因此境外当地私人部门和政府部门出资能力十分有限,另一方面因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活动具有投资收益率低,投资风险大的特点,很多私人部门在初期会抱着观望的态度,不会贸然出资尝试。因此,融资渠道可能主要集中于亚投行、丝路基金、和中国政府。

  (四)投资地区集中且领域单一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地区,如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老挝等,行业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钢铁、纺织等制造业、采矿业业这样的劳动密集型基础产业,高科技产业比重很小,一方面,这样会导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竞争激烈,成本高且经济效益低,另一方面不利于我国国内企业的转型升级。而且中国对战略性资源的需求量较大,但国际上对全球战略性资源的投资壁垒较大②,一般情况下,东道国国家对战略性资源的开发条件比较严格,且限制颇多,中国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过程中,可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和投资壁垒。

  五、推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

  (一)深入调查研究,了解当地情况

  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初期,要智库先行,首批企业应是有海外投资经验、具备较强竞争力大型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企业要结合自身的核心优势以及目标战略,对当地市场情况深入调研分析,进行可行性调查研究,充分评估资本回报率,尤其是选择跨国并购时,要了解清楚目标企业的财务状况以及当地的企业文化,深入了解东道国政策,以实现自身与当地企业很好地契合。在落实项目时,企业应积极寻求当地政府的金融支持,采取多样化的融资方式,比如PPP,与当地企业进行合作,同时妥善设计汇率条款规避汇兑损失。因为各个国家文化政策差异众多,这样有助于企业避免盲目投资,减少项目实施的阻力。

  (二)坚持互利共赢的合作理念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坚持合作共赢的理念,利用母国和东道国不同的资源禀赋,以及技术条件,优化资源配置,包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可以进行R&D合作,通过在当地建设工业园区、科技园进行新技术的研发和创造,加强员工属地化管理避免矛盾和冲突,将产品适应于当地人民的文化习惯。如中铝公司在秘鲁投资时,投资建设污水处理厂,进行社区资助计划,同当地社区居民分享发展成果。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要坚持可持续发展的投资理念,以高标准要求自己,无论是生态环境、劳工标准或者产品质量等其他方面,要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赢得当地人民群众的认可。

  (三)利用不同的区位优势

  在对外投资过程中,中国企业不应局限于过去或者已有优势的传统基础设施,制造业或者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中国应该针对不同国家的区位优势和投资环境,因地制宜。比如在“一带一路”沿线,比较发达的国家,诸如新加坡等,可以侧重投资服务业、高科技产业或者高端制造业;对于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则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如港口,道路交通等,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对于在能源领域有比较优势的国家,则投资于其重工业、能源建设行业,建立经贸产业园区和科技园区,要将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相结合。

  (四)加强与跨国公司的合作

  中国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时可以选择与多国公司合作或者与当地企业合作的形式,以减少项目风险,实现项目的顺利进行。在“一带一路”行动的实施过程中,中国企业和沿线国家企业通过并购、绿地等多种投资方式,探索投资合作的新模式,开展集群式对外直接投资,利用国际大通道,强强联合或者优势互补,减少投资壁垒,从而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同时积极与当地企业、大型跨国公司合作,降低项目风险,实现项目顺利实施。

  注释:

  ①张明.《直面“一带一路”的六大风险》,“一带一路”与金融创新,2015年第4期。

  ②郑蕾.《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直接投资空间格局》,地理科学进展,2015年34卷第五期。

新时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机遇与风险分析

论文搜索
关键字:中国 机遇 时期 对外 直接 风险
最新投资决策论文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现状及FDI对接收国经济影响
基于基建标准成本的电网工程投资预算精益化
中国海外投资利益保护的法律风险管理模式探
浅谈房地产开发投资决策的经济分析
制度因素对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研究
风险投资理财环境的支持体系探讨
论机构投资者持股对权益资本成本的影响
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对区域经济增长作用研究
日本对外直接投资对我国的经验借鉴与启示
投资方在权益法范围内追加投资核算探析
热门投资决策论文
风险投资运作中管理风险的控制研究
提高企业资本运营质量
投资决策理论中的会计信息需求
新世纪投资战略问题研究
新世纪现金流量表的发展趋势
论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法律风险及其防范
风险投资体系的双重代理与财务目标趋同效应
价格形成与利润预期
国有资产在流动中升值
试论投资决策、风险管理与投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