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心理学论文 >> 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对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研究论文

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对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研究

出处:论文网
时间:2019-01-07

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对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研究

  [摘要] 目的 探讨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对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 方法 选取我院2015年9月~2017年3月肿瘤科收治的肺癌患者97例,以2016年1月为节点,将之前收治的患者定为对照组,反之为观察组。对照组48例实施常规护理,观察组49例在对照组基础上行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运用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评价两组患者的焦虑、抑郁症状。 结果 干预前,两组SAS、SDS评分对比无显著差异(P>0.05);干预后,观察组两项指标的改善程度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在常规护理基础上,对肺癌患者行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可显著缓解患者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对疾病的治疗和身体机能的恢复有重大意义,值得临床及推广应用

  [中图分类号] R473.7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7)34-0161-04

  Effect of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and health education o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ZHU Xialing WU Xiuhua

  Department of Cardiology and Oncology, Lishui Center Hospital in Zhejiang Province, Lishui 323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and health education on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Methods 97 patients with lung cancer admitted in the Department of Oncology of our hospital from September 2015 to March 2017 were selected. January 2016 was selected as the time node. The patients before the time node were chosen as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patients after the time node were treated as the observation group.48 cases in the control group were treated with routine nursing. 49 cas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underwent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combined with health education on the basis of the treatment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ymptom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evaluated by the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 and the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 Results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SAS and SDS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intervention(P>0.05). After intervention, the improvement of the two index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Conclusion On the basis of routine nursing, the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combined with health education for the lung cancer patients can significantly alleviate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f patients, which has significant effect on the treatment of the disease and the recovery of body function and is worthy of clinical and nursing technology promotion and use.

  [Key words]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Health education; Lung cancer; Anxiety; Depression

  肺癌(lung cancer)具有较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我国,肺癌患者5年内平均生存率低于10%[1]。手术作为目前肺癌治疗的首选治疗方式,据有关数据显示[2],仅20%的患者可通过单纯手术治疗得以根治。放、化疗通过控制肿瘤细胞的增值治疗恶性肿瘤,可提高患者的长期存活率。但放、化疗具有很强的药毒性,其引发的骨髓抑制、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可能发生在药物应用的当天,也可能发生在之后的较长一段时间内,且随着疗程的加长,患者的心理适应性、家庭社会环境变动加剧,将导致患者焦虑、抑郁等心理应激加强,影响疾病的康复进程[3]。心理干预和健康教育用于肿瘤化疗、肺间质病变患者临床护理的正向作用已被证实。在进行规范有序的常规护理干预时,及时发现并鼓励处于不良情?w的患者,通过健康教育提高患者的疾病预防意识,增强患者自护能力,可对疾病的控制和良好的预后产生积极影响[4]。我院通过对97例肺癌患者行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取得了一定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5年9月~2017年3月于肿瘤科收治的肺癌患者97例作为研究对象,将2016年1月之前收治的48例患者定为对照组,之后的49例则为观察组。其中男52例,女45例,年龄45~79岁,平均(59.05±3.70)岁,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肺癌类型等基线资料方面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1.2 纳入标准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符合《2015年肺癌诊疗指南:共识和争议》[5]中肺癌的病理诊断标准,且经肺组织及骨髓涂片活检确诊。②均行肺癌根治手术和辅助治疗。排除标准:①严重心、肺等功能不全者或同时患其他肿瘤者;②纠正无效的出血性疾病患者;③接受放、化疗同期治疗者;④存在严重视听障碍,无法独立或在他人协助下完成问卷填写的患者。⑤有其他精神疾病史、意志不清及不合作患者。⑥护理过程中,病情恶化或死亡患者。本研究经过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所有患者均自愿参加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3 方法

  根治术后,对两组予以同样的辅助治疗,3周为1个疗程。

  1.3.1 对照组实施常规护理干预 根据手术结果及相关指标评估患者病情,进行必要的健康知识指导,告知患者治疗的必要性、目的及可能造成的不适症状及防范干预措施。对出现负面情绪的患者,给予及时的心理疏通;对放、化疗可能出现的骨髓抑制、肠炎等消化道反应,及时给予药物和护理干预。

  1.3.2 观察组行常规护理+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 在上述条件下,观察组对患者行针对性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心理干预:①入院第1天,对患者讲解医院科室的制度和相关情况,减轻患者初到陌生环境的不适感,尽快熟悉医院环境。③认知疗法:癌症是一个痛苦且漫长的过程,肺癌术后患者往往会受悲观情绪影响,对疾病形成错误认知,形成原因包括主观臆断、选择性概括、对病情进行夸大、缩小或极端引申等。对患者进行经常性沟通,了解患者?Ψ伟┲瘟频目捶?及感受,识别、筛选患者对癌症及治疗的错误认知,给予及时纠正,引导患者积极客观地评价自身状况,认识到紧张、不安等不良情绪对疾病治疗的消极影响,并明确情绪管理对疾病康复的重要性。④行为疗法:保持室内洁净、温度湿度适宜、常通风,为患者塑造一个舒适、安静的治疗环境。指导患者进行放松训练,发放辅助练习的图册或光盘。每日睡前在半卧或坐位下,闭上眼睛,进行持续的深呼吸练习(3~5次),6 s/次以上;想象肺部已处于排空状态,回想记忆中或憧憬的美好景象,想象自身的免疫系统阻止了癌细胞的扩散,肿瘤体积在不断减小。尽量满足患者的各种需要,对患者阅读、听音乐等寻求心理支持的行为给予鼓励。⑤运动疗法:肺组织经手术部分切除后,由于通气量的降低,患者日常活动的疲惫感加剧。在进行运动内容制定时,应根据患者具体情况进行。指导患者进行慢跑、太极、骑自行车等强度不大的运动,运动在心电监护下进行,身体状况较好的患者心率保持在120~140次/min范围内为佳,体弱患者以100~120次/min为宜。活动前,行3~5 min的预备活动,让身体关节做好准备。运动时间为25~30 min/d,运动完后,进行3~5 min的伸展运动及呼吸练习。运动中或运动后0.5 d内,患者出现胸痛、恶心、心率过速等不适症状,应立即停止运动。出院前检查患者是否掌握了自测脉搏的方法,并鼓励患者坚持进行运动练习。⑥放、化疗具有较大的毒副作用,患者容易因为脱发、骨髓抑制等不良反应对治疗产生抵触情绪,护士及家属应给予患者关心和心理上的关怀支持,鼓励患者以正面积极的态度面对癌症和治疗,告知不良反应的暂时性,树立患者战胜病魔的信心。健康教育:①入院当天为患者建立健康档案;建立由经过专门培训的1名护理主任和2名护理经验丰富的高年资护士组成的健康教育干预小组。术后1周到出院前分3次对患者进行健康知识宣教,30~40 min/次,内容包括肺癌诱发因素、治疗方法、并发症、健康生活习惯、自我护理技术及注意事项等,每周固定巡视一次并接受患者的教育咨询;根据患者的知识结构和社会背景进行一对一的交流指导;发放健康宣教手册巩固患者对肺癌及治疗的认识。②讲解期间向患者及家属现场演示肺癌的自我护理技术。加重期患者绝对卧床休息;日常应注意劳逸结合、不应过于疲劳;绝对戒烟戒酒;规律作息时间;合理搭配饮食,食物以清淡、易消化为主,少食多餐,适当补充维生素、蛋白质,禁食高热量、辛辣刺激属物;定时排便。注意患者保暖,预防感冒。③药物指导:严格遵医用药,严禁停药或擅自增减药物,口服药物用温开水而不用牛奶、茶水送服。告知患者药物的副作用和应对措施。两组均进行2个疗程的护理干预。

  1.4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对患者的情绪变化进行动态观测,①根据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6]判定患者是否存在焦虑症状和焦虑严重程度,量表包括20个项目,每项采用0~4分制,1分表示无症状,2分表示偶尔,3分表示经常、4分表示总是。其中总分<59分为轻度焦虑,60~70分表示中度焦虑,≥70分表示严重焦虑。分数越高,表示焦虑情况越严重。②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7]检测患者的抑郁状况,项目数量及评分法同SDS量表。

  1.5 统计学方法

  本次研究结果数据均采用SPSS19.0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干预前,两组SAS、SDS评分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干预后,两项指标均较干预前后明显改善,但观察组的改善幅度明显大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作为一种常见的恶性肿瘤,肺癌一直占据恶性肿瘤死亡率首位。在我国,肺癌患者5年内平均生存率低于10%[8]。肺癌的临床表现较复杂,症状及体征的表现和轻重受肿瘤类型、病变部位、转移与否及患者耐受性等影响。患者一旦被确诊为肺癌,紧接而来的手术和庞大的医疗费用将对患者造成沉重打击。另外,治疗过程中出现的疲乏等中医症状及骨髓抑制等不良反应也会对患者的心理造成极大压力和痛苦。故对肺癌患者进行心理干预及健康教育是十分有必要的[9]。   肺癌患者的心理负担除来自手术和治疗外,社会上普遍流行的恐癌心理也对患者造成极大的心理和精神压力[10]。本研究中,两组干预前SAS、SDS评分对比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干预后,观察组SAS、SDS评分优于对照组(P<0.0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表明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有助于缓解患者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确保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作为一种有效的临床护理模式,从患者的心理需求出发,及时调适患者的心理、生理和精神状态,力求最大程度的降低患者的心理不适感[11]。健康教育提示患者疾病护理的注意事项,帮助患者在发生不适时采取及时的应对措施,有助于降低护理中不良事件的发生。

  在有效的健康教育的基础上,了解患者的感受和想法,根据患者的心理、认知情况,疏导患者的消极情绪,克服不良情绪带来的消极影响,可提高患者的治疗主动性和依从性,促使疾病早日康复[12]。肺癌术后患者普遍存在心理问题加剧的情况,究其原因有多方面,包括术后疼痛、身体受创严重、对预后的恐惧、对诊断和治疗的怀疑等。焦虑、恐惧等不良情绪未得到及时干预,心理问题加重不但会影响正常的进程,还会导致患者产生轻生的念头[13]。另外,在不全面了解疾病的情况下,患者易出现不必要的猜测、信心缺失、恐惧不安的心理。加上肺癌病程长、病情严重,患者行根治手术后需长期进行辅助治疗,加重心理及经济负担;患者饱受疾病折磨并背负沉重负担的情况下,生理和心理都处于较脆弱的状态[14]。治疗护理过程中若医患间缺乏信息交流和情感沟通,极易造成治疗失败、患者灰心丧气,生活质量降低等情况。及时的心理支持干预可调适患者的心理状态,深呼吸训练等放松疗法可转换患者思维,放松身心,促使患者顺利度过治疗期[15]。

  健康教育涉及疾病控制、并发症预防、生活饮食调节和自护技能指导多方面,通过对日常生活饮食、药物服用等的示范讲解,改变了以往大多数医护人员只重视理论知识指导的情况:保持积极健康的心态有利于病情的康复;烟酒中的有害物质会加重病情,对于长期饮酒吸烟的患者,必须戒烟戒酒。肺癌术后患者易形成术后需静养,不易活动等错误认知。而据相关资料显示[16],注意注意劳逸结合的运动处方可缓解癌症患者的心理应激和生理疲乏,可明显减轻肺切除患者的呼吸困难症状。叶巧玲等[17]结论与本次研究结果大致相符。随着护理技术及观念的转变,提倡护理工作的人性化和全面性,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不仅彰显了更专业的护理精神,也实现了医疗工作中更贴心全面的人性化服务[18-19]。对焦虑、恐惧、缺乏信心的患者进行必要的心理护理,详细讲解疾病的治疗及护理有关知识,减轻对疾病的恐惧和预后的担心,保持乐观心态、有助于患者克服不良情绪并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20]。

早期心理干预联合健康教育对肺癌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研究

论文搜索
关键字:肺癌 健康教育 焦虑 抑郁 早期 患者
最新心理学论文
由后宫穿越小说解析当代女性的心理问题
大学生团体心理辅导研究
浅谈在初中体育教学中渗透心理素质的培养
新时期心理学教学的新思考
改善心理机能的有效锻炼原则
论教育心理学在教学工作中的应用
以整体发展模式提升心理健康教育实效性
浅析漆画创作中色彩心理作用的运用
关于教师心理健康对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影响
英语教学效果与中学生心理特征之间的联系
热门心理学论文
大学生心理健康论文
论大学生心理素质结构
中学生心理问题的家庭原因分析
浅析当代大学毕业生的择业心理及其调适办法
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研究
大学生择业受挫与应对
单亲家庭子女的心理障碍分析与对策
论大学生心理健康预警机制
心理学的发展与应用
青年心理健康的性别差异